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毁鷇王
    ,精彩小说免费!

    双殛。

    全身有一把巨大的长矛和一个磔架组成。

    如果解放后,是一只名为毁鷇王的金色巨鸟,在攻击是,拥有一百万把斩魄刀的攻击力。

    可以瞬间气化队长级别的魂魄和灵压。

    而这一刻,已经在整个尸魂界伫立了不知道多久的双殛,再一次解放了。

    巨大的灵压波动,即使在瀞灵廷的最偏远的地方,也能够感受得到。

    这是一种不可言喻的,超过了众死神想象的可怕的灵压。

    即使队长级别的存在,在这样傲然的灵压之下,也只能够偃旗息鼓。

    而后,双殛开始解放,在空中形成了巨大的金色巨鸟。

    楚歌面色一凛,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

    “毁鷇王啊……几千年过去了,没想到竟然和你会以这种方式重逢……”

    这时候,在楚歌身体下面的飞廉,忽然在楚歌的脑海之中感慨道。

    “你,认识这双殛的本体?”

    “老夫与她认识了数千年,可是没想到,最后她竟然被封印成为了这副可笑的模样。”

    “你认识了她,几千年?”

    “没错,”飞廉的声音里,第一次出现难以想象的怒气,“若非那场窃神之战,我们也不会落到这样的下场……”

    “窃神之战?”楚歌一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可记得,老夫说过自己是妖神。”飞廉问道。

    “嗯。”楚歌点头。

    “当年的现世,一共有四个妖神,共同掌握着现世的四种基本元素,地火风水,维持着现世的平衡……当年,那群宵小打着朝圣的目的,竟然用我等从未见过的奇毒,剥夺了吾等的肉身,炼化了吾等的本源,重练地火风水,想要创造出属于他们的独一无二的神。”

    “你说,什么?”楚歌听到这样的东西,整个人都呆住了,而他隐隐约约,似乎感觉自己抓到了什么样的脉络,“你说的那个神,到底叫什么……”

    “灵王……”

    飞廉的话音落下,他和飞廉就已经出现在了双殛之上。

    巨大的巨鸟就在他们的背后。

    无数的死神,就在他们的身下。

    灼热的气息吹得他的发丝都快要燃烧起来了一般。

    毁鷇王这时候已经张开了双翼,向着露琪亚的方向俯冲了过来,惊人的灵压波动,仿佛让整个空间,都颤动起来了一般。

    可是就是这个时候,就在这一瞬间。

    楚歌仿佛已经感受到了,潜藏在他体内的,属于飞廉的那一抹情绪。

    那是悲哀,心痛,愤怒,无奈……

    以及,不知道多少岁月之后,再见老友的那股喜悦。

    所有的情绪在一瞬间吞没了楚歌,他看着俯冲而来的巨鸟,伸出了自己的手。

    “毁鷇王啊。”

    “我等,竟然也会有今天……”

    “轰!”

    巨大的灵压在一瞬间释放了出来。

    毁鷇王的动作,竟然停了下来!

    在刚才的那一刻,楚歌的身影被毁鷇王巨大的灵压所掩盖,一时间竟然没有人发现他的到来。

    而直到这一刻,所有人才看见,在毁鷇王的头顶,那个死神少年,竟然只用了一只手,就停下了这把双殛的攻击?!

    “是那个小鬼!”碎蜂一下子就认出了楚歌的身影,“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攻击力敌得过数百万把斩魄刀的双殛,竟然被他用一只手就拦了下来!”

    “他究竟是,什么人?!”

    所有人都是一怔。

    下方的死神们看着那个穿着死霸装的少年,这个少年的面目很生,绝大多数的死神都没有见过这个很年轻的存在。

    不过队长们似乎对这个死神少年有些印象。

    “这是上次被碎蜂队长,连同朽木露琪亚一同带回来的那个死神少年吗?”

    “千草楚歌。”六番队队长朽木白哉,淡然地说道。

    “没想到最后抢先一步的,竟然是他。”

    所有人都将注意力看向了碎蜂,碎蜂面若冰霜,“放心,我会将他亲自逮捕的。”

    “等一等,”这时候,终于有人感觉到了不妥,“为什么双殛停止了动静?”

    所有人再次一怔。

    的确,从刚才开始,双殛具象化的毁鷇王的灵压变得不再暴力,反而开始柔和了起来。

    每个人感受着这双殛的灵压,仿佛就如同感受到了初秋的早晨和煦的阳光一般。

    山本总队长抬起头,认真地天空,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口,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在高空之中,楚歌如同一个小黑点,即使视力最好的死神,都无法在如同烈日的毁鷇王旁看清楚歌的动作。

    所以谁也不知道,在高空之中,楚歌的手掌轻抚毁鷇王的嘴喙。

    谁也不知道这一刻的楚歌,到底是楚歌,还是飞廉,他只是低声说道,“罢了,老友,我来带你这伤心的地方吧。”

    下一刻,通天彻地的鸟鸣声响了起来。

    在无数死神的眼中,毁鷇王撑开了双翼,发出了他们从未听到过的嘶鸣。

    不像是愤怒,反倒是一种欣喜一般。

    嘶鸣越来越大,所有人都下意识勾下身子捂住了耳朵。

    而后,当鸟鸣彻底结束之后,众人抬头,却发现,双殛,彻底消失了。

    楚歌捂住胸口,在他的左胸的地方,一只微缩版的毁鷇王振翅的图样正在缓缓地生成,飞廉在楚歌的脑海之中微微地叹了口气,“谢谢你了。”

    “毁鷇王为何没有丝毫的神智的样子?”因为吸收了毁鷇王,所以楚歌也能够感受到这只鸟的意志。

    但是他发现,毁鷇王除了能够表达出简单的情绪之外,已经丧失了所有的其他的能力。

    “因为她终究没有能够抵挡住封印和时间的力量……”飞廉叹了口气,“算了,能够救回她的肉身,我已经很满意了,小子,你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下面可是有几百个灵压对你虎视眈眈的……”

    “千草楚歌!”

    熟悉而鲁莽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是不是真的疯了!双殛行刑的时候你也赶来阻止吗?!”

    “没想到关了一个月,用杀气石彻底阻止了外界的灵子的进入,你还是这么中气十足啊。”

    楚歌回过头来,看着露琪亚,他撤掉了飞廉的具象化,落到了双殛的磔架之上。

    “我来救你咯,矮冬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