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抚斩
    剑痕在演武场的边缘渐渐消散。

    但是那一抹银光,却长久地停留在了楚歌的脑海之中。

    他对于卯之花烈的印象,或者说,他对于故事之中卯之花烈展现出来的的形象,不过是她治疗很厉害,还是传说之中的初代剑八。

    可是她的治疗能力,在井上织姬的完现术,万物的拒绝这样可以轻易踏入禁忌领域的力量面前,显得并不是那么特别,而她的战斗,也很少展现过。

    所以到这一剑之前,楚歌对于卯之花烈的能力强大,也仅仅是语言上的。

    可是这一剑……

    这是无法形容的一剑。

    楚歌觉得,如果刚才的卯之花烈对着他使出这一剑,他是没有机会卍解甚至始解,只能够就此秒杀。

    为此,楚歌沉默了半晌,才说道,“真的是很强大的一招啊,若是当时卯之花队长您出手,蓝染惣右介是不可能逃得掉的吧……”

    这一个问题其实楚歌早就想问。

    作为初代护庭十三队传承下来的存在,到如今,也只剩下卯之花烈和山本总队长两个人。

    在面对蓝染的背叛的时候,山本总队长还可以说是因为被误导从而没有来得及赶到现场,而最强大的斩击高手,初代剑八,卯之花烈,可是在清净塔局林直面过蓝染惣右介的,但是为何她却始终没有出手过。

    仿佛感受到了楚歌的潜台词,卯之花烈露出了感慨的神色,“我早就不再动用杀戮之刃了。当你的杀戮到达一定程度的时候,你会发现,杀人其实并没有任何意义,相反,救人才是意义所在,而正好四番队因为上任队长去了零番队,所以我就继承了四番队的理念……”

    卯之花烈看着楚歌,“若不是到了整个尸魂界都快要荡然无存的地步,我是不会出手的。”

    卯之花烈撒谎了。

    这一点对于卯之花烈的所有一清二楚的楚歌第一时间就觉察到了。

    因为她最清楚,卯之花烈学习回道的最初的原因,就是因为她需要享受到最极致的战斗的快乐,同样也和她卍解的辛秘有关。

    不过楚歌并没有拆穿卯之花烈的这个谎言。

    卯之花烈看着楚歌,然后说道,“千草君,你准备好学习这一招了吗?”

    于是楚歌消失了整整一个星期。

    没有人知道楚歌去了哪里,朽木露琪亚不知道,黑崎一护不知道,甚至连护庭十三队中的众人都不知道。

    他的灵压仿佛消失了一般。

    直到众人的身体都修养完成,准备离开尸魂界回到现世之后。

    楚歌才一脸疲惫地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楚歌,你到底哪儿去了?”朽木露琪亚不禁开口问道。

    “地狱。”楚歌想了想那一周的时光,的确是如同地狱一般。

    不管卯之花烈因何缘由没有参与与蓝染之间的战斗,但是她依旧是当初历代最强的护庭十三队之中,最善战斗的十一番队的队长。

    特别是在她向楚歌展示了身份以后,她那如同实质的剑意和剑压就一直没有停止压迫楚歌的身体。

    这是比灵压更锋利了十倍以上的精神压力。

    直到现在,楚歌都不明白,自己是如何挺过来的。

    不过露琪亚显然也以为楚歌说的这个,和他曾经告诉自己,他在过去修行一样,是属于楚歌的小秘密,于是也不以为意,转头看向了站在了断界大门前的黑崎一护等人,“一护他们准备回去了。”

    “是了,这么多日子,你终于放弃了躲避,准备回归现实了吗?”黑崎一护大大咧咧地问道。

    “是了,在拯救露琪亚这件事中毫无作为的你终于要夹着尾巴回去了吗?”楚歌毫不犹豫地回击。

    “来啊,拔出斩魄刀,我们再来打过!”黑崎一护立即取出自己的斩月。

    “来就来,谁怕谁。”楚歌不甘示弱。

    “你们俩啊,”露琪亚走到两人之间,一手一个,将两人推开,“能不能不要一见面就吵架啊。”

    “哼。”

    两人异口同声地发出冷哼,然后谁也不再看谁。

    露琪亚苦笑。

    旁边的井上织姬反而对露琪亚问道,“所以朽木小姐不打算回到现世了吗?”

    露琪亚听到这句话,面色微微一笑。

    “我想要,在尸魂界继续带着。”

    露琪亚声音轻吐,随风飘散到了众人的耳中。

    正在和楚歌对峙的黑崎一护面色一愣。

    他抬起头来看着露琪亚,看着她的眼神。

    “这样啊,很好啊。”黑崎一护面色渐渐地松懈开来。

    “嗯?”此刻却是露琪亚愣住了。

    “这是你的选择,挺好的,”黑崎一护摆摆手,“我当初来到尸魂界的最初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能够自己做主,我的目的达到了,也可以功成身退了。”

    他偏过脑袋,看着楚歌,“照顾好露琪亚,如果她再发生什么事情,我拿你试问。”

    “放心,我自然省的,”楚歌看着黑崎一护,“反正这一次救出露琪亚,也是我一个人做的事。”

    “来啊,拔出你的刀,我们打过一场!”

    “来就来,谁怕谁!”

    这场分别,终于在两人的吵闹之中,显得没有那么的伤感。

    旅祸回到了现世,尸魂界还有一大堆事情需要处理。

    不过所有的事情似乎已经渐渐平和了下来。

    楚歌在几天后交接了他原本在现世的任务,估计那个任务不会是他的了,若是想要前往现世,还需要额外的申请才行。

    不过这几天,他需要休息一下。

    毕竟在这个尸魂界,他还有属于他自己的家。

    只是还没有等到告假批准下来,他就遇见了敲门而入的大光头。

    一脸严肃的班目一角和绫濑川弓亲。

    “你们,这么严肃地是要做什么?”

    楚歌穿着在队舍才穿的简单的和服,看着两人,一脸错愕。

    “我来,是为了纠正我们十一番队的排名的。”班目一角看着楚歌,认真地说道。

    “哈?”楚歌觉得自己跟不上班目一角的节奏。

    “我是说,我来,是找你挑战的,”班目一角拔出了自己的斩魄刀,然后说道,“我想知道我班目一角,是不是有资格忝列在十一番队第三席的位置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