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偷袭
    “你的灵压又发生了变化了,”东仙要面对楚歌,“是因为又有了新的力量,所以让你更加的狂妄了吗?”

    他拔出了自己的斩魄刀,“我会让你看见上一次的战斗,不过是我疏忽大意罢了。”

    “鸣叫吧,清虫。”

    斩魄刀解放的一瞬间,东仙要就消失在了楚歌的眼前。

    楚歌猛然抬起头,在他的头顶,东仙要挥出了他自己的斩魄刀。

    “飞蝗虫!”

    无数的剑刃从东仙要的斩魄刀之中解放了出来,如同真正的蝗虫一般,飞向了楚歌的方向。

    楚歌看着东仙要,这一次他能够感觉到东仙要在飞蝗虫之上释放的灵压和最初的截然不同,显然已经出了真力。

    单凭先前的风力是无法束缚住这些锋刃。

    不过楚歌看着这一幕,却笑了起来。

    他双脚猛然用力,整个人陡然冲向了天空。

    地面寸寸皲裂。

    飞蝗虫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可是楚歌在这一刻,却如同漂浮的浮萍一般,身影在空中不断地晃动,无数的幻象虚影出现在了楚歌的身体,空中仿佛出现了无数的分身一般。

    飞蝗虫的攻击虽然密集,但是却没有一只锋刃碰触到楚歌的身体。

    “怎么可能?!”东仙要面色一变。

    可是还没有等他变招,楚歌就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风神六式——纸绘。”

    “你太傲慢了。”

    楚歌的身影已经和东仙要同一高度。

    “你觉得凭借始解,还是你重伤之身使用的始解,就可以对抗我的卍解吗?”

    “你说什么?”东仙要凭借灵压想要抵挡住楚歌的攻击。

    可是下一刻,楚歌扣起了食指,猛然点在了东仙要的斩魄刀的刀面。

    “风神六式之指枪。”

    “轰!”

    楚歌的手指以突破音速的速度点在了东仙要的刀面之上。

    空气在楚歌的指尖被压缩,然后形成了难以想象的音爆。

    压缩的空气如同炮弹,在楚歌的手指到来之前,就撞击到了东仙要的刀面之上。

    巨力如同山岳,撞击如同雷鸣,东仙要的单手根本低挡不住这瞬间的爆发力,刀身回弹,撞到了东仙要的身上。

    后续的力量持续爆发,东仙要吐出了一口血,他另外一只手突然抬起来,指向了楚歌。

    “破道之三十二,黄火闪!”

    黄色的光电一瞬间迎向了楚歌的面门。

    但是下一刻,楚歌的身影陡然消失,以不可能的方式在空中变向,然后倏忽出现在了东仙要的身后。

    这却是风神六式之月步!

    “结束了,东仙要。”

    楚歌的手抬了起来,指枪所需要的力量再次凝结起来。

    东仙要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只能够感受到身前致命的威胁一点点形成。

    但就在这个瞬间,一道寒光忽然从东仙要的背部穿透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进了楚歌的胸腹。

    “什么?!”

    楚歌猛然推开东仙要,整个人在空中一闪,就落回了地面。

    不过还没有等他做出下一步动作,鲜血就从他的胸部洒了出来。

    “真是应该称赞你的反应速度……”

    在距离楚歌十多米远的地方,蓝染收回了自己的斩魄刀,东仙要躺在了蓝染的身侧,鲜血流了一地。

    “原本我是想刺穿你的心脏,一下子就解决你的,不过在那么短短的一瞬间,你居然还能够在空中硬生生地移开数厘米的距离,避开致命的一击,你的这个卍解,比想象的还要出色啊,千草君。”

    “混蛋,”楚歌看向了蓝染,他还想要站起来,却发现力量正不断地从胸口的伤口流逝,“竟然用自己的手下的身体作为掩护……”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随便挪动,”蓝染惣右介说道,“你避开了致命伤,可刚才的一击我还是破坏了你魂睡,虽然不是致命伤,但是依旧足以限制你的行动了……”

    “你觉得你这样就可以限制住我的行动了吗?”

    楚歌摸向了自己的胸腹,一支朱雀的模样在他胸口显现出来。

    “飞廉,我决定动用毁鷇王了。”

    “你决定好了吗?凭你现在的身体力量可能连一击都无法彻底贯彻哦。”

    “没有时间犹豫了。”楚歌在内心答道。

    “你现在身体里,升腾起了一股很危险的灵压哦。”这时候,蓝染看向了楚歌,“不过我如果是你,在动手之前,会先看清楚彼此之间的筹码有哪些。”

    楚歌一愣,随后他的眸子一缩,因为他看见在蓝染的手上,扣着的,赫然是朽木露琪亚。

    “你什么时候……”

    楚歌看向了地面,在蓝染的背后,阿散井恋次脸面朝下倒在地上,生死未知。

    “哦,”蓝染注意到了楚歌的眼神,笑着说道,“刚才你在和东仙要战斗的时候,我觉得太麻烦了,于是就将露琪亚取了回来,你看,阿散井连朽木都抱不紧,实在是难以胜任这个工作是不是?”

    他这么说着,随后抬起了斩魄刀,直接挡住了从他身后攻过来的黑崎一护。

    “还真是必须要称赞你的努力啊。”蓝染看着一身黑衣,以卍解的姿态出现在他身前的黑崎一护,“可是,你们的努力,实在是太过的单纯了。”

    “狒牙绝咬!”

    这时候,在蓝染的身后,阿散井恋次猛然大喝了出来。

    在地面被蓝染分割的蛇尾丸依从阿散井的灵压陡然升腾了起来,以一段一段刀刃的方式悬浮在了空中。

    而后,这些刀刃以落雨一般的方式,向着蓝染的方向射了过去。

    在半空中的黑崎一护身影一动,就消失在了原地,然后从空中,隐藏在刀刃的背后,猛然向蓝染的方向攻了过去。

    两人没有任何的交流,甚至没有任何的眼神对视,但是这一次的攻击却如如此得宛若天成。

    眼见着这无数的刀刃落到蓝染的身上,巨大的烟尘升腾了起来。

    黑崎一护面色一喜,他的刀刃舞动了起来,准备下一刻,就彻底破坏眼前敌人的战斗力。

    但是下一刻,远处陡然传来了楚歌的大喝声,“白痴,快躲开啊!”

    黑崎一护一呆,与此同时,他的斩魄刀遇到了阻力。

    那是一根手指。

    眸子渐渐缩了起来,黑崎一护看着烟尘下淡然的眼神,他的腰肋猛然一疼。

    耳边传来了蓝染的声音,“哎呀,我还以为腰部以下会断掉呢,我真是太天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