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败北
    ,精彩小说免费!

    楚歌站在原地,举着飞廉。

    在他面前是数十米的沟壑。

    更木剑八倒在了废墟之中,没有任何的动静。

    当然楚歌自然不会觉得,这些伤害就能够给予更木剑八足够让他躺下来的攻击。

    向前走了两步,楚歌忽然愣了一下,因为他看见在他的脚边,是一个眼罩。

    “该死!”

    楚歌面色一变,在他不远处,掩盖在废墟之中的破碎的建筑残石陡然发生了爆炸,比先前打了数倍的灵压陡然释放开来,形成一层又一层的冲击波,将砂石都向外吹去。

    楚歌叹了口气,“完不了了……”

    一个身影陡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楚歌抬起镰刀,猛然向上一劈,和从天而降的长刀撞击在了一起。

    “轰!”

    气流爆炸开来,屋舍被莫名的力量一分为二,但是这并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更加可怕的撞击不断地传来,间杂着更木剑八兴奋到极点的声音。

    “为什么我觉得你每次的攻击,都有好几个人在同时攻击我的样子,这是什么原理……”

    “不过没关系,只要我能够攻击到你,再多人攻击我,都只会让我更加兴奋罢了!来啊,好久都没有这么酣畅淋漓地战斗了!”

    可是和更木剑八战斗的楚歌,却感觉到越来越吃力。

    这个家伙真的不会流血致死吗?战斗到现在,更木剑八的血都快将这个区域都染红了。

    每次攻击,是自己,和具象化出来的飞廉同时进行攻击的。

    所以每一次的攻击,更木剑八都不可能防御得住,但是似乎事实上,他也并没有打算防御,即使每一次飞廉都在他的后背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他却也能够做到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就立即出刀砍向自己。

    而每一次的攻击,比上一次,更加强大。

    真的是怪物……

    楚歌觉得自己身体上的伤口已经开始影响自己的动作了,如果下一次,他不能够将对手打趴下,该趴下的,就是他自己了。

    即使是最初状态下的更木剑八,也达到了这样的程度吗?

    该死的漫画,根本做不得准。

    楚歌的心神稍微分散了些许,一道刀光就在他的背后留下了一条露骨的伤口。

    楚歌一个瞬步闪开,但是下一刻,他的眸子猛然一缩。

    因为他看见,更木剑八的另一只手,竟然在这个时候也握住了他自己的刀柄!

    双手握剑?!

    更木剑八学过一天的剑道,总队长教会他的唯一的一招,便是双手握剑进行劈砍,而这一招的威力,至少比更木剑八单手劈砍,强了五倍之上!

    该死!

    楚歌的双手猛然握住镰刀的刀身,所有的风在一瞬间被楚歌束缚了起来,然后猛然劈向了更木剑八。

    一时间,在楚歌和更木剑八身体周遭的空间都仿佛凝固了一般。

    但是在这样的巨大的压制力之下,更木剑八的笑容却更加肆意。

    他的双手,也猛然握住了刀柄!

    “轰轰轰!”

    周围所有的房屋都在这样的撞击之中被移位了平地。

    一把镰刀从空中飞了出来,直插到了地上。

    更木剑八的斩魄刀从楚歌的腰腹刺了进去,从后背穿了出来。

    而楚歌的右手,则握住丛云牙,紧贴着更木剑八的脖子。

    一条血痕出现在了更木剑八的脖子处,鲜血渗了出来,沿着刀锋的边缘,向下流了下去。

    “白痴,为什么不砍下来,”更木剑八歪着脖子,“我能够感觉到,凭这把剑的锋利,应该能够将我的脑袋整个切下来。”

    “白痴,”楚歌不甘示弱,“难道我会不知道杀死队长是多大的罪吗?”

    “不,”更木剑八说道,“八千流会作为见证,表示你是在公平的决斗之中杀死我的,然后十一番队的队长就是你的了……”

    “……”楚歌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更木剑八,其实并不是没有机会,只是在最后一刻,他的确先被更木剑八的斩魄刀刺中,失去了最后劈砍的力道罢了。

    “混蛋……你耽搁我的事了……”

    楚歌低声说了一句,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更木剑八一只手将楚歌扛了起来,然后帮他将丛云牙收回了剑鞘之中,让八千流捡回了楚歌的斩魄刀。

    “走了,去四番队。”

    “小八这次打得很开心吧。”

    “还好了。”

    “你都笑得合不拢嘴了。”

    “快走吧,待会这个家伙就要翘辫子了。”

    “还是交给我吧,小八你都已经站不稳了。”

    “少啰嗦!”

    *

    楚歌睁开了眼睛。

    旁边是一个短发少女。

    楚歌认识这个人,是四番队的副队长,虎彻勇音。

    “你醒啦,”虎彻勇音看见楚歌睁开眼,转过头来说道,“你的伤口我已经处理好了,只需要在休息上半日应该就没有大碍了。”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楚歌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哑的厉害。

    “你已经昏迷了两天了。”勇音答道。

    “两天?!”楚歌猛然坐起了身子,身上的伤口发出钻心的痛楚。

    勇音赶紧上来扶住楚歌,“你别乱动啊。”

    楚歌握住勇音的胳膊,低声说道,“告诉我,朽木露琪亚的行刑日期还有多久?”

    “朽木露琪亚?”勇音一愣,“好像还有不到三小时的时间吧。”

    “该死!”

    楚歌听到这句话,立即爬起了身子,旁边的勇音赶紧说道,“你做什么?你要好好地躺着……”

    楚歌没有搭理勇音,他拿起了床头的死霸装,忽然对勇音说道,“是不是卯之花队长,在找你……”

    “嗯?”

    勇音一愣,随后她果然听见了卯之花队长的声音,“勇音……”

    再回过头,已经不见了楚歌的身影,勇音一愣,随后嘀咕道,“他怎么知道卯之花队长要找我的?”

    “勇音,你在嘀咕什么?”卯之花队长和声问道。

    “没什么,一个冒失的家伙罢了,”勇音答道,“队长,你找我有事吗?”

    “行刑快开始了,我们也该出发了。”

    “可是队长,你的神色看起来有些不对劲……”

    “或许是我多虑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