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六章 群魔环绕!
    第八百六十六章、群魔环绕!

    这双眼睛的瞳孔里面没有血水翻滚,但是充满了一种绝望的戾气。就像是曾经经历过很多极端悲伤的事情,积郁日久方演变成了如此这般模样。

    “它和其它的魔族有些不同。”李牧羊在心里想道。“或许曾经受过魔族的伤害,自己有机会说服他叛魔归人------”

    “你是谁?”那个抑郁患者三眼魔族沉声问道。他的声音没有任何情感,没有喜悦,更没有魔族习惯性的暴躁,它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久经世事的老人看遍冷暖人情。

    不管它的声音如何,至少她说的是人语,这让李牧羊喜出望外又心跳加速。

    高兴的是大家可以自由沟通了,紧张的是----凡是懂说人族语言的都是高阶魔族,至少是十八将以上的级别。因为这样的魔族可以去夺取人族的身体,然后盗取它们的记忆,最终拿来已用。

    面对这样一个恐怖的家伙,李牧羊心里偷偷想着的‘不能说服就干掉’的计划怕是不好实施了。一打起来天覆地覆的,整个魔族还不都被惊动了?

    “你又是谁?”李牧羊出声问道。

    “风贼。”魔族说道。

    “--------”

    魔族三大祭祀之一。李牧羊就知道自己的运气一直都不怎么好。

    李牧羊看着这个抑郁魔族,发现它的身体不及其它魔族那般的高大粗壮,反而干瘪瘪的,就像是风干的腊鸡,又像是被它们吸食了灵气之后的动物。

    难怪叫做风贼,风中小偷,看来是被风给吹干了。

    “我是相马。”李牧羊说道。“很高兴遇到你。”

    “你是人族?”

    “怎么会呢?”李牧羊笑着摆手。“人族可不这么认为。”

    “你长得像人族。”

    “这是我借用的身体-----”李牧羊心神一动,想到魔族的夺舍功能,说道:“我是相马,是邪月祭祀的弟子。”

    “嗯?”风贼那双没有生气的眼睛突然间生出一丝光亮,惊喜问道:“你有邪月祭祀的下落?他还没有死?”

    “我师父?他怎么会死呢?”李牧羊笑着说道:“师父在人族生活数万年,也不知道生活的有多惬意。它屡次颠覆人族政权,破坏人族一统,为的就是今日我魔族大军再次入侵神州------”

    李牧羊情不自禁的眼眶泛红,很想抹一把心酸的眼泪,出声说道:“师父他老人家等啊等,等啊等,千年万年,终于把各位亲人给盼来了。现在好了,眼见大计得以实现,我深渊之族成为这神州之主----师父的万年心血可就没有白费了。”

    “倘若你们再不来的话,师父他老人家都准备炼化成神,离开这个让他倍感无趣的世界,去寻找真正的天道了-----”

    “嗯?邪月祭祀做了很多-----准备工作?”风贼祭祀颇为奇怪的看着李牧羊。这个看起来像人类的家伙知道邪月的名字,而且看起来对他的一些习性还颇为熟悉。

    最重要的是,邪月没死的话,一直隐藏在人族万年,他确实能够给深渊族带来巨大的帮助----

    毕竟,现在深渊族的情况其实也不太好。

    “是的。”李牧羊无比坚定的点头。“神州九国,便是因为师父他老人家的存在而分裂的。不然的话,神州早就一统,整个世界只有一个强国,也只有一个王者-----那个时候,深渊族面对的就是统一的人族,强大的君王。深渊族想要战胜这样一个强大的种族,怕是极其困难的一件事情。”

    “原来如此。”风贼祭祀点了点头,问道:“邪月祭祀现在何处?”

    “师父他老人家得到魔主召唤,现正赶去与魔主一起行事。”李牧羊出声说道。

    “魔主正在人间行走,怕是邪月祭祀也去了人间-----当然,魔主有他的想法,这不是我等可以揣测。”风贼祭祀出声说道。

    大魔王在人间行走?他们所说的人间就应该是人族生活的区域。

    果然,大家伙的猜测是没有错的。他不顾眼前的人魔大战,不在意这群魔族的生死,偏偏悄无声息的跑到了人族-----

    如果说只是游山玩水体会民情,打死李牧羊都不会相信的。

    “挑拨离间,夺舍附体,从抗魔军的背后捅刀-----让人族四分五裂,难以形成有效统一的抵御力量---”

    这应该就是魔王想要达成的企图,包括现在有无数抗魔军高层接到来自各处的密信,要求他们主动出击----

    “主动出击?”李牧羊眼前一亮,终于明白了问题的关键。

    他装作一幅忠魔爱魔的模样,说道:“师父他老人家有事要忙,让我先赶来与诸位长辈见面。只是我不识路,所以就走到了这里-----前面正在做什么?”

    风贼看了一眼山谷上空悬挂的血月,说道:“深渊大军入侵神州,却没能第一时间取得决定性的战果,反而被人族联军给挡在长城以外,难以破关------深渊族只能以花语平原为据点,准备和人族联军打持久战。”

    “没想到的是,深渊族初入神州,根本就难以适应这里的空气环境,虽然我们释放出大量的深渊之气将这里变得和深渊之地一般无二,但是,深渊子民的大部份力量通过血月而来-----倘若没有这血月,深渊族的力量会越来越衰竭,最终可能会虚弱而死。”

    “所以,黑星祭祀便集合众多强者之力,在这峡谷之中制造了一轮血月-----今夜便是制造血月之日,现在血月刚刚建好,举族欢庆之时。”

    李牧羊记得,深渊族是依靠吸呐深渊毒气并且辅以功法方能够成就各种神功。而且它们本身身体素质又强悍,破坏的身体能够在短时间内重新生长出来。进化而来的第三只眼更是它们力量的源泉,可以将各种力量炼化成为自己的本元之力。

    为何今日风贼祭祀又说他们的力量大多来自血月-----血月也能够给他们带来力量?

    “我听师父说过,深渊族不是依靠吞噬深渊之气来进化修行提升的吗?”

    “那是深渊族未生长出第三只眼之前-----那时深渊族终日生存在黑暗之中,双眼逐渐退化,难以视物。后来,我们的第一位深渊领主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化作了血月,悬浮在空中为深渊族提供光明和能量。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拥有了将那深渊之气炼化为已所用的能力-----在之前是做不到的。”

    “后来,每一任深渊领主在神化之前都会将自己的力量加持,成为那血月的一部份,千万年照耀大地。只有有了那血月,我们才能够将那吸纳而来的深渊之气给转化,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份。”

    “神州之上只有明月,没有红色血月。深渊族来了之后很不适应,每个族人都感觉到自己在虚弱----所以,我们便制造出了这血月。”

    “-------”

    听闻此秘莘,李牧羊终于有了不虚此行的感觉。

    难怪魔族打破疆界进入神州之后却按兵不动,以花语平原为基地据守,一幅要和人族打持久战的模样。

    原来它们比人族面临的情况更加严重。

    李牧羊指着天空上的血月,说道:“这轮血月也可以帮助深渊族吸纳这花语平原里面的气体?有着和深渊一样的神通?”

    “那倒未必。深渊里面的血月是由第一代领主用自己的身躯化作而成,那位领主神通广大,堪比神族。后来又有数代领主和大祭祀的不断加持-----这轮血月只是黑星祭祀和几百位记名祭祀制造出来的,怎么可能和深渊族的那轮血月相提并论?它只是能一部份的帮助族人转化能量,提升修为,主要还是让族人心安,无论走到哪里,哪里都有血月和领主之光辉的照耀-----魔主与我们同在。”

    “原来如此。”李牧羊点了点头。心想,这轮血月的功效一般,但是却能够让这些魔族感到内心安定。倘若自己想办法将这血月给毁灭了,怕是这些三眼恶魔要发动骚乱吧?

    李牧羊看着那轮血月,心里暗自想着主意。

    风贼祭祀那双空洞无神的眼神看着李牧羊,说道:“既然你是邪月祭祀的弟子,那便随我一起去见黑星祭祀吧。想必他对你非常感兴趣,也应该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你。”

    “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些事情要忙------”李牧羊哪敢去见什么黑星祭祀啊。

    都说魔族祭祀虽然是魔,但是智慧深沉似海,并不比人族差上多少-----

    自己碰着的这个风贼祭祀可能是个傻货,三言两语就可以哄骗。但是他并不敢保证魔族的每一个祭祀都像风贼祭祀这般的智商低下。

    “什么事情?”风贼祭祀问道。

    “师父他老人家一直担心龙族,担忧它们再次站在人族那边对付我们深渊族,所以命令我四处搜索龙族下落----师命难违,还请师叔多多担待。”

    “不用去了。”风贼祭祀出声说道。

    他一只手握着李牧羊的手臂,身体无风而起,拉着他朝着高台上的黑星祭祀飞了过去。“我们已经找到了他的下落。”

    “-------”

    李牧羊有点儿犹豫。

    倘若出力反抗,这些魔族瞬间便能够知道自己的身份。倘若任由这排骨魔拖着前行,怕是----

    风贼祭祀身法如风,瞬间便拖着李牧羊的手臂站在了高台之上。

    不用怕是了!

    李牧羊被魔族包围了!

    原本正处于狂欢的魔族见到高台之上的风贼祭祀,嘴里再一次发出‘呜啦啦’的声音。

    等到看清风贼祭祀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人族,一个人的立即啊啊乱叫起来,一个个的瞳孔血红,嘶吼着要扑上去把李牧羊给撕成碎片。

    风贼祭祀看了一眼李牧羊,对着黑星祭祀说了几句魔族语。

    李牧羊听不懂魔族语,这让他非常的着急,只能陪着笑脸一幅阿谀奉承的模样看着两位大祭祀在交谈-----毕竟,以李牧羊的认知,凡是分派小人物见到祭祀这样的大人物肯定是要奉承讨好的。就像是他所见到的众多人族一样。

    也不知道这个动作做的是否专业,毕竟,以前他也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黑星祭祀和风贼祭祀不同,虽然同样披着人族的黑色披风,但是整个身体都被黑袍笼罩,又因为天色昏暗,脸色黝黑,让它整个人-----整个魔脸都隐藏在阴影之中。

    不过,黑星祭祀的左边脸上有一颗黑色的大痣,那颗痔呈现五角星形,或许这也就是那‘黑星’之名的由来吧。

    因为那颗痔太大,而且颜色又太黑,比它的五官还要更加清晰一些,一眼看过去-----就看到那颗黑色的大星星。

    黑星果然很黑星。

    黑星祭祀和邪月祭祀交流完毕,然后转身看向李牧羊。

    李牧羊对着他咧嘴傻笑,他不懂魔族的礼仪----当时邪月祭祀也不曾对他施展过什么魔族的礼仪。

    “李牧羊,我们终于见面了。”黑星祭祀出声说道。

    幸运的是,它说的是人族语。李牧羊完全能够听得懂。

    不幸的是,它竟然一眼就认出了李牧羊的身份----

    李牧羊心脏猛地一沉,面上却不动声色,出声说道:“黑星祭祀,我想你认错人了-----我刚才已经向风贼祭祀介绍过自己,我叫相马,是邪月祭祀收的弟子。他在人族的一些活动,主要由我来代为处理和安排。”

    “你确实向我介绍过自己的身份,但是,我并没有相信。”风贼祭祀站在旁边说道。仍然是那幅死气沉沉的模样,说得话却要把人给气死。

    “风贼祭祀----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的身份。”风贼祭祀看着李牧羊说道:“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你来历非凡。在这个时候,有胆量闯进花语平原的,大抵也只有你了吧?”

    “-------”

    李牧羊很生气。

    既然知道我是谁,那大家就痛痛快快的打一架不就好了。你和我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还故意将自己族人的弱点告诉我,难道是算准了今日我没办法走出花语平原?

    “虽然我们从来不曾打过照面,怒江之战的时候,你一直以白龙的形象在战斗,屠杀我的族人。但是,李牧羊之名,却是闻名已久-----神州唯一的龙族,是这样吗?”黑星祭祀并不在意李牧羊表情的变化,出声说道。

    “既然你们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李牧羊环顾四周,见到群魔乱舞,说道:“那大家还是做个朋友吧?”

    “正有此意。”风贼祭祀出声说道。“数万年前,深渊族第一次入侵神州,那一次,是龙族帮助了人族驱逐了我们,也正是因为龙族的强大,所以我们才一败涂地-----”

    “所以,在这数万年来,深渊族一直在寻找破解龙族之法。只要把龙族给打败,人族根本就是我们深渊族的对手----为此,我们准备了数万年的时间,构思了无数种屠龙的计策。深渊族所惧怕者,唯龙族尔。”

    “待到我们第二次打破结界,再一次踏上神州的土地,却没想到我们的屠龙之计完全用不上-----不需要我们出手,人族自己就已经把你们给屠杀干净了。”

    “所以,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你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风贼祭祀看向李牧羊,说道:“我之所以识破了你的身份,仍然愿意与你说那么多,为的就是大家做一个朋友-----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人族。”

    “你们想错了。”李牧羊说道:“人族不是我的敌人。他们是我的战友,我们倒是有着共同的敌人:就是你们这些魔族。”

    “知时务者为俊杰。”黑星祭祀看着李牧羊说道:“我打开过许多人族的记忆,知道这是人族经常放在嘴边的一句话。我也听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人族屠灭了整个龙族,屠杀了你所有的族人和伙伴,也许还有爱人-------”

    “难道你都能无动于衷?难道你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或者说-----世间只有你一个龙族,你从来都不曾感觉到寂寞吗?”

    “我是很伤心,很愤怒,但是,那些爱恨情仇是我和人族的事情-----”李牧羊反驳着说道:“和我要与他们一起驱逐魔族没有任何联系。”

    “你也看到了,我深渊族百万大军已经踏上了神州土地,只需要再给我们一点点时间,我们便可以席卷天下-----那个时候,整个神州皆是魔族,所有的人族皆是我深渊族的奴隶。作为唯一的龙族,你如何自处?你以为----你可以和你的先祖们一样拯救世界?拯救人族?”

    “不试试,又怎么可能知道呢?”

    “李牧羊,我之所以要带你过来,就是因为我认为我们有合作的机会-----”风贼祭祀看着李牧羊的眼睛无比认真的说道:“你谁也拯救不了。倘若你不愿意接受我们的善意,怕是你根本就不可能走出花语平原。”

    “这是威胁?”

    “这是忠告。”

    “我能说几句实话吗?”

    “当然可以。”

    “第一,曾经也有一个祭祀给过我这样的忠告,但是被我给杀了。对了,他的名字叫做邪月祭祀。”

    “我知道。”风贼出声说道:“你既然知道邪月祭祀之名,那便证明你和它有过接触----而深渊大军赶至,它却从来不曾主动和族人联系。证明它已经死了。能够杀它的,也就只有你这个龙族了吧?”

    “第二,我并不认为你们能够打得过人族,你们也没有机会席卷天下。人族虽然孱弱、贪婪、分裂,但是,当真正的灭族灭种的灾难来临时,他们会迅速的拧成一股绳,汇聚成一股力量----这股力量可移山,可填海,更可以驱逐恶魔。“

    “第三,我是人族,从出生的那一刻起,我就认为自己是人族。我有人族的父母,人族的兄弟姐妹,人族的爱人和朋友。虽然我的体内居住着一头龙的魂魄,但是-----我是原原本本的人族。我怎么可能帮你们去屠杀我的同胞呢?”

    李牧羊朝着祭祀台下喧嚣暴躁的三眼恶魔看了过去,声音也突然间提高了无数倍,用响彻花语平原每一个角落的声音说道:“我是李牧羊,你们能把我怎么着吧?”

    穿云裂石,仿若龙吟。

    顿了顿,李牧羊像是突然间想起什么,转身看向身边的黑星祭祀和风贼祭祀,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麻烦两位,能不能帮我把刚才那句话用魔族语翻译一下?我怕它们听不懂。”

    “--------”逆鳞柳下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