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速度之争
    “这是什么东西?”

    梅定敏盛看着这把突如其来的巨大镰刀。

    “这不可能是卍解,不可能有这种程度灵压的卍解,这还是,始解?”

    楚歌没有答话。

    镰刀一弹,竟然直接将梅定敏盛的巨斧弹了回去。

    梅定敏盛惊疑不定地看着楚歌,随后笑了起来,“即使你拥有两种不同的始解,但是我们之间的差距,仍旧存在,你的灵压和步伐永远都不会超过我……”

    他脚下一闪,瞬步瞬息间就带着他来到了楚歌的身旁,巨斧在他的瞬步加速下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斩向了楚歌。

    “幸运的女神不可能第二次垂青你……”

    话音还没有说完,梅定敏盛自己都愣住了,因为他发现自己手里斩魄刀落空了。

    没有斩魄刀之间撞击的触感,没有斩进血肉的鲜血淋漓的油腻感。

    巨大的惯性甚至带着他向着背后转去。

    阴影陡然遮挡了头顶。

    梅定敏盛猛然抬头,发现那个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来到了他的头顶。

    巨大的镰刀覆盖了他眼帘之中的天空。

    而他,竟然完全没有觉察。

    “我的斩魄刀的力量是风……”

    “嘶~”

    血肉被直接撕裂开来,楚歌举着镰刀,带着刚刚割出的鲜血落回了地面。

    “所以这天地间所有的风,都会是我的力量……”

    “什么……”

    血撒了一地,梅定敏盛捂住的伤口怎么都止不住血。

    “我的速度比不上你的瞬步,但是只要你有动作,就会产生风,而风在产生的瞬间就会将你所有的信息告诉我……所以当我始解的时候,无论你有多么迅速,你都不可能斩得中我……”

    “这种事情……”他向前走了几步。

    楚歌已经解开了始解。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存在……”

    “咚。”

    梅定敏盛轰然倒地。

    楚歌走到了雷击刃前,将它举了起来。

    “我说过了,死神之间的战斗,并不仅仅是比较灵压的高低,否则两人打什么打,直接比较一下灵压认输就好了。”

    刚才的始解耗光了自己的灵压,将雷击刃死死地握在手里,楚歌的面色并不好。

    不仅仅是胸腹间的伤势。

    “飞廉……”楚歌低声说道,“仅仅是四席啊,就将我逼到了这个地步。”

    “前方的路,太漫长了。”

    楚歌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将灵压恢复,胸腹间的伤口用简单的药处理了一下。

    楚歌的灵压虽然能够帮助血肉之躯恢复伤势,但是面对同样是高浓度灵子组成的死神肉身,只学过半吊子的恢复术就不那么好用了。

    幸好走之前找浦原喜助要了些止血药,此刻正好派上了用场。

    他看了看远处的山脉,似乎又烟雾从山的深处升了起来。

    不详的预感在心里生成。

    “难不成那几个家伙,并没有等自己就自己冲上去了?”

    “这几个笨蛋……”

    楚歌一个闪身,就消失在了丛林的深处。

    在他离开后不久,一个身影出现在了梅定敏盛倒地的地方。

    他穿着邢军的衣服,查看了四周的环境,随后拿出了对讲机。

    “有死神阵亡,准备好队葬吧,死者是……”他似乎翻看了一下梅定敏盛的衣服,“十二番队的四席,梅定敏盛。”

    “好的,”那头低声说道,“还有什么吩咐吗?夜一大人。”

    没有了,取下了面罩的死神,露出了年轻的夜一的模样,“我只是经过这里,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待会派其他人来处理吧。”

    “是。”

    她抬起了头,看向了楚歌离去的方向。

    是那个方向吗?

    真是一股奇怪的灵压。

    *

    楚歌自然不知道此刻的他,与一个名人擦肩而过。

    他赶到先前戈薇所在的位置,却发现已经人去楼空,他不由再次暗骂了一句,向山上跑去。

    里陶鬼婆想要用泥俑复活桔梗,控制其成为自己的傀儡,最重要的一个途径就是灌注进桔梗的灵魂,但是桔梗的灵魂已经转世成为了戈薇,所以里陶鬼婆会抢走戈薇,利用特殊的药水将戈薇的灵魂逼出来,进入到桔梗的身体之中。

    等一等……

    楚歌愣在当场,他忽然发现了一个巨大的bug,那就是,据他所知道的尸魂界,或者是死神的世界之中,灵魂是没有转世一说的!

    死去的人,要么滞留在现世成为虚,杀了无数人只会被拉去地狱,要么就是被死神魂葬,进入到尸魂界之中,经过漫长的岁月之后,重新化为灵子,滋养整个尸魂界。

    那桔梗的转世戈薇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两个世界,为什么会如此的截然不同?!

    楚歌觉得自己踏入到了一个巨大的泥潭之中,这个泥潭里蕴含着两个世界的秘密,巨大的秘密,几乎可以颠覆一切的秘密。

    他有这样的感觉,若是他能够解开谜团,就能够解开妖怪为什么会在现代几乎灭绝的秘密。

    就在楚歌呆滞的时候,远处陡然传来了剧烈的灵魂波动。

    这灵魂波动之中带着浓郁的怨念和不甘,而这灵魂又是如此的强大,即使相隔如此之远,楚歌都能够感觉到一股压迫感迎面扑来。

    桔梗?!

    他猛然抬起了头,看向了怨念升起的地方。

    一个箭步,就消失在了原地。

    怨念升起的地方并不远,楚歌赶到的时候,刚好看见桔梗将里陶鬼婆化为了灰烬。

    这个妖怪,窥伺能够保护四魂之玉的巫女的灵力,却没有想过,能够守护四魂之玉,打退诸多邪魔妖怪的存在,又怎么会如此容易被控制住。

    “犬夜叉,我好恨,为什么你还活着,你不是应该被我封印了吗?”

    充满怨恨的桔梗,却是一口气道出了自己和犬夜叉的恩怨情仇。

    这也是他俩人之间的秘密,连她妹妹阿枫都不知道的秘密。

    他俩原本就是情侣。

    因为情侣,所以相杀之后才会拥有如此之深的怨气。

    不过在讲述的过程之中,却出现了一个让所有人都疑惑的局面。

    桔梗之所以会封印犬夜叉,全在于犬夜叉先偷袭自己,并且当她的面抢走了四魂之玉,可是身为主角的另一位犬夜叉却全无这样的记忆。

    一时间疑团丛生,直到一声咳嗽打破了僵局。

    “我说,我是不是有告诉过你们……”

    楚歌缓步走到了犬夜叉身旁,猛然大吼道,“要在原地等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