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四章、你太丑了!
    第八百七十四章、你太丑了!

    冲击波所过,生机断绝。

    方圆数百公里陷入了一种绝对的宁静。

    没有虫鸣鸟叫,没有那些幸存的野兽惊恐的嘶吼,没有人魔两族金铁交击的声音,没有惨烈的厮杀叫喊,就连那伤者躺倒在地上凄惨哀嚎的声音也消失不见了。

    除了那飘荡在半空之中的几个人族,整个世界空荡荡的,唯有那难以切割的风声在耳边在心头回荡呜咽。

    李牧羊的长发飞舞,衣衫飘荡,双眼若有所思的审视着面前的崔小心。

    破解了自己的《困龙升天》,与她而言好像只是一桩微不足道的事情。

    她越是表现的轻松,让他们这边也就越发的心头沉重。

    太叔永生在危急关头抱起了陆行空,不然的话,被落在地上的陆行空已经被那劲气给斩两段了。

    赢无欲也是心有余悸,一国之师,百年修为,竟然在魔王面前如此的束无无策。

    此魔实在是太过强大了,每一击每一式都云淡风轻,但是却又伤害力惊人,让人难以与之抗衡。

    最最要命的是,它的招式都是无解的。

    譬如人族神技功法,大多数是由前人一次又一次的磨砺感悟出来的。有名称、有招式、也有一定的运行规则和轨迹。

    要知道,遵循的规则越多,破绽也就越多。

    当然,实力越高的人能够看出来的破绽越多,实力低的人是看不出来或者看出来很少的破绽。

    高级修者利用规则,低级修者遵守规则。

    魔族功法虽然也是靠魔族的天才去体会去感悟,去经受各种痛苦的磨砺,打磨自身的身体去修行----

    可是,魔族更擅长的是使用自然之力,是与天地,与自然的沟通。

    特别是魔王,身在深渊之地,又有红月普照,有着近乎不死的生命,以及源源不断的深渊毒气的供给。

    在这数万年时间里面,就算是什么事情都不做,吸纳的深渊之气也能够让它成为世间最强大的王者,成为一个让人难以轻视的怪物。

    更何况能够成为深渊之主,又岂是易与之辈?

    李牧羊也在找魔王的破绽。

    就像是他刚才破了黑星祭司的星辰大阵一般,他不信一个人的招式没有破绽。

    只是你还没有找到而已,只是你还不够强大而已-----

    “是的,不够强大-----”李牧羊在嘴里咬牙切齿的想着。“想要在短时间内提升实力,那几乎是不可能持事情-----特别是到了他们这样的境界,前行一步更是难如登天-----”

    “可是,倘若不能够提升实力,就找不到魔王的破绽----就没办法将这个魔王给杀掉,将这百万三眼恶魔给驱逐出花语平原-----”

    现在,他和星空院长太叔永生,以及孔雀国师赢无欲这两位世间一等一的强者来联手与之一战,尚且不能占到任何便宜----

    而且,李模样心里非常清楚,时间拖的越久,对人族越是不利。

    虽然李思念正率领着数百佛门高僧诵经来驱逐这花语平原里面的深渊毒气,但是效果却并不明显。这深渊毒气是百万魔族一齐施放,而且不是一朝一夕就有如此厚的密度和范围。就凭这区区数百人又怎么可能与百万魔族相抗衡?

    毒气不净,人族的呼吸就是个问题。在这花语平原里面呆得时间越久,人族死亡人数就越多。

    有很多人族的死亡不是被魔族所杀,而是被毒气给生生毒死。

    李牧羊化龙时在高空护法四处支援,对人族现状了如指掌,也心急如焚。

    再不想出解决之法,人族大军就要灭绝。

    军队都打没了,又靠什么去守护这兆亿人族百姓?

    “李牧羊,原本我对你还抱有极大的期待----甚至畏惧。毕竟,数万年前,便是那头黑龙重伤于我,导致那次深渊族损失惨重,落魄而逃。数万年之后卷土重来,仍然将你们龙族视为大敌,甚至还特意去夺了邪月祭司的记忆海,找到了崔小心这样一个与你而言特殊的女子-----结果呢,你就是用这样的态度来迎接我?”

    「你就是用这样的态度来迎接我-----」

    听起来是在质疑,其实是在侮辱。

    魔王在侮辱李牧羊,侮辱这个曾经打败重伤过它的龙族-----你不尊重我,你没有好好修行,你没有让自己变得更强。

    你这样的对手-----让我觉得很无趣很寂寞。

    “我说过,我不是那头黑龙----”李牧羊声音坚定的说道。

    “用这个来逃避自己必须要背负的责任?”

    “不,我要对你说的是-----数万年前那位黑龙前辈能够做到的事情,我现在也同样能够做到----”

    “就凭你?”崔小心的嘴角浮现一抹笑意。“就凭现在的你?”

    说话之时,崔小心的身体突然间出现在了李牧羊的身后,一把掐住了李牧羊的脖颈。

    正如她刚才捏住了陆行空的脖颈一样。

    轻轻松松,随手而为。

    诡异的是,那个和李牧羊说话的崔小心仍然站在他们的面前,笑容妖艳,仿佛她从来都不曾离开过。

    她也确实没有离开过,因为现在众人的面前出现了两个崔小心,也就是说有两个魔王-----

    一个魔王正笑容灿烂的与李牧羊说话,另外一个魔王却凭空出现,一把捏住了李牧羊的脖颈。

    不带起一丝劲气,也没有任何的真元流露,就连冷风拂过身体的感觉都没有。

    仿佛她就应该在那里,早就已经那般的捏住了李牧羊的脖颈。

    分身错影!

    这种身法人族也能够做到。

    可是,当你分身的时候,自然会有幻影,自然会有真气的流动,甚至还会不小心的泄漏出杀机。

    魔王做起来却是毫无破绽。

    你甚至分不清楚哪个魔王是真哪个魔王是假,仿佛世间原本就应当有两个魔王-----

    “就凭现在的你?”崔小心笑容柔媚,在李牧羊的耳边吹气如兰,说道:“这样的你,可杀不了我----”

    “那你便杀了我-----”李牧羊狠声说道。

    “可是,我也不想杀你怎么办?”崔小心说道:“我是深渊之主,是整个深渊最强大的王。人族也渺小如蝼蚁,很快就会成为我深渊族人的口粮----可是,我怎么办?”

    “我不知道九天之上是不是有神族,我寻找不到神寻找过的痕迹-----倘若你也死了,这世间----该是多么的寂寞啊?”

    “李牧羊,你活着-----”崔小心声音诚挚肯切的说道:“你陪着我,我知道你喜欢崔小心,我可以做为你的妻子----我们在一起,我们长生不死----”

    “你-----”李牧羊的喉咙被卡住,所以说话起来有点儿艰难。“你太丑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m.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