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卍解之间的战斗(上)
    看着巨大的沟壑,班目一角沉默不言。

    倒是旁边的弓亲眼观鼻鼻观心,仿佛对这一切视若无睹一般。

    过了好几分钟,班目一角仍旧不肯说话,似乎也不肯使用卍解,仿佛他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之中。

    楚歌看着班目一角,“我不知道你为何一直迟疑不肯使用卍解,是你的卍解非常危险吗?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班目一角看着楚歌,楚歌开口说道,“不过我却是可以猜一猜的。”

    “或许和你的队长有关?”

    一句话淡然地说出口,班目一角的神色微微发生了变化,不过楚歌却不打算停下来,“十一番队虽说都是战斗狂魔,但是实际上我观察,真正为战斗疯狂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你,一个是队长更木剑八。”

    “那么为何你俩的风格如此相似,而你平日里连始解都很少使用?”

    “哪有那么多废话,我只不过担心自己的卍解被发现了后,就必须到其他队伍去担任副队长甚至更高的职务罢了。”班目一角大咧咧地答道。

    “那为何你一定要待在十一番队?”

    “因为这护庭十三队,我只以一个人作为我的目标……”班目一角答道。

    “更木剑八队长吗?”楚歌接口道,“所以正因为你们的队长不会始解,不知道斩魄刀的名字,你就要封印自己的始解和卍解吗?”

    “所以在你看来,整个死神的四种技能,白打,斩击,鬼道,回道,只有斩击才是正统,其他的都不值一提吗?”

    楚歌看着班目一角,“还是你总是在自我安慰,如果你一旦使用卍解,或许和队长的战斗结果就会截然不同?”

    “轰!”

    巨大的灵压升腾了起来。

    爆裂的灵压就周遭的事物都吹得七零八落,当两人看清班目一角的时候。

    他的手里的鬼灯丸已经截然不同,不再是单独的一片刀刃,而变成了三面巨大的刀刃了。

    “好了,你也不用激将我了,”班目一角看着楚歌,然后说道,“我就给你看看我的卍解吧。”

    “龙纹鬼灯丸。”班目一角看着楚歌,“快点吧,来战个痛快。”

    “割开吧,落飞廉。”楚歌低声说道。

    灵压释放了出来,楚歌的手里头已经出现了一把和他人差不多高的巨大镰刀。

    “你竟然使用始解对付我的卍解?”班目一角大吼道,“你是不是太看不起我了。”

    “铛!”

    镰刀的刀锋瞬间砍中了班目一角的龙纹鬼灯丸。

    风被一下子束缚了起来,沿着楚歌的镰刀的刀锋向下压了过去,班目一角竟然被压得单膝下跪了起来。

    “你的卍解的灵压,还不够看,”楚歌看着班目一角,“我不知道你的灵压是怎么回事,是卍解没有完成,还是有其他的缘故,但是若只是这样,你的卍解还不够我使用出卍解呢。”

    “轰。”

    龙纹鬼灯丸的三把刀刃是由铁链链接在一起的,班目一角单手一甩,其中一把刀刃就直接斩向了楚歌的侧面。

    楚歌身影陡然一动,就跳离了班目一角的身体周围,站在了半空之中。

    “你说的没错,”班目一角看着楚歌,“我的龙纹鬼灯丸是慢热型的,需要在砍杀中逐渐发挥真正的威力。当中间大刃上的龙纹完全染红时,灵力和破坏力才是最大。”

    “既然你如此自大,那我就看看,你的始解,到底能够抵挡我的卍解多久吧。”

    “轰!”

    整个街口的地面寸寸掀了起来。

    在班目一角使用出卍解的瞬间,旁边的弓亲就布置出一个简单的结界,防止两人的灵压释放了出去,被十二番队觉察到。

    他认真地看着两人的战斗,面色有些凛然。

    在卍解的状态下,那个少年,竟然都可以和班目一角打的有来有回,虽然班目一角的卍解还处于沉睡之中,可是那个少年,不是等闲之辈啊。

    他的斩击力量,为何会如此的巨大,而且在战斗的瞬间,班目一角的动作为出现微微的变形,这不是班目一角应该表现出的水准。

    这个时候,结界之内,忽然刮起了风。

    弓亲面色微微一愣。

    要知道这种能够阻止灵子扩散的结界,同样也会阻止整个尸魂界,由灵子变成的风的。

    所以外面的风是刮不进来的……

    弓亲面色一变,他猛然看向了楚歌的镰刀的刀锋。

    原来如此。

    少年的斩魄刀,能够凝结周围的空气,形成风的力量。

    这股力量不仅会极大地增强少年的斩击的力量,还会干扰他对手的进攻的节奏。

    真是很可怕的斩魄刀的实力啊。

    弓亲在心里感慨道。

    不过仅仅是这样的话……

    弓亲看着楚歌,还不足以弥补始解和卍解之间的巨大的差距哦。

    弓亲的念头刚刚转过,局势开始发生倾斜。

    班目一角的脖颈后的那把风刃上,纹了一条龙纹,在他和楚歌不断战斗的过程之中,这条龙纹开始逐渐变红。

    “铛!”

    楚歌的落飞廉再次砍中了班目一角的刀刃。

    “你的斩魄刀很硬嘛,”班目一角看着楚歌,忽然笑了起来,“竟然和我的龙纹鬼灯丸互砍了这么久都没有碎掉……不过,若是你的斩击力度仍旧是这样的话,你可要输了哦。”

    楚歌面色一凛,他发现这一刻,从他的镰刀的刀锋之上,传来了惊人的力道。

    班目一角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他单手猛然用力,竟然直接将楚歌甩了出去,撞碎了旧街市的一面墙壁,然后哈哈大笑起来,“拜你所托,我的龙纹鬼灯丸已经彻底觉醒了,所以,可以请你使用出你的卍解了吗?”

    “轰!”

    楚歌在废墟之中的灵压也陡然爆发了出来。

    “伸出你的爪牙吧,落飞廉兽。”

    倒下的墙壁陡然炸开。

    有音爆响了起来。

    班目一角面色一变,他猛然抬起了手里的刀刃,挡在了自己的胸前。

    下一刻,一个巨大的力道撞击到了他的刀面之上。

    楚歌的声音冷冷地传了出来。

    “风神六式——拳枪。”

    “轰!”

    难以想象的力道,所有的气流在一瞬间被束缚了起来,萦绕在了突然出现的少年的身边,仿佛身处风暴的中心一般。

    班目一角陡然被撞飞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