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出逃
    ,!

    朽木露琪亚和千草楚歌一并,被碎蜂带回了尸魂界。

    不过这已经是五天之前的事情了。

    原本楚歌以为自己会受到尸魂界最严厉的制裁,可是没有料到的是,最后的结果仅仅是被带回到队舍之中软禁罢了。

    这让楚歌楞然了很久都没有回过神来,后来才从十一番队的某些人的闲聊之中得知了一件事。

    原来碎蜂并没有将他袭击邢军的事情报告上去,所以上面也并没有将他进行判罪。

    对外而言,自己仍然是一个只有三等灵威,十一番队的小虾米。

    死神的灵压,并不是无时无刻都释放到极致的,只有在战斗之中,死神才能够准确地感应到对方的灵压大小。

    否则蓝染那可以轻易压制破面的灵压,早就被尸魂界发现了。

    望着窗外的景致,最远处是队长召开集会的地方,那是一番队的队舍,下方是尸魂界的大监牢,几乎所有犯了错的死神,都会被收监在里面,包括露琪亚。

    碎蜂没有揭发自己。

    想来最大的原因是因为她被一个没有席官的家伙逼迫到那样的位置,说出来,自己虽然会受到惩罚,但是她的地位也彻底完蛋了。

    对她这样高傲的女人来说,名誉比惩罚自己更重要得多,况且她知道,一旦回到尸魂界,解除了限定,自己是没有办法抗衡她的。

    所以,自己的小命留了下来。

    但是为什么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因为最终,露琪亚还是进入到了尸魂界之中,落入了蓝染的掌控。

    自从自己的进入,带来的蝴蝶效应也越来越大,尸魂界在大虚出现之后的反应,快得超出了想象,而且来到现世的,竟然不是白哉,而是碎蜂。

    那么接下来了,黑崎一护能否即使赶到尸魂界阻止行刑,救下露琪亚?

    楚歌沉默了一下,就站起了身子,与其坐以待毙等着事情的发生,还不如自己想办法来救下露琪亚。

    不过不是此刻。

    仅凭他自己的力量,是没有办法在重重护庭十三队的掩护下,带走露琪亚的,除非自己能够这么短短能够达到银甚至蓝染的地步。

    所以他只能够等待着,等待着黑崎一护他们潜入到尸魂界,制造混乱之后,自己才有机会救出露琪亚。

    不过在此之前,他必须要首先变得更强才行。

    在漫画之中,即使是黑崎一护这样的主角,都不得不学会了卍解才拥有在众队长之中,劫走露琪亚的力量。

    自己,恐怕也必须要……

    房门被拉开了。

    楚歌的思绪被拉了回来。

    进屋的,却是他所在班的班长。

    荒木飞吕彦。

    他端了些食物,进了屋舍。

    “吃饭了。”

    他招呼了一下在床边的楚歌,将食物放在了桌上。

    “我听说你那个朋友,今天已经被判处了死刑,会在一个月之后执行。”

    楚歌没有回头,但是一股难以想象的压力,陡然压在了荒木飞吕彦的身上。

    那像是一座山岳一般,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你……你冷静一点……”荒木努力地开口,“你即使现在再生气,也没有任何办法不是吗?”

    这灵压转瞬即逝,楚歌回过头来,看着荒木,没有说话。

    这家伙怎么回事,不过去现世了几个月的时间,灵压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即使不始解,都像是吃人的猛兽一般。

    荒木飞吕彦擦了擦额头渗出的汗水,对楚歌说道,“你也别太泄气,我知道你也已经努力了……”

    “护庭十三队都传开了,听说你为了朽木家的大小姐,和邢军大打出手,虽然邢军那边不肯承认这件事,但是所有人都认为你是无……哦不,努力的人。”

    “你,”楚歌看了荒木很久,才开口说道,“是在安慰我吗?”

    “我?”荒木哈哈大笑着,“我怎么可能安慰你呢……”

    说完这句话,荒木飞吕彦似乎也觉得不大可信,“其实,你也不用将我当成敌人,我俩都是被荒木家欺负的人,何必再争锋相对,而且相比较于你,我或许是荒木家更加讨厌的存在,毕竟你对于他们只是面子上的损耗,但是我,却是实实在在能够真正威胁到他们的存在……”

    看着楚歌即将翻起的白眼,荒木赶紧解释道,“你别在那里做出不屑的表情,我虽然实力不行,但是我却是除了宗家以外,唯一合法的继承人,所以宗家不知道这么多年暗地里想要杀死我多少次了……”

    楚歌叹了口气,站起了身子,来到了荒木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真是太蠢了。”

    “啊?”

    “不过,谢谢。”

    楚歌低声说道。

    “哈哈哈,你不用……”荒木还没有说完,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楚歌收回了手刀,然后从荒木的怀里掏出了钥匙,“还有就是,抱歉,回来请你吃朽木家的甜点。”

    既然是软禁,那么斩魄刀就不会上交到十一番队之中,而是由组长保管,也就是说,楚歌的斩魄刀此刻正在荒木飞吕彦的宿舍之中的。

    这一点,楚歌真需要感谢邢军并没有将自己的事情报告上去。

    距离露琪亚行刑还有一个月,距离黑崎一护他们到来还有十天左右,这段时间,他必须要尽快地变强。

    不过好在,他的是一把妖刀,变强的手段,也极其地简单,那就是不断地获得妖力就行了。

    “所以,飞廉,接下来,我需要怎么做?斩杀更多的妖怪?”

    楚歌拿到了自己的飞廉,和体内的妖怪的联系再一次明晰了起来。

    “不,”飞廉答道,“你需要更强大的妖力才行,找一把比此刻的铁碎牙更强的妖刀吧。”

    比铁碎牙更强大的妖刀?

    队舍的外面,楚歌走在路上,巡逻的人员认识楚歌的并不多,楚歌也并没有上通缉令,所以一时间也没有人找他麻烦。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没有麻烦了。

    他的地狱蝶被收走了,而回到现世,如果没有地狱蝶的带领,很可能会出现迷失在断界的情形。

    楚歌在护庭十三队没有朋友,但是朽木露琪亚却不是,至少,她还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伙伴。

    楚歌想到这里,人已经来到了六番队的队舍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