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更木剑八的拦截
    ,精彩小说免费!

    “大事不好了!”

    第二天天空都还没有彻底亮起来,就有十一番队的队员在整个队舍周围开始大喊起来,“五番队队长蓝染忽右介于昨晚被害,凶手未知,瀞灵廷警戒等级提升到最高等级,所有人出行必须携带斩魄刀!”

    声音,透过楚歌敞开的窗户传了进来。

    楚歌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楚歌的窗户外有一个大槐树,一夜过去,槐树的树叶落了屋子里一地都是。

    站起了身子,楚歌的双脚轻轻地踩过那些树叶,“这个时候,才是真正开始行动的时候。”

    “喵~”一声猫叫,从楚歌的窗棱处传来。

    楚歌回过头去,发现一只黑猫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在了他的床前,懒洋洋地冲着他叫了一声。

    楚歌微微一愣,随后想到了某种可能,他停下脚步,看了一眼黑猫,“四枫院夜一?”

    “浦原喜助那家伙,果然说的没错,你这家伙果然是认识我的。”

    “嗯?”

    “没什么,”黑猫摇头,“黑崎一护越狱了。”

    “哦。”楚歌随口答道。

    “果然,”夜一化作的黑猫狡黠的笑了起来,“黑崎一护的越狱和你有关,否则我就说,凭借一个四番队的七席,怎么有机会偷偷从队牢之中将黑崎一护带走。”

    “我什么都没有做,”楚歌看着黑猫,“只不过恰巧将队牢的钥匙丢了而已。”

    “不过夜一先生,”楚歌指了指远方,“你这么悠闲没问题吗?”

    “什么意思?”夜一一愣。

    “按照黑崎一护的动向来看,他们现在前进的方向应该就是露琪亚忏罪宫吧。”楚歌说道,“但是在忏罪宫的周围,如果你自己感受一番,应该能够感受到吧,那股隐秘的,仿佛隐藏着什么一样的灵压。”

    夜一开始一直对楚歌的话不明所以,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面色开始隐隐地发生了变化,因为她似乎也觉察到了,那股一直徘徊在忏罪宫周围的灵压。

    “是朽木白哉!”夜一面色一变。

    “六番队队长……”楚歌并没有任何意外,“夜一先生,你还不去帮一下黑崎一护的话,他的处境会极为麻烦的吧。”

    “毕竟,那是六番队的队长,朽木白哉啊。”

    说完这句话,楚歌的眼前已经没有了夜一的身影,他看了看远处,神色有些奇怪,“不愧是四枫院的上代当家,隐秘机动部队的前总司令……我只是猜的朽木白哉在那里,她竟然真能够感觉到对方的灵压……这种感应能力,真让我这甲等上的优等生汗颜……”

    楚歌转身就出了屋子,向外走去。

    “所以当朽木白哉和黑崎一护的战斗结束之后,整个忏罪宫的防守就会到达低谷,那个时候,才是救出露琪亚……”

    楚歌的话音还没有落下,一股难以想象的灵压陡然压到了他的身上。

    即使以楚歌的力量,都不由自主地打了个趔趄。

    他神色陡变,随后回过了头,看见一个莽汉一样的存在站在他的身后。

    白色的羽织,背后趴着个小女孩,手里头提着一个不知生死的家伙。

    头发分成了几缕,系上了铃铛,右眼戴着眼罩,笑容嚣张而邪意。

    却是楚歌所在小队的队长,更木剑八亲自到来了。

    “哟,你叫什么名字来着?”更木剑八忽然开口道。

    “是千草楚歌了,小八。”在更木剑八的背后,那个小女孩笑着说道,“班目一角不是已经说过了吗?”

    “随便了,”他转过头看着楚歌,随后将手里头的人扔到了楚歌的身边,“这是你的朋友吧。”

    楚歌一愣,随后他便认出,这是黑崎一护的朋友,茶渡泰虎,不过这一次,茶渡泰虎并没有落入到春水队长的手中,反而落到了更木剑八手里头。

    下场,自然更加凄惨了。

    “队长,你说笑呢,”楚歌看了一眼,随后答道,“我不认识这个人。”

    “这样啊,”更木摸头,“但是班目一角说你认识这次来的旅祸,还打赢了最强的那个人,这一点,让我很不爽呢,不过你比最强的旅祸强,那只要和你打一场,不就相当于和旅祸打了一场吗?”

    “我怎么可能打得过队长……”楚歌神色开始警觉,但是仍旧摇头,“而且和旅祸一起霍乱尸魂界这种锅,我可不背。”

    “没关系,这个旅祸我放到你的身边,只要栽赃给你不就行了吗?”更木剑八摸着脑袋,一副很麻烦的模样。

    “小八学坏了,”那个小女孩呵呵笑道,随后她从更木剑八的身上跳了下来,将茶渡泰虎扛在了肩头,看着楚歌说道,“这个,千草君,小八已经迷路了两天了,一个旅祸都没有找到,正在生气呢,你让他开心一下,好不好。”

    “让他开心一下?”楚歌一副看傻子的样子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当然也是十一番队的副队长,八千流。

    随后八千流退开,灵压扑面而来。

    楚歌神色大变,落飞廉从剑鞘之中亮出一道冷光,直接在空中和更木剑八的长剑撞在了一起。

    巨大的力道将楚歌弹飞了出去。

    在半空中,他一下子踩住了漂浮的风,让自己停下了后退的力量。

    “你疯了吗?!”他遥遥地看着更木剑八,“哪有队长随随便便就对自己的属下动手的啊!”

    “哦?那种事情,”更木剑八歪了歪脑袋,“有什么关系。”

    他的嘴角渐渐露出了难以想象的兴奋的笑意,“我可是看见的哦,即使在我全力释放灵压的状态下,你连气息都没有乱上分毫……”

    “你比班目一角所说的实力,还要强上不少呢!”

    楚歌面色一变,他终于认真了起来,“更木队长,你一定要和我打上一场吗?”

    “当然了!”

    更木剑八大笑起来。

    可是下一刻,楚歌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更木剑八的身后。

    更木剑八的左胸陡然出现了一条血痕。

    “可是抱歉,我赶时间。”

    “这个感觉!这就是我要的感觉!”

    下一刻,更木剑八的长剑就如同鬼魅一般地出现在了楚歌的身前,向楚歌的胸口刺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