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九章 辣手伤人!
    第八百六十九章、辣手伤人!

    娇花开出苞蕾还没来得及盛情绽放,骄阳刚刚露头还没来得及挥洒光芒,一个高手还没来得及使出自己最厉害的招式------

    就这么被人给擒拿住了。

    这种感觉很憋气,也很委屈。

    陆行空觉得自己才刚刚出招,《须弥枪法》最厉害的一招也是终极大杀招《寂灭时空》还没来得及使出来。

    他的脖子就已经落在了崔小心的手里,落在了深渊领主的手里。

    对方只需要稍微使力,别说是继续发招了,就是性命都难以保全。

    陆行空知道魔族领主很厉害,但是他觉得自己也很厉害,无论如何,大家也能够痛快的厮杀一场。无论是撕下他一块肉,还是断他一条手臂,就是在他身上划出几条口子-----也让其它的人族面对魔王时有着取胜的信心。

    毕竟,魔族领主也会受伤,也可以打败。也会死亡。

    可是,就这么结束了?

    “是不是很悲伤?”崔小心一只手掐着陆行空的脖子。那只手纤细、白净、骨节修长。那是一双极美极美的手,任何人看到都会忍不出发出赞叹的声音。可是,此时却掐住了一个老人的脖子。“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掌一国之权柄的陆行空也有如此软弱无力的时候?”

    “技不如人,有何悲伤之处?”陆行空狠声说道。脖子被紧紧的箍住,就像是一条离开了河水的鱼。胸腔里面没有任何的空气,仿佛很快就要缺氧死掉。“陆某死不足惜,只恨不能驱逐魔族,斩杀魔首,为我人族出一份薄力。”

    “确实可惜了。”崔小心轻轻的抿着薄唇,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陆爷爷堪称一代人杰,却就这么死在我的手上,我都替你感到惋惜。”

    “魔族也有惋惜之心?”

    “自然。”崔小心笑着说道:“无论是魔族还是人族,皆是天选之族,皆有七情六欲。有欢喜,亦有悲伤。譬如我看到春花秋月,竹海怒江,良辰美景,皆觉得内心欢愉。见到我魔族大军打破疆界,踏入花语平原,也觉得欣喜。可是,看到陆爷爷要死,而且是死在-----孙儿李牧羊曾经喜爱的女子手里,就觉得很难过。”

    “死便死矣,休想要挑拨我孙儿李牧羊和小心小姐的关系-----魔族之主,竟然寄宿于一柔弱女子之躯里面,可知羞耻?”

    “陆爷爷有所不知,小心虽然一芥柔弱女子,但是于我而言却有大用。首先,我要借其崔氏女郎身份以及样貌入宫,惠王一直对你不满,想来乐意被我控制驱使。其二,我魔族邪月祭祀占用了孔雀王女赢千度的身体,却最终为你孙儿李牧羊所杀----虽然他杀了邪月祭祀,但是自己也受伤破深,煎熬颇重。”

    “他要杀邪月祭祀,便要先杀了宿体方行----上一回他将那千度公主给救了回来,这一回,他要杀我,杀这崔小心-----到底是杀还是不杀?救还是不救?杀则违心,不杀则死。救则无能,不救无情。想来你那孙儿也不好过吧?”

    “真是可笑。”陆行空知道这魔王所说的都是事实。李牧羊与千度大战一场之后,然后两个人同时消失不见踪迹。他派遣大量高手前去寻找,最终仍然一无所获。那个时候,便是李牧羊带着千度前去救治的过程吧?李牧羊是龙族,而且是龙族之主,龙窟里面的奇丹妙药数不胜数,却如此费尽心力方能将那孔雀公主给救了回来,那这崔小心----怕是更加不易吧?

    “何来可笑?”

    “数万年时间过去了,魔族仍然畏惧龙族。”陆行空虽然被魔王掐住咽喉,只要这魔鬼稍微用力就能够了结他的性命,他也无畏无惧,一脸冷傲的模样,说道:“想来,数万年前,龙族将你们杀得溃不成军狼狈而逃让你们记忆深刻吧?”

    “确实如此。”崔小心倒是没有隐瞒,说道:“数万年来,深渊族所畏所忌者,唯龙族而已。却没想到的是,我深渊族退却之后,你们人族既然对龙族举起屠刀,致使世间再无龙族------数万年的准备时间,为的就是我深渊族再次与龙族决一死战。陆爷爷能够体会我此时的心情吗?”

    “-------”陆行空真是被气到了。这不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吗?若是龙族不死,这神州之地哪有你们肆虐的机会?怕是结界难破,更没有机会踏上我神州领土一步吧?

    “你们人族有句话叫做‘高处不胜寒’,又有‘英雄寂寞’之语,想来陆爷爷是能够对我此时的心情感同身受的。当然,倘若世间当真无龙族,虽然颇有遗憾,却也不失为一桩美容事。至少,我深渊大军不至被挡在长城以外,以花语平原为界而难以攻破防线-----”

    “你的孙儿李牧羊贵为世间唯一的龙族,总要全他足够的尊重和-----时间-----”

    陆行空冷笑不已,说道:“你与我一个将死之人说这么多废话,为的不就是想要诱我孙儿前来?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吧?”

    崔小心眉头微皱,沉声说道:“我确实想要将李牧羊引来将其击杀,可是,他不来的话,怕是陆爷爷更加伤心吧?”

    “劝你不要白费心机了。”陆行空沉声说道,已经做了必死的准备:“李牧羊不会上当的。”

    “至亲有难而不救,此不孝子。”崔小心等待不来李牧羊,也觉得有些百无聊赖了。和陆行空说话,原本就是想让拖延时间,给陆行空下属通知李牧羊来救的机会。现在李牧羊不来,再说这些也是无益。他的眼里红光闪烁,便欲捏断陆行空的脖子了结他的性命。

    陆行空是必死的,他不死的话,西风帝国便不乱。他要的是西风帝国乱成一锅粥,他要的是西风军力为已所用。

    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崔小心提着陆行空脖颈的手心闪现一团黑气,陆行空的脸色开始变得黝黑,然后从头部开始向下蔓延,继而是整个身体。

    “阿弥陀佛!”

    高空之中,响起大佛之音。

    当那声音传来的同时,万道金光而天而降,将大半个花语平原都笼罩其中。

    崔小心眼睛微阖,额头出汗,被那金色光线给照得全身刺激,难受之极。

    久住深渊,不见天日。他们对这种强烈的光照极不适应。

    而且,这金色光芒不仅仅是太阳之光,而是佛光-----

    光明和黑暗,这是天敌。

    佛光有着克制深渊之物邪恶毒气的天性。

    崔小心的手背上面也滋啦啦的作响,一团团白色雾气弥漫开来,看起来就像是要被那佛光给融化掉一般。

    从那手心中间钻出来的黑暗毒气乍一接触佛光,瞬间便消失于无形之中。

    陆行空原本变黑的脸色又迅速恢复如常。

    崔小心仰脸看天,高空之上,有十八尊大佛盘膝而坐,闭目诵经。

    每一尊大佛都金光闪闪,每一尊大佛都高耸入云。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到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

    他们念诵的是《观音心经》,原本就有焚化和洗涤之神通。

    佛音渺渺,从四面八方涌来,朝着耳眼鼻等七窍钻入,让这魔王头痛欲裂。

    十八尊大佛盘坐的圆心之中,一白衣女子缓缓降落。女子姿容靓丽,神情和祥,仿若佛子降临。

    女子的身体悬浮半空,衣衫猎猎,居高临下的打量着那崔小心以及崔小心手里提着的陆行空。

    “恶魔,放开我爷爷。”女子出声喝道。

    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金刚怒目,方能降伏四魔。

    女子目含煞气,声若金铁。

    此乃金刚伏魔之相。

    “李思念-----”崔小心虽然觉得全身的皮肤仿若要烧着了一般,脑袋里面也有无数只锥子在敲打,就像是要把他的头盖骨也给戳穿一般,可是,仍然是一幅优雅从容,清心玉映的可人模样。入魔前的崔小心清秀如水,端庄谨慎。而入魔后的崔小心则妖治艳美,魅惑诱人。“李牧羊没来,诱来一个李思念倒也算不虚此行-----”

    “放开我爷爷-----”李思念再次出声喝道。

    虽然她不算陆氏的嫡亲,身体里面更不曾有着陆氏的血脉。但是,她是李牧羊的妹妹,她视李牧羊为自己的哥哥,亲哥哥。

    李牧羊的爷爷便是她的爷爷,当初在天都之时,她便是这般称呼的。

    虽然后来陆氏被灭的真相被揭露,她也曾父兄之间的谈话中知道一些**,对陆行空的为人处事之道极其不耻-----但是,在这个生死关头,她仍然愿意站出来帮助他,拯救他。

    “小心-----”

    一道黑色身影由远及近快速掠来,那是慢了一步的赢千度。

    李思念和赢千度一大早就去李牧羊居住的帐篷寻人,却不见李牧羊的身影。两人心知不妙,朝着花语平原赶去的时候,李思念神识殿开,却说这边黑气弥漫,定有大魔,说不定李牧羊就在此地。

    李思念佛道双修,又是佛门之子,所以第一时间便赶了过来。

    赢千度大病初愈,一身修为尚未完全修复。再说,本身实力就不如李思念,反而晚了一步才赶到此处

    赢千度见到此前场景,惊呼出声,喝道:“崔小心,何故辣手伤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m.逆鳞柳下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