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和二番队队长的第一次战斗
    ,精彩小说免费!

    楚歌和碎蜂的战斗只持续了短短的数十秒钟,就对整个街区造成了极大的损坏。

    碎蜂看着楚歌的始解,并没有说话,反而开始向尸魂界的技术部门发令。

    “听得见声音吗?”

    “是,碎蜂大人。”

    “将我周围半径三百之间内的空间冻结。”

    “额,是。”

    随后,碎蜂才抬起头来,看着楚歌,看着他右手延伸出去的虚无的大手之中,握着的镰刀。

    “这就是你的始解?”她冷冷地说道,“你真以为你答应了我几个不成器的手下,就已经可以无视整个尸魂界了吗?”

    斩魄刀在碎蜂的手里展开,释放出蓝色的灵压。

    “我会让你看见,你这样的连队长都没有见过的吊车尾死神,和尸魂界最强的队长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尽敌螫杀!雀蜂!”

    碎蜂的始解和一般的斩魄刀始解不同,解放后的斩魄刀反而更加细小,变成了一个指套,戴在了右手中指上。

    她看着楚歌,神色冷漠,“吊车尾,我劝你一句。”

    “快逃吧,至少也让我享受一下,猎杀的乐趣。”

    说完这句话,她的身影陡然消失在了楚歌的面前。

    反而是楚歌此刻的面色淡然,他忽然抬起了手,镰刀在空中舞出了一道黑色的光芒,直接点在了虚空中的一处地方。

    “铛!”

    巨大的碰撞声陡然响起,空气陡然被巨力推着想远处奔袭而去。

    碎蜂的身影陡然出现在了空中,她的雀蜂被镰刀的尖锐准确地点中。

    她的面色露出难以想象的神色。

    巨力涌来,竟然让她无法再空中保持稳定,只能够被楚歌的镰刀推动着,向着地面压了下去。

    “轰!”

    地面被炸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楚歌站在坑洞前,“我说过了,即使技巧不同,我也能够用另外一方面来弥补。”

    “不可能!”

    碎蜂一声大吼,她再次身体移动了起来。

    瞬步是隐秘机动部门的看家本领,而碎蜂则是军团长,所以她的速度,可以说表面上冠绝于整个护庭十三队。

    一个闪身,恼怒的碎蜂就出现在了楚歌的身后,中指的雀蜂闪动着难以想象的寒光,向着楚歌的后颈刺了过去。

    但是下一刻,楚歌的身影陡然消失,冰冷的镰刀已经横在了碎蜂的脖子之上。

    “我说过了,你的瞬步,不管用。”

    冷光闪动的瞬间,碎蜂陡然按在了镰刀的刀面,整个人顺着向上一条。

    楚歌的另一只手直接抓住了碎蜂的脚踝。

    在半空之中,这个较小的女人灵活的不可思议,她身影一缩,另一只脚直接踢中了楚歌的手腕,让楚歌无法再继续捉住自己。

    但是脚上的触感刚刚传递到碎蜂的脑海中,楚歌的身影再次消失,出现的时候已经是碎蜂的头顶。

    镰刀的黑影遮挡了天空中的烈日,在碎蜂的视网膜之中,留下了一道黑影。

    “唰!”

    血撒了一地,碎蜂的身影出现在了十多米远的空地之上。

    她捂住自己的手臂,在那里有一条颀长的伤口,不停地向外渗血。

    “那不是瞬步!”

    碎蜂看着楚歌,大声地说道,“瞬步不可能没有任何的灵压波动!小子,那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和瞬步的速度相差无几。”

    “而且你的灵压明明只有副队长级别,怎么可能拥有这样的力量!”

    “隐秘机动队总司令官,邢军军团长,二番队队长,碎蜂大人,”楚歌一字一句地说出碎蜂的称号,“你难道只注意到了我的灵压大小吗?”

    “什么?”碎蜂一愣。

    “你别忘了,”楚歌看着碎蜂,淡然地说道,“队长级别的死神进入到现世的时候,是需要进行限定的,而限定的程度是八成……”

    他举起自己的镰刀,“你如今的灵压只有原本的五分之一,你觉得你还剩几等灵威……”

    “什么?”碎蜂面色一寒,“你到底是谁,竟然将这个都算在了里面。”

    “抱歉啊,”楚歌感受了一下自己的斩魄刀,“我原本也想回答你的问题,但是我的始解终究是一个灵压消耗大户,虽然我刚刚提升了自己的灵压,但是也经不住这么损耗……”

    “我还是趁现在,就解决你吧。”

    楚歌抬起了手,镰刀在楚歌的灵压作用下发出了微微地颤抖。

    看不穿楚歌的动作,灵压在限定情况下也无法超过对方。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碎蜂的面色越发地冷峻。

    但是下一刻,碎蜂和楚歌的面色陡然都发生了变化。

    碎蜂的身影陡然消失在了楚歌的面前。

    “你敢!”

    楚歌大喝,身影跟在碎蜂的身后,镰刀发出了怒号,无数的风刃在楚歌的身后凝聚,仿佛下一秒就会撕碎碎蜂一般。

    可是这个时候的碎蜂,竟然丝毫没有在意背后汹涌的杀意,她只是用瞬步,抢在楚歌之前,出现在了一个角落。

    镰刀紧跟着碎蜂的身影向下劈了下来,但是在距离碎蜂额前1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碎蜂身后的地面尽皆碎裂。

    碎蜂的手中已经出现了另外一个身影。

    “你砍过来吧,”碎蜂的雀蜂刺到了那个身影的脖颈处,“我想看一看,到底是你的镰刀快,还是我的雀蜂快。”

    镰刀剧烈地颤抖了起来,镰刀的背后,楚歌的面容仿佛一头暴怒的狮子。

    但是他终究没有将镰刀挥下去。

    因为在碎蜂手里的……

    是露琪亚。

    镰刀猛然向后挥去,直接将一条街道劈成了两半。

    楚歌看着露琪亚,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朽木露琪亚,你是不是蠢货!”

    “你才是笨蛋!”露琪亚不甘示弱地吼了回去,“难道我可以任由你释放这么夸张的灵压而不过来看一眼吗?!”

    “换做是你,你会袖手旁观吗?”

    声音弱了下来,楚歌的神色却呆滞了一瞬。

    因为她发现,露琪亚说的没错。

    不管是他,还是露琪亚,都不可能任由对方和别人如此激烈的作战,都不来看一眼的。

    “没想到,你躲在这里,朽木露琪亚。”碎蜂低声说道,“你知道之所以这一次会抓千草楚歌回去,皆是因为要拷问你的下落啊。”

    “什么?”露琪亚面色一呆。

    “而他之所以如此拼命地战斗,不惜和一个队长开战,也是为了不回尸魂界,透露你的信息吧。”

    碎蜂抬起头来,看着楚歌,“死神,你从一开始就猜到了这事情的真相是不是,否则你没有理由直接对邢军拔刀相向。”

    “是这样吗?”朽木露琪亚看着楚歌,“回答我啊!”

    “哎。”

    楚歌看着露琪亚,解开了始解。

    “千草楚歌!”露琪亚大吼道,“你真是个笨蛋,难道你不知道违抗邢军是多大的罪吗?”

    “他当然知道,”碎蜂答道,“他应该还知道,这个罪责是大不过擅自将力量借给凡人的禁令的。”

    “……”露琪亚的语调柔了下来,“你,真是个,笨蛋。”

    楚歌抬起头来,不再看露琪亚,而是看着碎蜂,“露琪亚是朽木家族的,你只能够带回尸魂界进行审问。”

    碎蜂看了一眼楚歌,“你果然是白痴,袭击队长,这罪责可比过继力量给凡人大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