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卯之花队长
    蓝染消失了。

    所有的事情因为出现了蓝染这样的大魔头而被压制了下来。

    四番队整体出动了出来,开始穿梭在双殛之丘,为死神的成员开始治疗。

    楚歌仰面朝天。

    他认真地思考着,这几天之中接连发生的一切。

    他发现,其实自己无论如何改变,都无法阻拦蓝染的计划。

    而且甚至如果不是他机缘巧合之下拥有了毁鷇王的力量,他连挑战蓝染的资格都没有。

    不过这样的战斗之中,他也发现了一个事实。

    那就是蓝染的实力,至少此刻的实力,应当还没有达到在创造了一种破面之时的力量。

    否则他哪里需要去想方设法将露琪亚带回到尸魂界进行处置,直接在现世去夺取这股力量,暴力让浦原喜助将东西拿出来不是更好吗?

    如果这么换算来,那么就是在蓝染看来,浦原喜助加上大鬼道长握菱铁斋以及四枫院夜一的实力应该是高于蓝染惣右介、市丸银以及东仙要的实力的。

    可惜,当初的他并没有看穿这一点,也没有能够利用好这一点,彻底瓦解蓝染的计划。

    微微地叹了口气。

    楚歌偏过了脑袋,看向了手足无措的露琪亚。

    好在,她没事就好。

    楚歌看着露琪亚,随后看着她的眼神,神色变得诡异了起来。

    不过那个矮冬瓜,到底还要在她那个傲娇的哥哥身边呆上多久!

    仿佛注意到了楚歌的眼神一般,露琪亚若有所思地回过头。

    两人四目相接,露琪亚面色一红,但是紧接着,她便做出一个鬼脸,回过头去。

    该死的矮冬瓜!

    露琪亚的事情暂且告一段落。

    为了露琪亚,楚歌几乎一路打着队长上来的。

    这样藐视上级的行为在忐忑了几日并没有发现任何怪罪之后,终于松懈了下来。

    当然也可能是整个中央四十六室歇菜的缘故,此刻的尸魂界,一片混乱。

    “所以,你真的是在现世和二番队的队长碎蜂打了一架?”在十一番队的队舍之中,楚歌浑身缠着绷带坐在床上,在窗前的桌子上,荒木飞吕彦正拿着一个橙子,一面剥开一面向楚歌问道。

    “大概是吧,不过战斗没有结果,因为碎蜂抓住了露琪亚作为人质。”

    “无耻!”荒木飞吕彦低声喝了一句,然后径直将一瓣橘子塞进了嘴里,“然后进入到瀞灵廷之后,你首先和我们的队长打了一架,结果输了……”

    “也不算输吧,主要是我最后不想直接杀死更木剑八,所以在看他脖子的时候留手了,但是他却直接趁机重伤了我……”

    “卑鄙!”又是一声低喝,荒木飞吕彦准备再塞一瓣橘子进去。

    “那好像是朽木家送来给我的橘子吧。”

    橘子停在了嘴边,荒木飞吕彦一愣,随后他看向了楚歌淡然的神色,整个人像是坐在了弹簧上一般,一下子弹起了身子,瞬间来到了楚歌的床上,恭敬地将一瓣橘子送到了楚歌的嘴边,“大佬,请慢用。”

    “……你洗手了吗?”

    “……”荒木飞吕彦没有立即回话,但是在他看到楚歌越来越难看的表情之后,立即点头,“放心,大佬,我连洗了好几遍,反复用尸魂界最澄净的水源清洗之后,才来到大佬的住处的……”

    “哎,”看了荒木飞吕彦半晌,楚歌叹了口气,“算了。”

    他伸手夺过荒木飞吕彦手里剩下的橘子。

    荒木飞吕彦趁势将这般橘子塞进了嘴里。

    “我们说到哪了,”荒木想了想,这才继续说道,“然后大佬你又打败了东仙要,和总队长颤抖了很久,才回到了双殛之丘,和蓝染队长,哦不,蓝染惣右介大战,并且再次打败了东仙要和市丸银?”

    听着荒木飞吕彦说的唾沫横飞,楚歌都有些愣神。

    这几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吗?

    他自己干过这么多不得了的大事吗?

    此刻反观,他反而觉得这些东西那么的不真实,没有丝毫是他做出来的感觉。

    见楚歌没有任何的回应,荒木飞吕彦只当楚歌默认了这所有的事情,不由自主地抱拳,“大佬,请收下在下的膝盖!”

    房门被拉开了。

    四番队的队长卯之花烈拉开了房门,正好看见荒木飞吕彦下跪,而楚歌错愕的表情。

    “卯,卯之花队长?”荒木一呆,立即站起了身子,“不知道您老人家亲自来到了这里,没有前往队舍外进行迎接,在下是在抱歉!”

    “我就这么让人害怕吗?”卯之花队长露出和煦的微笑,“好了,我要给千草君检查伤口,能不能劳烦你先出去呢?”

    面对这样和煦的队长,荒木自然立即低头,躬身从队舍之中走了出去。

    楚歌有些错愕地看着这个队长来到了自己的身前,俯身为自己检查身体的伤势。

    “卯之花队长,”楚歌开口道,“前几日应该都是虎彻副队长来帮我检查伤势的恢复情况的吧,怎么今天,您亲自前来了。”

    卯之花烈并没有回话,她只是认真地检查了很久楚歌的伤势之后,才站起了身子,看向了楚歌说道,“看样子,你的伤口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千草君,”她的神色相当的严肃,“魂睡的伤势可大可小,若是不好好医治,很有可能影响到你今后能够达到的高度,而对于千草君这样的人,在这里就被限制住未来,可是一件让人惋惜的事情。”

    看的卯之花烈说的如此严重,楚歌也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问题了,只需要再休息几天,就能够彻底恢复了。”卯之花烈展颜笑了起来。

    气氛一下子活跃了。

    楚歌看着卯之花烈,也松了口气。

    不过下一秒,卯之花烈的话音一转,“既然已经彻底好了,那么,你就跟我来吧。”

    “额,去哪?”楚歌下意识地问道。

    “十一番队的演武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