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苏醒的犬妖
    ,精彩无弹窗免费!

    像是手雷在远处炸响,不过炸出来的是一条超过十多丈的巨大怪物。

    百足妖妇!

    这个时候的她似乎已经恢复了先前的伤势,甚至连大小都比先前大了好几倍的样子。

    她横着一扫,就将周围数米的村民都扫了出去。

    那些村民摇摇晃晃地向着远方飞去,摔倒了地上,楚歌甚至听见了他们手脚断掉的声音。

    他紧了紧手里的斩魄刀,嘴角笑了起来,“看起来很精神嘛,真希望你的妖力也有十足地成长。”

    在犬夜叉的设定之中,向百足妖妇这样的妖怪,一直属于炮灰类型的,且不说后期的奈落这样的智慧型boss,连奈落的一些小弟都远远不如。

    所以楚歌对于能否收拾这只百足妖妇,并不是很担心。

    但是显然其他人并不如楚歌这般有信心,村民们疯狂地将手里的箭矢射向那头怪物,可惜并没有一支箭矢能够刺穿怪物的身体。

    怪物扭动着,破坏着,不仅不断地弄断树林里面的参天大树,不断地将村民抛向天空,在扔到地上。

    枫婆婆匆忙地带着幸存的村民去检查被扔出去的人的伤势,一时间,竟然没有人能够阻挡着百足妖妇的威势。

    戈薇直愣愣地站在楚歌的身后,似乎仍旧没有反应过来这个眼前的巨大怪物是什么存在。

    “喂,我说,”她拉了拉楚歌的衣角,“那个怪物,好像,好像……”

    不过还没有等楚歌回答,已经有人先出了声。

    “快,快把四魂之玉,给我!”

    嘶哑的,苍老的女人的声音在一瞬间就唤醒了戈薇原本想要忘记的最深沉次的梦魇。

    “是那个,是那个枯井里的……”

    “你反应太慢了。”

    楚歌随口答了一句,整个人猛然以蛇形向前冲去,跑到了百足妖妇身前的时候他猛然一跃,跳出了三米多高,和百足妖妇平视。

    “你的妖力,给我……”

    刀光一动,直直地向着百足妖妇的脖子切了过去。

    但是下一秒,一个巨大的黑影陡然出现在了楚歌的视野之中。

    “我擦!”

    楚歌刚来得及将刀身横挡在自己的腰肋,就被百足妖妇的尾巴扫了出去。

    身影迅速地变小,这巨大的力量不知道将楚歌扔出去数十米的距离。

    百足妖妇回过头来,看着戈薇,忽然张开了嘴,露出了她属于妖怪颀长的獠牙。

    “我的四魂之玉!给我!”

    血盆大口用在百足妖妇身上一点也不为过,因为百足妖妇真的如同蛇一样将自己的嘴巴张开了180°,而这样的血盆大口在戈薇的眼前越来越大,仿佛下一秒就要将她吞进去了一般。

    这个时候的戈薇的身体,表现出了和她迟钝的反射弧截然不同的矫捷,她一个转身,就跳出了快两米的距离,然后用尽自己浑身的力量猛然吼道,“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这一声吼叫,响彻了整座森林,也叫醒了某个一直沉睡,也必将继续沉睡下去的灵魂。

    在没有人注意到的地方,那个被绑在御神木上的白发少年的心脏微微地响动了一下,然后有力地持续地响了起来。

    少年的嘴角上扬,他的眼睛还没有睁开,但是手上的尖锐的指甲却已经伸张开来了。

    有风刮了起来,将少年的白发吹得猎猎作响。

    “我闻到了,是杀我的那个女人的气味……”少年的声音充满了怨念,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越来越接近了……就在……”

    话音没有落下,一个身影已经扑进了他的怀里。

    他愣住了,因为扑鼻而来的,是那个熟悉而陌生的味道。

    “救我!”少女在那里大叫,她躲在长耳朵的少年的怀里,不敢回头,就好像鸵鸟将自己的脑袋缩进了沙子里就不会有事一般。

    “我说桔梗,不是吧,”忽然,有声音在她头顶响了起来,“百足妖妇这样的杂碎都能让你这样的困窘,是因为你太老了,老得动不了了吗?”

    戈薇茫然地抬起头来,看着原本好像雕塑的少年竟然已经睁开了眼睛,邪意地看着她,那目光好像,他们早已相识一样。

    不过少年并没有等戈薇回话,“不过没关系,那种杂碎,我一巴掌就能够呼死,你只需要帮我把我肩头的箭拔掉就行了。”

    少年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自己的肩头,随后露出了些许痛楚的表情。

    “你为什么不能自己拔掉?”戈薇忽略掉了少年的称呼,下意识地问了另外一个问题,因为本能地,她觉得这件事似乎有什么不太好的后果。

    “女人!我让你拔就拔!你为什么这么多话!”

    就在两人说话的同时,百足妖妇已经来到了戈薇的身后,她的嘴里的腥臭味似乎已经能够随着风传到了戈薇的鼻子里。

    下一刻,一道银光从天而降,刀光划破了时空,直接刺穿了百足妖妇相对柔弱的头颅。

    楚歌的双脚踩在了百足妖妇的后背,将她踩向了地面。

    妖力顺着斩魄刀逆向流进了楚歌的身体里,再以莫名的方式转化成为了灵压。

    楚歌深深地吸了口气,感受着灵压在他体内流转的感觉。

    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体内灵压明显地流动的感觉。

    那种感觉,就好像上辈子在烈日下喝下一口冰冷的可乐;好像在寒冬饮下了一口热汤;好像久旱的土地,迎来了第一次雨水……

    楚歌兴奋地抬起了头,然后呆了半晌。

    他指了指戈薇,问道,“你手里的,是什么东西?”

    “箭矢。”戈薇很认真地答道。

    “我当然知道是箭矢!哪里来的!”

    他的提问不再需要回答,因为一声疯狂地笑声回答了他。

    “哈哈哈哈,白痴女人!我又自由了!”

    “白痴,快躲开!”

    两个声音同时响了起来。

    戈薇神色一愣,随即腰间传来剧烈地疼痛,有猩红的东西洒了出来。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飘了起来,然后向着远处落了过去。

    (这是,我的身体里的血?)

    戈薇神色有些惶然地看向和她一起飘起来的鲜血,以及在血中,闪烁着紫色光芒的球体。

    (这是,什么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