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恶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到底在说什么?”黑崎一护大叫,“什么叫做露琪亚现在在监牢之中等待死刑!”

    没有挫折,就无法成长。

    没有压力,就无法前行。

    黑崎一护,此刻的你太过弱小。

    弱小到连在尸魂界掀起混乱都是做不到。

    这样的你,该如何帮助我救下露琪亚呢?

    罢了帮助你成长这种事,朽木白哉没有完成,就让我来帮助你吧。

    “你还不明白吗?”楚歌看着黑崎一护,“你,害死了露琪亚。”

    “什么?!”黑崎一护呆了半晌,连话都说不出来。

    随后他忽然看向了楚歌,“是谁,将她带回尸魂界的?”

    “赶过来的那个灵压,”楚歌没有回答黑崎一护,反而看向了另外一头,“是那个灭却师,名叫做石田雨龙的家伙的吗?”

    “回答我!”黑崎一护大喊。

    “是我,”楚歌淡淡地说出了这两个字,“接到尸魂界命令,将她带回去的,是我……”

    “铛!”

    楚歌的话音还没有落下,黑崎一护的斩魄刀就落到了楚歌的头顶,然后被后者挡了下来。

    “混蛋!”黑崎一护怒吼,“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你知道吗?在她借住在我家里的这段时间里,她几乎每天都会提到你,提到你那个时候有多执着,多认真……”

    “露琪亚她是,真的将你当成最要好的伙伴啊……”

    黑崎一护的咆哮声响彻了整个校园,“你怎么可以,带着她回去送死!”

    “送死?”楚歌冷冷地笑了起来,“你到现在还没有明白吗?”

    “根本就不是谁带她回去的问题!”楚歌单手用力,直接将黑崎一护弹了出去,“即使不是我,也会有其他人将她带回去!”

    他一脚他在屋顶的地面上,将整个地面踏裂开来,而楚歌趁着这股力量,直接将黑崎一护劈飞了出去,“你一天到晚吼得这么凶!你有没有想过,你才是害死露琪亚的凶手!”

    “你少来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黑崎一护在空中抓住了栏杆,止住了后退之势,他翻身爬上了天台,“你这样的家伙,根本不配成为露琪亚的伙伴!”

    他猛然冲了过来,巨刃举过了头顶,然后对着楚歌狠狠地劈了下来。

    “……”谁也没有想到,这巨大的刀锋,竟然被楚歌一只手被抓住。

    他仅仅是用掌心,就挡住了黑崎一护的锋刃。

    “这就是你的斩击吗?黑崎一护?”

    楚歌看着黑崎一护,他体内的灵压陡然迸发了出来。

    巨大的压力竟然直接将黑崎一护压得单膝跪在了地上。

    “这么弱小的你,该如何打倒我,为朽木露琪亚报仇……”

    “你,你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强大的灵压。”黑崎一护艰难地开口道,“我见过你战斗的,那个时候的你……”

    “我什么时候告诉过你,那个时候的我,就是全力以赴了?”楚歌眯着眼睛,看着黑崎一护,他能够感受到黑崎一护体内的灵压不断地攀升着,从四席的位置不断地向着三席攀升。

    真是可怕的家伙啊。

    仅仅是情急之下的反击,就能够让自己的灵压提升两倍之多。

    楚歌看着单膝下跪的家伙,微微感慨着。

    可是你连自己斩魄刀的名字都不知道,即使达到了副队长级别,又有何意义?

    “你想要拯救露琪亚,却连我都打不过,”楚歌的眼神如同刀锋,“你知道吗?在整个尸魂界护庭十三队之中,我隶属于十一番队,连席官都算不上,在我之上,还有二十席的席官,还有副队长,乃至于整个护庭十三队,还有十三个队长……你叫的这么欢畅,告诉我,除了叫,你还会做什么……”

    “我还会……砍你!”

    这个时候,更加庞大的灵压从黑崎一护的身体里迸发了出来,让他直接打到了五等灵威的程度,他一下子从地上弹了起来,斩魄刀弹开了楚歌的斩魄刀,在空中舞出了一道刀光,然后猛然砍向了楚歌的脖颈处。

    “锃!”

    一声从未有过的响声,在整个天台回荡。

    黑崎一护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斩魄刀。

    不过此刻,他的斩魄刀只剩下了一把刀柄。

    而楚歌的方向,楚歌的斩魄刀已经不再是普通的刀行,反倒是成了一把镰刀的模样。

    他怔怔地看着楚歌的斩魄刀,已经插在地面上,他自己被折断的斩魄刀的刀刃,仿佛不敢相信这一切。

    胸口有一点尖锐的痛楚传了过来,随后是鲜血洒出来的声音。

    所有的力量从那痛楚的地方被抽走。

    而后黑崎一护就昏了过去,不省人事。

    楚歌解开了始解,随手一挥,挡住了从而射过来的光箭。

    “石田雨龙是吗?”

    楚歌偏过脑袋斜眼看着石田雨龙,“你们灭却师怎么还没有死光啊……”

    “你!”

    *

    打败了黑崎一护,做完了本该朽木白哉做的一切,贯穿了黑崎一护的锁结和魄睡。

    如此,黑崎一护再回复自己的力量的时候,拥有的,就不再是沾染了露琪亚灵压的灵力,而是属于他自己的,力量了。

    至于石田雨龙,他不过顺手将他打晕了,让后者明白自己的实力差距之后,他自然会用上散灵手套。

    “我的工作做完了,剩下的是不是可以交给你了。”

    做完这一切,楚歌看着背后突然出现的几个人,淡然地答道。

    “额,千草君,”赶到这里的,自然是浦原喜助,“你下手有些重啊。”

    “是你告的密吗?”楚歌回过头,看着?屋雨问道。

    身上还沾着些许黑崎一护的血,再加上倒在他身旁的两个人,显得有些可怕。

    ?屋雨赶紧躲到了浦原喜助的背后。

    “千草君,不要这么吓小孩子嘛。”浦原喜助答道,“不过千草君,你为何要将黑崎君的要害伤的这么重?虽然我知道千草君将所有的罪责都揽到自己的头上是为了激励对方,不过这样一来,让我处理得很棘手啊。”

    “额……”楚歌一时语塞。

    他也不可能告诉浦原喜助,自己只是按照漫画剧情,给的黑崎一护的激励吧。

    “那,能治好吗?”

    “没问题,”浦原喜助拍了拍胸膛,“交给我就好了。”

    “如此甚好,”楚歌暗自松了口气,“我还有事,那么,回聊。”

    说完这句话,楚歌就消失在原地。

    浦原喜助在背后挥舞着折扇,“慢走哦,千草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