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短暂的修行
    ,精彩小说免费!

    窗外是一沉不变的压抑的景色。

    楚歌站在窗前。

    他的脑海里不断地回想着花太郎的那些话。

    “她还说,她很抱歉,因为自己的肆意妄为,将你牵扯到了这样的纷争之中,原本你是可以成为一个很伟大的死神……”

    “该死的矮冬瓜……”楚歌低声骂道,“你个傻子,你从来就没有将我卷进这样的纷争,因为从一开始,就是我选择进入到这个纷争之中的……”

    “若是我不想惹这个麻烦,从认识你的时候开始,我就完全可以全身而退的。”楚歌低声说道,“朽木露琪亚,我早就认识你了,从上一辈子,我就认识你了……”

    “所以,不管你是如何决定的,我从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踏入这场纷争之中。”

    “你甩不掉我的。”

    楚歌低声说道。

    但是他知道,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因为蓝染还躲在暗处,冒充一个好好先生,而只要蓝染这一个致命的威胁还存在,露琪亚就不会安全。

    要想打败蓝染,至少是赶走蓝染,楚歌也需要整个尸魂界的帮助。

    否则即使现在灵压已经接近队长级别。

    楚歌也丝毫没有感觉到面对蓝染有任何的优势。

    “再忍耐几天吧,露琪亚。”

    五天之后,楚歌的软禁的时期就结束了。

    不过他被收缴了地狱蝶,暂时无法离开尸魂界。

    他也没有打算离开尸魂界。

    拿起了手里的斩魄刀和丛云牙,楚歌从十一番队的位置消失了。

    而在数日之后,在十二番队的灵压监控室里,尸魂界最恶劣的八十区,不断地爆发出异常的灵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技术开发局之中,不断有命令下达出来,而当距离最近的死神赶到那里的时候,那里除了一片狼藉之外,什么都没有。

    “灵压残存的痕迹没有见过,”当测试结果出来之后,所有人都楞然了,“不过看起来至少有接近队长级别的灵压。”

    十二番队的队长,涅茧利用他尖利的指甲摸着下巴说道,“将警戒拉到最高吧,我倒想看看,到底是哪个队长,竟然敢不向我打招呼,就在那里随意乱来。”

    “灵子的成分改变了。”楚歌伸出手,感受了一下周围的灵压,然后说道,“是技术开发局拉开了警戒……”

    他在心里低声说道,“所以我这些天冒了这么多险,有什么收获吗?”

    “自然是有收获的。”

    飞廉的声音响了起来,不过这一次,却是在楚歌的身旁响起。

    楚歌回过头,看见一头面目有些像狐狸的巨兽。

    不过在它背脊出有两扇肉翅,而在他的尾巴,额头以及两只前肢的地方,皆有一把镰刀状的犄角。

    看起来锋锐无双。

    “这就是你具象化后的本体。”

    “这是老夫当年成为妖神前的模样,”飞廉叹道,“谁老夫的灵体被封印得动弹不得,此刻解封的,不过是老夫十分之一的力量……”

    “所以现在应该如何?”楚歌看着飞廉问道,“我们互相战斗直到我彻底打服你吗?”

    “不用这么心急,”飞廉答道,“老夫和那些杂鱼刀灵可不一样,即使仅有具象化也能够形成绝对战力。”

    但是这个时候,它忽然邪笑了起来,“不过老夫的确看你小子的战斗方式实在是太弱,实在是有必要好好地磨炼一番。”

    飞廉前爪一身,那镰刀状的犄角,在空中闪动着寒光。

    “来吧,反正还有时间,小子,让我看看你到底有何能耐。”

    “如你所愿。”楚歌举起了自己手里头的斩魄刀。

    时间在这样的战斗之中,流逝得很快。

    很快又是一个星期过去。

    楚歌这一天的通话设备忽然响了起来。

    “西面郊区外有歪面反应!从三号到八号区域发出警戒令!重复一遍!三号到八号区域发出警戒令!”

    楚歌在十一番队队舍的门口,看着西边,低声说道,“真慢啊,黑崎一护,我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楚歌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装,将丛云牙隐藏了起来,背在背上,又将斩魄刀别在腰间,就拉开了房门。

    门外,是正在闲聊的荒木飞吕彦和他队员。

    “听说先前的时候,总队长召开了队长会议,说是有旅祸入侵尸魂界,而市丸银队长亲自去阻拦,而且似乎听说即使市丸银队长出手,都没能够将旅祸降服……”

    “这旅祸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啊,可真强啊。”

    荒木飞吕彦正说着话,就看见楚歌打开了房门走了出来,不过看见楚歌模样的第一眼,荒木飞吕彦就咽了口唾沫。

    他忽然想起了前几天花太郎的话,又想到了这突然出现的旅祸,一个不好的念头,开始在心里升起。

    “喂,新来的,”这时候,在荒木飞吕彦旁边的十一番队的队友,对楚歌开口道,“我们组队舍的旁边的街道,你到底有没有打扫过……我刚才走过去的时候发现好多灰尘……”

    他说完这句话,还转过头去,冲着荒木飞吕彦眨了眨眼。

    害的荒木飞吕彦恨不得一下子掐死他。

    “这个,你知道的,这件事并不能怪我……”荒木飞吕彦来不及处理这个脑残的队友,赶紧向楚歌解释起来。

    开玩笑,这可是一个灵压像怪物一样的存在,得罪了他,自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过这句话在他队友的耳中就变了味道。

    因为他忽然觉得,他的队长,似乎在,求饶?

    十一番队二十席,竟然在向一个刚进护庭十三队还没有一年的无名小卒求饶。

    不过还没有等他的念头彻底转顺,就听见有声音在整个瀞灵廷上空回荡。

    “紧急警报,紧急警报,瀞灵廷内发现入侵者,请各队各守其位!”

    声音炸裂,让听到的人耳朵发麻。

    那人微微一愣,就感觉到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身旁。

    是刚才的那个新人。

    不对,那人神色更是诡异。

    刚才那个新人,是何时,来到自己的身边的?

    “飞吕彦,”楚歌低声说道,“这几个月,多谢你了,然后,再会吧。”

    荒木飞吕彦听得背脊发麻,因为他感觉到,千草楚歌的话,就像是诀别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