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电光火石的终结
    “该死!”

    楚歌心中暗骂。

    阿散井和黑崎一护虽然攻击配合默契,比原著之中当着蓝染的面攻击不知道强了多少。

    但是这其中却有一个最大的问题,那就是此刻的露琪亚还在蓝染的手中。

    只要露琪亚在蓝染的手中,阿散井的攻击就不可能不回避露琪亚的处境,如果做不到无死角的攻击,这就给了蓝染太多的可乘之机。

    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蓝染的可怕。

    一刀废掉了黑崎一护。

    用尽所有灵压的阿散井也失去了最后的一丝力气,再也站不起身子。

    “你看,你们的努力,终究只是白费罢了。”蓝染看着地面的两人,又抬起头来看着楚歌,微笑着说道。

    “你真的觉得崩玉是解决你当下研究的瓶颈吗?”

    楚歌看着蓝染,忽然开口说道。

    他必须要拖延时间,若是无法使用武力将时间拖延,那么就必须要使用言语去拖延,哪怕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更加危险。

    “……”蓝染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他转过头来看着楚歌,面目的笑容渐渐消失,“哦,千草君知道崩玉的存在?”

    “我当然知道崩玉了,”楚歌看着蓝染,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还知道你从百年前就开始的,死神虚化实验……”

    一动不动地看着蓝染的举动,想要从他的表情之中看出端倪。

    但是下一刻,蓝染忽然再次露出的微笑,“你知道这一切,那又怎样呢?你能够阻止我吗?”

    “千草君,难道我看不出来,你不过是在拖延时间吗?”

    蓝染说出了这句话之后,就直接从怀里取出了一小根试管,然后随手捏破。

    “轰!”

    地面升腾起了数根巨大的银柱!

    “住手!”

    楚歌挣扎着站起了身子,但是下一刻,蓝染就直接一只手插进了露琪亚的胸口,然后从里面,取出了包裹在透明介质中的,崩玉。

    “你叫的这么厉害,可是依旧没有用,”蓝染一只手抓着朽木露琪亚,发现对方似乎平安无事,“真是了不起的技术啊,灵体本身竟然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

    蓝染看着楚歌,“可是那又怎样呢?你还不是不得不,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杀死。”

    “银,杀死她。”

    “没办法了,”银拔出了自己的斩魄刀,然后低吟道,“射杀她,神枪。”

    银的斩魄刀,在一瞬间,就弹出一道寒光,向着露琪亚的方向射了过去。

    这个时候的楚歌,根本连瞬步都使用不出来,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银光闪动。

    该死!

    该死!

    该死!

    楚歌在心中怒斥自己的无用,但就在这个瞬间,一个身影陡然出现在了蓝染的身旁,抓过了露琪亚,然后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银的神枪。

    露琪亚躺在那人的怀里,眼里渐渐看到了男人的模样。

    “大,大哥?”

    神枪缩了回去,带出了一大片鲜血。

    朽木白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蓝染和银,身体一软,就倒在了地上。

    就是现在!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朽木白哉的身上,楚歌的眸子如同刀锋一样坚韧了起来。

    “毁鷇王!”

    一声大喝。

    他所有的灵压都汇集到了胸口的图纹之上。

    只是一瞬间,毁鷇王的身体猛然从楚歌的胸前钻了出来。

    发出了一声凤鸣,就向着蓝染的方向猛然冲了过去。

    毁鷇王的尾焰点燃了楚歌身体洒出的血液。

    将所有灵压都压上去的楚歌,一下子跌倒在地上,再也无法维持卍解的状态。

    毁鷇王的嘶鸣一下子吸引了蓝染和市丸银的注意。

    但是这个时候,毁鷇王已经来到了两人的身前。

    “缚道之八十九——断空!”

    蓝染不慌不忙,直接舍弃吟唱使用出了断空。

    下一刻,毁鷇王直接撞击到了鬼道之上。

    这个号称能够抵挡九十以下所有鬼道的缚道连一秒钟的时间都没有抵挡住,就直接被毁鷇王烧成了基本的灵子。

    而后毁鷇王,毫不犹豫地撞上了稍前面的市丸银,然后轰然爆炸!

    “轰隆!”

    蓝染从爆炸之中钻了出来。

    即使是他,也被炸伤了半边身体。

    这时,两个身影陡然出现在了蓝染的身旁。

    “不要动……”

    “你要是敢动一下。”

    “就让你身首异处。”

    在楚歌的周围,死神的身影不断地闪现,却是那些被分散的队长,终于赶到了双殛之丘所在。

    蓝染看着自己身上烧焦的痕迹,神色再没有了当初的淡然,他看了一下地面上的两名生死未卜的手下,看着夜一说道。

    “虽然我也很怀念我们的相聚,但是此刻,我没有心情了。”

    他的话音落下,天空陡然被撕裂。

    夜一面色一愣,就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直觉从天而降。

    她猛然一脚踢开了碎蜂,“躲开!”

    而后,天空之中,降下了三道光柱,直接罩在了蓝染三人的身上。

    “想跑吗?”

    狛村左阵的副队长射场铁左卫门拔出了自己的斩魄刀,准备追上去。

    “别追了。”

    这时候,山本元柳斋重国低声说道。

    “总队长?”射场铁左卫门一愣。

    “那道光名为反膜,是大虚用来接引同伴所用,只要被那光所包裹,光内外就会成为完全互不干涉的世界,跟大虚交过手的人都知道,从那光膜罩住三人的一瞬间,就再没有人能够动蓝染一根寒毛……”

    众人不甘心地看着蓝染,已经已经几乎烧焦的市丸银越升越高。

    蓝染看着地面的众人,然后将目光看向了躺在地上脱力的楚歌。

    “再见了,诸位死神……”

    他的目光一直盯着楚歌,“你还真是一个有趣的存在,我蓝染自认眼光如距,但是在你身上,我一共看错了三次……”

    “很期待和你再次见面,小死神,希望那个时候,你能够再给我更多的惊喜。”

    反膜带着众人越升越高,然后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天空的裂痕愈合如初,仿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可是破败的地面,倒在地上的死神们,无不昭示着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全都输了,输给了蓝染惣右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