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被捕与质问
    ,精彩小说免费!

    血像是井喷一样洒了出来。

    黑崎一护倒在了地上,他感觉到浑身的力气在一点一点地丧失掉。

    楚歌背对着他,那把巨大的镰刀释放出令人胆寒的气息。

    可是黑崎一护不想就这么倒下去,他拼命地抬起头。

    该死!

    该死!

    该死!

    我不可以死!

    我不可以死的!

    逐渐模糊的意识,黑崎一护拼命地让自己睁开眼睛,他死死地看着那个少年的背影,他不断想要超越追逐的背影。

    他不甘心,不想要倒在这个少年的面前。

    “不甘心吗?”

    这个时候,一个身影忽然出现在了少年的身旁。

    那是一袭黑袍的存在,是黑崎一护的刀灵,斩月。

    “你还想要战斗吗?”斩月走到黑崎一护的身边,低声问道。

    “想……”黑崎一护答道。

    “我听不见。”

    “我想要打败他!”黑崎一护大声地吼了出来。

    “砰!”

    猛烈的攻击直接而准确地击中了黑崎一护的脑袋上,径直将他敲晕了过去。

    楚歌收回了镰刀的刀柄,无聊地说道,“想个屁……”

    他回过头来看着晕过去的黑崎一护,看着渐渐逸散的血泊。

    如果让你继续提升,我会很麻烦的……

    黑崎一护。

    队长级别的力量碰撞,还不是我应该展示的时候。

    他回过头来,看着志波岩鹫,“是你乖乖地跟我走,还是我把你砍废了拖着走……”

    在五番队的队舍之中,蓝染望着楚歌的方向,扶了扶眼镜,然后回身进入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吗?

    “副队长吗?还真是有趣的人啊。”

    黑崎一护从昏睡之中醒了过来。

    他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受伤的地方已经被包裹好了,不过手上戴着奇怪的东西,浑身的灵力一丁点都提不起来。

    “别挣扎了,这是技术开发局发明的东西,能够限制住你浑身的灵压。”

    正当他疑惑的时候,一个声音在他旁边响了起来。

    黑崎一护已经,就发现楚歌正坐在牢房的外面。

    “你!”黑崎一护一惊,猛然坐了起来,胸腹之间的伤口,立即发出了剧烈的痛楚。

    “黑崎先生,你的伤口不应该乱动的,否则才修复的伤势又会撕裂的。”

    黑崎一护这才注意到,屋子里面还有另外一个身影。

    也是一名死神,不过看起来极为瘦弱和胆怯,仿佛一个大声吼叫就会吓晕他一样。

    “这是山田花太郎,来自四番队,是负责治疗的,”楚歌开口道,“我已经请他把你身上的伤势都治好了。”

    “既然你想要阻止我去救露琪亚,”黑崎一护看着楚歌,“为什么不直接杀死我就好了。”

    “……”楚歌神色复杂地看着黑崎一护,并没有说话。

    “这几天你就老实呆在这里吧。”楚歌看了黑崎一护一眼,然后站起了身子,向外走去。

    山田花太郎看了一眼黑崎一护,咬了咬牙,这才跟着楚歌离开了房间。

    “千草先生,”山田花太郎连称呼都变了,“为什么?”

    “花太郎,”楚歌看了一眼这个矮小的少年,“还不到时候……”

    这句话并没有解释任何东西,只会让花太郎更加疑惑。

    不过楚歌显然不打算更多地解释这件事,没有等花太郎,就一个人离开了队舍。

    夜里的瀞灵廷也灯火通明,因为仍旧有流窜的旅祸在外,所以整个瀞灵廷已经处在了完全戒严的状态。

    楚歌在十一番队的队舍之中走了几步,忽然停下了脚步。

    “很敏锐嘛,一下子就感觉到我的存在了。”

    身后有声音响了起来。

    楚歌回过头。

    看着一个穿着妖艳的死神站在他的身后。

    十一番队第四席,却因为不喜欢四这个数字,而放弃成为第五席的古怪家伙。

    班目一角的好基友,小娘炮绫濑川弓亲。

    “原来是第五席大人找上了我,”楚歌看了一眼弓亲,开口说道,“不知道有何指教呢?”

    “指教不敢当,”弓亲将手按在了斩魄刀之上,“此刻队长和副队长不在队舍,第三席的一角还在四番队躺着,所以我有资格来询问和肃清整支队伍里不合常理的存在……”

    “你是指我吗?”楚歌指了指自己。

    “自然是你,”弓亲面色肃穆,“你知道十一番队的存在是一群刚直不阿的战士,你这么隐藏自己的,不管出于何种目的,都是十一番队的诸人所最不耻的!”

    “所以你要和我战斗?”楚歌倒是有些意外,他淡然地笑了起来,“说到隐藏自己……你的琉璃色孔雀虽然是极强的鬼道系斩魄刀,但是和我打,胜率也不会超过三成……”

    听到这五个字,弓亲的面色陡然一变,他的刀身立即拔了出来,对着楚歌严阵以待,“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情……”

    但是即使如此,楚歌依旧气定神闲没有拔刀,“你看,你现在心神巨震,连灵压都不稳了,和我战斗,你的胜率还要再低上两成……”

    他甚至回过身子,开始向前走去,“放心,不管我是谁,我都是十一番队的队员,不会对十一番队,做出什么不利的举动的。”

    “否则,我也不会去救你的好基友班目一角了,是不是……”

    楚歌的身子已经转过了巷子,不过他的声音仍旧远远地传了过来。

    弓亲直到楚歌的灵压消失都没有做出任何的动作,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收回了自己的斩魄刀,发觉自己已经浑身湿透了。

    那个少年真是太可怕了,虽然只是轻轻一瞥,仿佛就将自己彻底看穿了一般。

    而楚歌,则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自顾自地回到了队舍之中。

    盘腿坐在了自己的床上。

    睡觉是不可能的了。

    楚歌将自己的房间的窗户推开,外面的灯火通明,一直印入眼帘,他一动不动地望着外面,谁也不知道他在思考什么。

    在十一番队的队牢之中。

    黑崎一护的牢门被打开了。

    山田花太郎推开了门,看着门后一脸错愕的黑崎一护。

    “黑崎先生,快出来吧,我们去救露琪亚小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