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章 《星辰大阵》!
    第八百七十章、《星辰大阵》!

    一位是西风明月,一个是孔雀公主。千度和崔小心没有深交,却又知道彼此的存在。

    正如最顶尖的高手,正如最闪亮的星辰。世人皆知道他们的存在。

    最漂亮的美人也是如此。

    西风三明月原本就芳名远播,不仅仅西风帝国的人知晓,就是远在孔雀王朝的赢千度也有所耳闻。只是,那个时候的千度怎么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她们之间会有交集-----

    而且是因为一个男人而产生交集。

    崔小心在江南城与寒族少年李牧羊相恋,这件事情在天都传得沸沸扬扬,甚至让自己的族兄明镜司长史崔照云身死----这件事情自然也同样的传到了孔雀王朝。

    孔雀宫亦有西风明镜司这类的特殊机构,帮助孔雀皇族监察四海,巡视九国。千度贵为孔雀王朝长公主,未来的孔雀女皇,自然要对这些机构的职责以及所搜集汇报来的情报进行梳理检查。为的就是从小就培养她的大局意识,对自己的对手们了如指掌。

    那个时候的千度对崔小心只有欣赏,美人对美人的欣赏,别无其它。

    真正让千度对崔小心产生好奇心是从自己在星空学院学习认识了李牧羊开始,她对李牧羊有了好奇心,然后便想知道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很快的,有关李牧羊的诸多信息便到了她的手上。她也同样的知道了李牧羊和崔小心在江南城所发生的故事。

    因为千度的身份贵不可言,总是有一些不怀好意的人围绕在身边,想着有朝一日捅上一刀或者飞黄腾达。

    所以,孔雀皇族也不会随意让一个不清不白的人和她走得太近。

    然后,她和李牧羊的关系越来越亲近,甚至有‘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入骨爱恋之后,‘崔小心’这个名字在脑海里也就越发的清晰了-----

    她是李牧羊的初恋!

    是第一个让李牧羊明白情为何物的女生!

    这样的话,千度的心里就有点儿-----嗯,没有醋意,未来的孔雀女皇怎么会打翻醋坛子呢?

    就是有一点点的-----‘怎么就被她抢先了呢’这样的想法。

    可是,千度怎么也想不到的是,此生会亲眼目睹这样一幅场景:手无缚鸡之力却又娇艳诡魅的崔小心一只手掐着陆行空的脖子将他的身体高高的提起只需要稍一用力就能够将那个老人的脖子给扭成两截。

    崔小心疯了?

    这是千度的第一反应。

    她是李牧羊曾经喜欢的姑娘,而陆行空是李牧羊的爷爷,亲爷爷-----虽然爷孙俩人有些矛盾,长久以来不曾往来。

    但是,血浓于水,倘若崔小心当真杀了陆行空-----以后又将如何面对李牧羊?

    很快的,当她和崔小心的眼神对视,看到她那如血一样鲜红的眸子后,便知道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崔小主不是疯了,崔小心是入魔了----

    和自己之前的状态一样。

    李牧羊将自己救活过来,回到江南落日湖畔之后,也曾在自己的逼问之下说了一些自己入魔之后的状态。

    和此时的崔小心一模一样。

    李牧羊说夺了自己身体的是魔族三大祭司之一的邪月祭司,那么,夺了崔小心躯体的又是魔族的什么人物?

    “你是魔族?”赢千度盯着崔小心,一脸警惕的模样。

    “千度公主也来了------”崔小心咯咯娇笑出声,说道:“一个是他最宠的妹妹,一个是他最爱的女子,这下子,那头小龙不来也得来了-----甚妙,实在是妙不可言。”

    “放了我爷爷。”李思念再次怒声喝道。陆行空在他手里,他没办法与其用强,有种投鼠忌器的束缚感。

    “我若是不放呢?”

    “你------”李思念银牙紧咬,说道:“不放我陆爷爷,你就休想离开这里一步。这里是人族地界,数千人族高手很快就会赶过来,还有我哥哥李牧羊已经得到消息-----正要寻找你这魔头呢,没想到你自己倒是送上门来了,这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如此说来,此番相遇,倒是遂了双方的心意。”崔小心一脸魅惑笑意,出声说道。

    “你先把我陆爷爷放了----欺负一个老人算什么?有本事与我打上一场-----”

    “欺负一个老人?这位老人可不是谁都能欺负得了的-----不过,能够和思念小姐打上一场,我亦是非常期待的------不若这样-----”

    崔小心提着陆行空的身体突然间疾飞而起,朝着高空飞快的窜了过去。

    于此同时,大片大片的黑雾弥漫,将他们的躯体给包裹其中,让人看不到真实身影。

    “我在花语平原恭候俩位大驾。”

    “想跑。”李思念气愤之极,衣袖一甩,便脚踏莲花,急速无比的朝着那大团黑雾追了过去。

    “思念小心------”千度担心李思念一个人有危险,也赶紧纵身而起,跟在李思念身后朝着花语平原追了过去。

    身体疾飞的同时,又放出梦蝶给父亲传言,想来父亲得到梦蝶传音,率领人族大军前来助阵。

    占了崔小心身体的魔主修为实在是深不可测,李思念和千度追了一程,就在前面的花语平原失去了她的踪迹。

    李思念想到陆行空被魔王带了进去,银牙紧咬,对紧跟而来的千度说道:“千度姐姐,你快回去告知我哥哥-----我进去找那魔王。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害了陆爷爷。”

    “我跟你一起进去。”赢千度脸色阴沉,出声说道。

    “千度姐姐------”

    “牧羊在里面------”赢千度出声说道:“我感觉到了他的气息。”

    “什么?”李思念大惊失色,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哥哥在里面?他不会被那些恶魔给囚禁了吧?”

    “我的体内有牧羊的血----彼此靠近时,身体会发热-----我还能够感觉到他的气息-----以牧羊的身手,魔族想要捉他也难-----只是,现在魔王回来了,又有那黑星和风贼两大祭司,还有十八魔将数之不清的魔族高手-----我怕他一个人支撑不了太久-----”

    “可是------”

    “我已经梦蝶传音给我父亲,他知道了我们的行踪,定然知道如何行事-----”

    因为感受到了李牧羊的龙族气息,知道李牧羊也在这花语平原之中,一向小心谨慎行事稳妥的赢千度率先冲进了群魔乱舞的花语平原。

    崔小心见到赢千度冲进去了,自己也赶紧屏住呼吸,用佛家的《大明光金刚罩》护体,紧紧跟随在千度身侧。

    既然魔王有意引领他们进入这花语平原,隐藏行踪也是无益,索性就大大咧咧的施展神通闯一番这魔潭鬼域吧。

    --------

    李牧羊现在的情况很危险。

    被黑星和风贼两大祭司联手攻击,左冲右突,却像是陷入了芥子空间,无论如何也穿破不了那重重黑障。

    逃离不了,又突围不出,旁边是数之不尽的三眼恶魔-----

    “难道今日就要把小命给留在这里?”李牧羊心里悲愤的想着。

    今日原本只是想来打探一下情况,看看能不能寻找到魔王踪迹----李牧羊还没有想过要以一已之力来对抗整个魔族。

    怎么就进入魔族大本营被这百万魔族给包围了?

    李牧羊和邪月祭司交过手,以一打一就足够吃力,而且还因为他占了千度身体的缘故让自己颇为投鼠忌器,差点儿被他给取了小命。

    现在李牧羊以一人之力独战黑星和风贼两大祭司,虽然说典籍记载,邪月祭祀是魔主之下第一人-----真正的交起手来,李牧羊才发现,这两位也很难搞。

    风贼祭司因风悟道,所以这无处不在的风便是他的武器。

    那一股股黑风或变长刀,或幻利剑,或者万箭齐发-----

    又有黑星在一旁挥舞万千星辰,组成一个又一个的长阵来束缚李牧羊。

    一个用阵来‘绑’,一个用风来‘杀’。

    李牧羊在那星辰长阵之中,身法受到限制,活动空间极小,好几次被风刀所伤,风剑所刺,脸上身上伤痕累累,右臂之上还中了一箭,险象丛生,生命危在旦夕。

    李牧羊必须要星辰大阵给自己的控制,倘若再不逃离的话,等到它星辰之力越来越深厚,压缩空间越来越小,李牧羊被群星环绕,变成一具凝固的雕塑,然后被星辰大阵吞噬湮灭,或者被风刀风剑给一刀一刀凌迟割肉。

    李牧羊在星辰大阵里面右冲右突,拼命的将《行云布雨诀》给施展至极致。

    虽然在这星辰大阵之中,就算是极致的速度也远远不及外面。

    而且,李牧羊也发现了,这花语平原的深渊毒气对那些魔族有战斗加持的作用,却一直在消耗人族的精力。

    李牧羊在和黑星风贼两大祭司战斗的同时,还要凝神静气,用《清心咒》去驱逐这深渊毒气对自己的身体伤害。

    此消彼涨,应付起来自然更加吃力。

    嚓------

    李牧羊的左肩又被风刀给砍了一刀,鲜血狂飙,瞬间将身上的彩云衣给染红。

    倘若不是彩云衣为其挡下了大部份的伤害,怕是整个胳膊都要被那风刀给割下。

    李牧羊强忍疼痛,借此机会将那紧追其后的风贼祭司给甩开一些距离。

    李牧羊的脸上开始出现白色的鳞片,那些白色的鳞片就像是活物一般迅速向下蔓延,将他的整个身体全部都包裹其中。

    双手化作利爪,锋利的爪子闪耀着白色的冷光。

    李牧羊的身体化作一头白色小龙,沿着星辰大阵的内部轨迹疯狂的旋转,将身法给发挥到了极致。

    李牧羊瞄准大阵的东侧夹角,用他那又长又尖的龙角狠狠地朝着那个夹角撞了过去。

    轰------

    万千星辰炸裂,整个世界五彩斑斓。

    李牧羊终于脱离了星辰大阵的束缚,重新回到了------那仿若魔域一样的现实世界。逆鳞柳下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