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卯之花烈
    十一番队,作为护庭十三队的战斗专用队伍,其内部拥有远远超过其他番队的演武场。

    在全天的所有时期,演武场之中,都有大大小小的战斗持续着。

    当然,作为十一番队的创始人,卯之花队长显然也是知晓这一点的。

    她带着楚歌穿行在整个队舍之中,就好像在自己的后花园之中游走一样。

    楚歌跟在卯之花队长的背后,丝毫不敢多说一个字。

    眼前的女子除去楚歌知道的身份之外,总有一股如有若无的压抑感觉,明明她就笑容可掬,神色和蔼,但是你在她身边,总会有一种下一刻就会被她剥皮抽筋的悚栗感。

    这一点,不仅是楚歌,连整个护庭十三队的所有人,都有这样的错觉,他们都知道,这个四番队的队长,大抵也是一个不敢耽搁的任务。

    这就是所谓的杀人太多形成的杀意吗?

    楚歌不知道,但是眼前的卯之花队长已经转身进入到了一个演武场之中。

    这个演武场并没有人,但是卯之花队长并不打算停在这个演武场,向着最里面走去。

    楚歌看着卯之花队长快要撞上墙的举动,不明所以,但是他仍旧捂住伤口,跟着卯之花向前走去。

    伤口虽然已经好了七八成,但是受伤的地方仍旧隐隐作痛。

    卯之花停到了墙面前,然后按住了墙壁的一块砖头。

    砖头凹陷了进去,然后这个演武场的背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地下空间。

    看着蜿蜒曲折向下延伸的楼梯,卯之花转过头看着楚歌,“千草君是不是觉得奇怪,为何我会对整个十一番队如此了若指掌。”

    楚歌下意识摇头,然后又点头。

    “千草君还真是有趣。”卯之花烈捂嘴轻笑,原本就貌美的她,做出这个举动之后,让楚歌都看得几乎呆掉了。

    “你知道吗?千草君,”卯之花烈看着楚歌,“之所以我对十一番队如此的熟悉,是因为我原本就是十一番队的成员哦。”

    楚歌努力做出吃惊的表情,不过他原本就还震惊在卯之花那瞬间娇笑的模样之中,一时间倒是没有让卯之花怀疑。

    “接下来,我要做的事情,我不希望太多人知道,所以才带着千草君,到十一番队隐藏的队舍之中进行,希望千草君理解。”

    说完这句话,卯之花烈已经当先走进了这个隐藏起来的地下演武场。

    地下很黑,但是卯之花烈一路走下来的时候,一直举着她的左手,一个从未见过的鬼道在她手里绽放,仿佛银白色的火焰一样照亮了前进的道路。

    楚歌在卯之花烈的背后,看见对方精湛的轨道技巧之后,不由塑整了自己的态度,让自己收敛心情,然后认真地跟在卯之花烈的背后。

    地下有烛火。

    点亮之后发现这地下的演武场并不大,大概只有上层的一般大小左右。

    楚歌跟在卯之花的背后,一直走到了演武场的中央才停下来。

    “千草君,”卯之花烈转过头来看着楚歌,“这一次下来,主要是总队长,让我替他感激你做出的一切,所以希望能够传授你一两项技巧……”

    “不过你也知道,中央四十六室整体被屠戮一空,整个尸魂界处在混乱的状态,总队长一时间也无法抽身,所以让我来代替他,传授你这些技巧……”

    卯之花队长神色严肃,“想来你也知道了,我是四番队的队长,所以我会的技巧也不多,概括起来也只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回道……另一个……”

    卯之花烈停顿了一番之后,才缓缓开口道,“是斩击。这是我生平最强的两项技巧,总队长说过,你可以任意选择一项技巧进行学习……”

    说完这句话,卯之花烈充满希望地看着楚歌。

    但是这头的楚歌,却陷入了震撼之中。

    总队长因为感谢他做出的一切,而准备传授他技巧?

    这个听起来怎么都很诡异的样子。

    他除了和几个队长干架之外,似乎也并没有做太多的事情吧,即使这样,总队长也会感激他吗?

    随后,楚歌便想到了,斩击和回道?

    卯之花烈的回道技巧有多高自然不需要质疑,但是楚歌更加清楚的是,这隐藏了千年的十一番队前任队长,第一代剑八之名的存在,到底有多么可怕。

    她的斩击,在楚歌看来,甚至有可能在山本总队长之上。

    “所以,可以随意的二选一?”楚歌小心翼翼地问道。

    “是的。”卯之花烈温和地答道。

    “那就请教授我斩击之道吧。”楚歌鞠躬。

    “斩击吗?”卯之花烈的眼神流露出转瞬即逝地失落,随后她便对楚歌说道,“好的,千草君,斩击的技巧千变万化,如果真要学起来,没有百年的功夫是不可能融会贯通的,但是有些技巧却是可以速成……”

    “所以,我准备传授你一个技巧,是拔刀术的技巧。”

    卯之花烈在叙述的过程中,渐渐地取下了自己系在胸前的长发。

    麻花辫散落了下来,变成如瀑布一样的长发,垂在身体的两侧,露出了她锁骨正下方的伤疤。

    “因为早年间受到的伤害无法治愈,所以我一直用自己的头发将这个伤疤遮挡起来。”卯之花烈看到了楚歌的眼神,随意地解释了一句。

    不知道为何,看见长发散落的卯之花烈,楚歌忽然咽了口唾沫。

    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每一处毛孔,似乎都在痛楚,仿佛每一处毛孔都有一把小剑,在不断地穿刺着他一样。

    不过他也来不及惊异于这短暂的时间内卯之花烈的变化。

    因为卯之花烈已经将自己的手搭在了刀柄之上。

    “所谓的抚斩,实际上是在拔刀之前,自己的对力量柔和的处理,但是你在握刀的瞬间,就会将自己的灵压灌注于对你的斩魄刀之内,在短时间内,完成拔刀和斩击两项动作,一静一动,一柔一刚,是将所有的力量在最短的时间内释放出来的技巧。”

    卯之花烈说完这句话,忽然握紧了刀柄。

    银光在一瞬间绽放,然后连亘了整个房间。

    楚歌的眼睛再也看不见任何的东西,只有卯之花烈的背影,和她斩魄刀的那一抹银光。

    而后,这抹银光直接劈在了演武场的边缘。

    惊天动地的响声,响了起来。

    但是在这个地下演武场的边缘,无数的符文闪动了起来,竟然将这道斩击的力量吸收了进去。

    “因为斩击的力量太过强大,若是在上方没有防护的演武场进行演练,会造成很大的破坏,”卯之花烈转过头看着楚歌,“所以才不得不将千草君带到这个护庭十三队最坚硬的演武场之中训练,还请千草君多多包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