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风的力量
    ,精彩小说免费!

    修兵被楚歌的缚道束缚在墙上,他眼睛瞪大,仿佛不可思议一般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他看着自己的队长,扯下了自己的队长羽织,而在他的背后,一条冗长的血痕,正在渗血。

    这个家伙到底是谁?

    怎么可能实力还在队长之上?

    而且这样的灵压……

    他忽然想起了大半个月前,队长会议之中,被提到的和朽木露琪亚一同带回来的死神少年。

    难道就是他?

    不过他不是说只有三等灵威吗?这不过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为什么就达到了可以碾压队长的程度?!

    即使如今号称整个尸魂界最天才的日番谷东狮郎也不可能成长得这么快吧!

    “我明白了,”东仙要的手指摸过自己背部的伤口,他看了一眼猩红的血液,然后淡然地说道,“你一定很兴奋吧,能够如此践踏一个死神队长的尊严,能够在短时间内凌驾在一个队长的实力之上……”

    “你错了。”楚歌并没有任何的笑意,“我原本只想在尸魂界混吃混喝,找一个喜欢的人娶了,然后慢慢靠着死神的力量这么存活下去,你们非得将一个人逼到这个地步……”

    楚歌举起了斩魄刀,“仅仅是为了一点私欲,就将我最在意的人逼上双殛的刑场。”

    “获罪之人应获得应有的惩罚,这就是正义……”东仙要答道。

    “这是你在骗我们,还是你在骗自己……”楚歌冷冷地看着东仙要,“不断地催眠自己,自己所做的事情,就是绝对的正义……你还真是可悲啊,东仙要……”

    这是什么意思?

    远处的修兵开始有些困惑。

    按照那个死神的意思,难道那个朽木露琪亚的死,还有蹊跷?不过似乎,的确如此,将死神之力过继给凡人,的确是重罪,但是还达不到需要立即处死的地步,而且行刑的时间在不断地缩短,仿佛就是为了防止出什么变故而故意缩短时间一样。

    难道那个所谓的变故,就是眼前的少年?

    修兵赫然抬起头,死死地看着那个面色充满戾气的少年,他不敢相信,整个中央四十六室,不断地缩短行刑的时间,就是为了不给这个少年变强的时间……

    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身份!

    “所谓的正义,真的是很无聊又主观的东西,现在的情况不过是,我要过去,你挡着我的路了,所以我准备碾压你而已。”

    “割开吧,落飞廉。”

    斩魄刀随着楚歌的灵压不断地扩张,最后成为了一把巨大的镰刀。

    这就是那个少年的始解吗?

    仅仅是这把镰刀,似乎将周围的风都抽干了一般。

    难道还有可以控制风的斩魄刀?

    这是修兵的感慨,他如此地震撼,以至于忘了要挣脱鬼道。

    “狂妄……”

    谁知道东仙要一看见楚歌的始解,就仿佛被激怒了一般。

    “你真的以为,你妄想仅仅使用一个始解,就能够打败一个护庭十三队的队长?”

    他举起了斩魄刀——清虫,然后看着楚歌,“如你所说,我会让你看着,你这样的存在,和我们之间,千年都无法弥补的差距。”

    “卍解!”

    “清虫终式!”

    “阎魔蟋蟀!”

    只是一瞬间,整个天地都暗了下来。

    没有声音,没有视线,什么都感觉不到,就好像在一瞬间沉浸到了海底一般,让人窒息。

    这就是东仙要的卍解,以他一个瞎子的状态,使用出来的最好的武器。

    “这就是我的卍解……整个空间都是……”

    东仙要一步一步向楚歌走来。

    “如何啊,死神小鬼……”

    他冷冷地笑了起来,刀锋举了起来,然后向着楚歌挥动。

    “虽然这么说,不过你应该,什么都看不到了吧。”

    “身处在阎魔蟋蟀的人,他的灵压知觉、视觉、听觉和嗅觉都会被剥夺,无名地狱因此而生……”

    刀锋猛然下砍,看向了楚歌的头顶。

    “如果有下辈子,千万不要如此不自量力……”

    刀锋停了下来。

    因为刀柄被一只手给托住了。

    东仙要呆在了那里,因为他看见楚歌的面色嘲讽。

    “话说,你剥夺了这么多东西,却忘了剥夺一个存在。”

    “什么……”

    “那就是风。”

    “用灵压压制我的五感,这很完美,但是你可能不知道,我的斩魄刀的能力是风……你走路带起的气流波动,你刀身挥动时的破空之声,每一分,每一寸,都化作了无数的信息流,通过这些许的风,带到了我的耳中,我的灵压之中,我的视觉里面……”

    “你说的没错,我们之间的确有千年都无法弥补的差距……”楚歌冷冷地说道,“不过是你和我之间的差距……”

    “对了,”楚歌看着东仙要,“你的阎魔蟋蟀,是可以屏蔽内部的灵压的吧,否则你也没有办法剥夺我的灵压感知……”

    东线实在是太过震撼了,以至于他在这一刻甚至忘记了挣脱楚歌的手,“什么意思……”

    “你不是想看吗?我全部的实力……”楚歌将手伸向了背后,将丛云牙从背上解了下来,“我就给你看好了……”

    “你这样的存在……到底有多渺小……”

    “狱~龙~破~”

    “轰!”

    修兵努力从缚道三十之中挣脱了出去。

    他没有想到,一个舍弃吟唱的中级缚道,竟然就有如此之大的威力。

    看着近在咫尺的黑色的如同大灯笼一般的罩子,修兵微微地感慨,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他的队长在真正的战斗场合下使用卍解。

    不过若是从队长平日里的卍解表现出来的威力来看,那个少年应该没有分毫的机会。

    毕竟队长的卍解,实在是太可怕了。

    这个时候,他忽然感觉到那规则的黑色边缘,似乎有些波动。

    正当修兵准备靠近的时候,一股惊人的灵压冲天而起,直接将东仙要的阎魔蟋蟀彻底撕裂。

    巨大的灵压,形成了难以想象的风暴乱流,将修兵以及周围所有的建筑,以碾压的状态想外推开。

    所有在这股气流范围之内的一切都化为了粉末。

    修兵双手挡住自己的面部,透过他指间的缝隙,他看见在爆炸的中心,一个衣衫褴褛的身影被抛了出去。

    那好像是,东仙队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