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苏醒(上)
    ,精彩无弹窗免费!

    楚歌没有跟着戈薇他们回到村子里,而是独自一人来到了野外的丛林。

    这个丛林很大,按照枫婆婆的说法,一旦丛林之中瘴气升起,丛林里面就不能通行,因为妖怪会跟着瘴气一起出来活动。

    这里是乱世,很多人稍有不慎就会死在没有人知道的地方。

    当然,楚歌对于这一切的认知,却是完全不同的角度。

    这些萦绕在丛林外围的白色瘴气,在楚歌看来,就好像出浴的少女一般诱人。

    虽然枫婆婆说这里是丛林,但是在楚歌看来,这丛林的规模,已经超过了后世所谓的公园。

    遮天蔽日的苍天巨木,将外面的阳光挡得干干净净,以至于整个丛林之中的墨绿色近乎于黑色。

    楚歌拔出了自己的斩魄刀,淡然地走在路上。

    不知道为何,他在战国的时期却是拥有肉身的人类,既然是人类,就拥有生人的气息,很快,这股气息就吸引来了窥伺的……

    妖怪。

    声音从后方响了起来。

    楚歌想也不想就拔刀向前扑了过去,在空中的时候,他的身体开始反转,刀锋垂直向上切了过去。

    寒光在夜里绽放,刀锋直接将那只妖怪的从头切成了两半。

    这是最普通的妖怪,甚至连整体的形状都没有变化出了,看起来像是长了一只眼睛的鼻涕虫。

    在斩魄刀这样能够斩杀魂体的刀锋划过之后,它便直接成为了最基本的尸体。

    随后楚歌看见有瘴气在尸体的血液之中升腾了起来,然后重新回归到了森林之中。

    这时候,楚歌才明白原来之所以大多数妖怪愿意待在丛林之中,并非它们喜好,而是丛林才是能够催生它们的东西。

    死后的妖怪,妖力从血液中渗透了出来,形成了紫墨色的烟雾,自然而然受到楚歌妖刀的吸引,向着楚歌聚集了过来。

    楚歌没有在意妖力的游走方向,因为周围开始嘈杂了起来。

    漆黑的夜晚,冰冷的妖怪的尸体非但没有吓退周遭的妖怪,反而让它们更加兴奋了起来。

    无数的妖怪从黑暗之中钻了出来,咆哮着,喧嚣着,向着楚歌的方向冲了过来。

    它们却没有看见,楚歌的嘴角在黑暗之中,扬了起来……

    一只跟着一只……

    谁也没有料到一个丛林之中竟然隐藏着如此之多的妖怪。

    即使楚歌也不得不谨慎应对,不过真央灵术院原本就是死神来面对虚建立的学院,自然斩击这样的招式之中存在很多群战的技巧。

    所以这些原本就是怨气而生的小妖,甚至很多连实体都是刚刚长成的存在,根本对楚歌造不成任何的威胁。

    一地的尸体,累积的妖力也不过两三只百足妖妇的程度。

    但即使是这样微弱的累积,楚歌也能够感受到,他手里头的斩魄刀渐渐开始苏醒了过来,他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够彻底觉醒斩魄刀,不再是一个……

    谁也看不起的废柴。

    回到村子的时候,已经月黑风高,战国时期的日本极度贫穷,各种各样的战乱让人们流离失所,所以很早的时候,村子里都已经熄灭了灯光。

    整个村子一片寂静。

    楚歌从林子里踏了出来,他忽然停下了脚步,而后看向了头顶。

    “所以你这么忠诚吗?被念珠束缚住了就真像看家狗一样守着对方。”

    “叮!”

    爪子释放的寒光和刀锋的冷光撞击到了一起,周围的树叶被撞击产生的气流吹得猎猎作响。

    这一击谁也没有奈何得了谁,虽然楚歌此刻只是凡人之身,但是再吸收了相当程度的妖力之后,能够转化成为的灵压已经比较可观了。

    而灵压最基本的能力,便是增强自身的素质,无论是反应能力,还是皮肤的硬度,更木剑八甚至能够凭借灵压抵挡对方斩魄刀的斩击。

    犬夜叉一击没有打中,自己又跳回了树枝之上。

    “别得意,”犬夜叉看了楚歌一眼,“我不过是防止四魂之玉在我得到之前被宵小给抢走了而已。”

    楚歌不置可否,收回了斩魄刀就继续向前走去。

    “那随你了。”

    并不是无法杀死犬夜叉,凭借此时的灵压,若是有心算无心,杀死犬夜叉的机会还是很大。

    但是唯一的问题便是,戈薇身边就少了一个强力的保护者。

    楚歌自己虽然因为自身的原因会时常跟着戈薇回到这个时代,但是他却必须要不断地狩猎妖怪来增加灵压,就没有办法很好地保护戈薇。

    戈薇作为维系过去未来一个重要的存在,是绝对不能够有事的,这么一来,一条半妖小狗跟在戈薇身边,倒也不是一件坏事。

    接下来的几天里,楚歌每日都早出晚归,当然村子里的人并不知道他去了哪,他每天回来的时候都是一尘不染,谁也不知道他竟然出村之后,却是去猎杀妖怪。

    在第三天的时候,戈薇终于挡在了楚歌的面前,“快说,你这几天是不是去偷偷一个人洗澡了!不然你为什么这么久了都一尘不染!”

    “你是说,你这么几天,都没有洗澡?”楚歌下意识地就向后退了一步。

    “喂,我并不是很臭!我只是想吐槽,这里竟然都没有浴室!洗澡只能够在溪水里洗!”

    “那就找枫婆婆帮你找一个大缸,然后帮你烧一缸水啊,”楚歌皱了皱眉,“这有什么好大不了的。”

    “可是这么大一缸水是需要很多的人力,村子里因为上次的事情,受伤的人很多,所以人力很不足……”

    “你不是有一个跟屁虫,而且恰好那个跟屁虫的力气很大吗?”

    楚歌侧着脑袋,看着身后,身后似乎有人躲进了树丛子里。

    “哦,也对哦。”戈薇笑嘻嘻地向后走去。

    没过多久,楚歌就听见了戈薇贼兮兮地声音,“你得帮我打水,否则我就一直叫‘坐下’……”

    “砰!”

    “抱歉抱歉,口误!我只是说,一旦我说‘坐下’……”

    “砰!”

    “哎呀,我真不是有意整你的,我是说……”

    “停!我!去!帮!你!打!水!你给我打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