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制服
    ,精彩无弹窗免费!

    鲜血让戈薇有些愣神,疼痛在这一瞬间似乎也并不那么严重,但是外人却知道,这一下却伤得很深,若是细细看过去,似乎连内脏都能够看得见。

    而做出这一切的,那个白发的少年,被名为犬夜叉的半妖,正兴奋地舔着自己手指上的鲜血,然后缓步走下了御神木的木根。

    他的双脚在泥土之中也丝毫不显脏乱,甚至有些出淤泥而不染的意味,他缓缓地来到了紫色的光球掉落的地方,然后伸出了手。

    “不能让犬夜叉拿到四魂之玉,赶紧射击!”

    枫婆婆的声音立时传了过来,与此同时传过来的,还有剩下的村民攻击过来的箭矢。

    “枫婆婆,怎么办?”有畏惧的村民颤声向枫婆婆问道。

    “听天由命吧。”枫婆婆低声说道,“毕竟那可是犬夜叉啊。”

    犬夜叉只是半妖,可是他的妖族血统却来自于斗牙王,是妖力可怕的大妖怪,在日本西国地区属于大统领级别的,即使死去,妖身化形之后,也有一座山岳的大小。

    这些东西,枫婆婆在年轻的时候曾听说她姐姐桔梗模糊地提到过,虽然模糊,却也让枫婆婆知晓,眼前的半妖,并不是普通的半妖。

    (可是姐姐已经不在了啊,能够克制他的,只有姐姐最后的那件东西了……)

    箭矢被悉数打落,犬夜叉一个闪身就涌入了人群之中……

    另一边,戈薇并没有摔在地上,她在半空之中,被人抱在了怀里,然后安稳地落在了地上。

    迷迷糊糊地,似乎是熟悉的人影,但是失血过多的戈薇已经有些看不清楚了。

    “真是个白痴,不过你应该庆幸,我在真央灵术院是一个认真学习的优等生,不仅是普通的鬼道,连治疗系鬼道的原理我都有好好听过。”

    (他在说什么?什么真央灵术院?什么鬼道……)

    戈薇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但是模糊之中,她似乎感觉到自己身体的痛楚渐渐开始缓和了下来。

    所有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犬夜叉的身上,并没有什么人注意到楚歌手心那一抹蓝色的光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戈薇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她猛然想起了什么,用力地摸了摸自己的腰肋却发现那里已经什么伤势都没有了,光滑的皮肤,好像刚才的那痛处都是梦一样。

    (梦吗?)

    戈薇迷迷糊糊,但是随后她想起来,如果是梦的话,她的衣服又怎么会破掉?!

    “很好,你醒过来了。”有声音在身旁传了过来。

    回过头去,却是那个熟悉的穿着和服少年的背影。

    “就在这里安静地呆着,”他没有回头,目光似乎一直盯着远处的场景,“不要再添麻烦了。”

    他的声音忽然低了下去,“为了治疗你,浪费了我七成的灵压。”

    “哈?”

    犬夜叉在肆虐。

    他的速度太快,他的爪子太锋利。

    几乎没有任何的人能够挡住犬夜叉的脚步。

    很多人都随着他的爪子一挥之间伤筋动骨,很快,枫婆婆的身边就不剩下几个人了。

    “我到现在还没有杀人,老太婆,你确定还要继续下去吗?”犬夜叉的眸子盯着独眼的枫婆婆,“再继续和我纠缠下去,我可就不客气了。”

    (该怎么办?如果念动咒语,一定会引起他强烈的反击的,或者在我咒语完成之前,他就已经将村子里的人都杀死了……)

    (他还没有杀人……为什么……是因为这是姐姐的村子吗?)

    枫婆婆手里捏着一串佛珠,她的手心因为太过用力而有些渗出汗水。

    这个时候,犬夜叉忽然回过头去。

    “你?”

    他看着身后的白色和服少年,有些不屑地问道,“你一个区区的人类,挡在我的面前吗?”

    “真是一条,狂妄的狗。”楚歌毫不客气地回嘴道。

    “呵呵,”犬夜叉抬起了手,“你会为你的言语,付出代价的。”

    “你快跑啊!”远处的枫婆婆大声地吼道,“他虽然只是一个半妖,但是他的实力,绝对不仅仅是半妖可以衡量的!”

    “老太婆,已经太晚了!”

    红色的火鼠裘飞扬了起来,犬夜叉已经跳了起来,他的身形在空中盘旋,尖锐的手指在空中释放着寒光。

    周围的声音在这一刻渐渐低矮了下去,因为没有声音在这一瞬间,比犬夜叉还要快。

    但是在这样的处境之中,楚歌却没有丝毫的胆怯。

    刚才的胸腹之中,还有深吸一口气的空气在流转。

    他想起在第一次上鬼道课的时候,老师在课堂上认真地说道,“鬼道的吟唱实际上就是调动你身体的灵压的一个过程,当然当你反复磨练之后,你的灵压在反复的吟唱之中,熟悉了这样的调动过程,那么你就可以达到舍弃吟唱的这个环节,当然,这是刻苦反复努力之后的结果……”

    “楚歌,你为什么连最基本的鬼道都无法构建……”

    “楚歌,你还不够努力啊,别人在努力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楚歌,你简直是无可救药……最基本的学习的态度呢……”

    只是,那么老师永远都不会知道,在十年中的每一个夜晚,当校舍的灯光关上之后,他站在月下,反复地吟唱着鬼道,试图用他体内那原本就存在的,属于最平凡的灵压,调动最基本的鬼道。

    多少次了?

    这样反复的诵念?

    一万次?

    十万次?

    百万次?

    没有人记得了,连他都在三十二万四千三百二十八次之后放弃了计数。

    胸间有气流在回荡,那是他十年来不甘的情绪。

    灵压在流动,顺着十年来他练习过无数次的方式,以最完美的路径流变他的全身。

    右手举了起来,然后向左划下。

    缚道之一:塞!

    灵压宣泄了出去,伴随着楚歌沉重的吐息。

    半空中的犬夜叉忽然感觉到巨力涌来,拽着他的双手双脚束缚到了一起。

    “什么东西?”

    犬夜叉一愣,但是塞的突如其来的力量已经拽着他的身体摔到了楚歌的面前,摔了一个狗啃泥。

    巨大的声响响了起来。

    随后是所有人的愕然带来的宁静,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是似乎这个少年,很轻松地就制服了犬夜叉?

    “混蛋,你到底做了什么?!”犬夜叉首先开口,他昂起了脖颈,看着楚歌吼道,“不管你使用了什么手段,你以为仅凭借这种东西,就可以束缚住我吗?”

    他反剪着的双手猛然用力起来,巨大的妖力宣泄而出,压得“塞”的灵压在众人听不见的地方,喑哑哀嚎。

    最简单的缚道,毕竟只能够吓唬一下普通的人类,连普通状态的黑崎一护都无法困住,更何况这个半妖少年。

    “我从没有觉得这个东西能够困住你。”

    楚歌淡然答道,随后他的嘴里忽然继续开口道,“自我毁灭吧隆达尼尼的黑犬一阅之下彻底烧尽割断自己的喉咙吧!”

    “缚道之九:击!”

    灵压在楚歌的手里释放出了红光,然后猛然缠向了犬夜叉。

    做完这一切,楚歌感觉到一阵空虚,刚刚从百足妖妇那里得到的灵压,在治疗完戈薇和释放了两个鬼道之后,也消耗得七七八八了。

    毕竟百足妖妇只是炮灰级别的妖怪,即使吞噬了完整的四魂之玉,也不过是被犬夜叉秒杀的存在。

    楚歌抬了抬眼,看向了远处还在出神的枫婆婆,“你手上的那个念珠……不应该只是用来念佛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