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四章 皆是蝼蚁!
    第八百六十四章、皆是蝼蚁!

    听到白裙少女的话,中年男人眼睛瞬间变得犀利起来,看着女子的眼神充满了杀气。

    身边的众多黑袍战士也手握兵器,只待上司一声令下,他们就冲上去将这个女子给碾成肉泥,就像是马蹄铁践踏在路边的小花小草一般。

    没有人知道这辆车上坐着的是陆公,就算是知道他活着的人也少之又少。

    除了一些嫡系将领,就是以前的狼军下属。那是陆行空一手打造的亲卫队,即便他赋闲在家时,那些亲卫队也跟着他一起回到天都成为家仆,日夜守护着陆氏一家老小的安全。

    这个叫崔小心的女人不仅仅找过来了,而且还点名要见老公爷-----

    对于身边的这些护卫而言,说出那个名字都是禁忌。

    “你是何人?”

    “崔小心。”

    “我知道你是崔小心----崔家小姐也曾见过几面,某不信一个文弱女子能够走到这里来。是谁带你来的?幕后是谁指使?

    “我是崔小心,是我自己走过来的。”崔小心笑着说道。“至于幕后主使之人-----没有人指使我,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有资格指使我做任何事情。”

    “小小年纪,口出狂言。”中年将军冷声说道:“你跑到这里来到底所为何事?”

    “我说了,我要见陆爷爷。”崔小心声音坚定,一幅你不让我见到我就不走的冷傲模样。

    中年将军为难了,若是普通女子,他让人将那女人杀了灭口或者打晕带走都行。

    但是,偏偏这人是崔小心,偏偏这个女子和家里那位大少爷关系密切-----这是整个天都城都知道的事情。

    一时半会儿的,他竟然拿不定主意,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才好。

    犹豫片刻,他打马转身跑到马车旁边,靠着车窗小声和车厢里面的人说话。

    很快的,他再次打马来到崔小心面前,出声说道:“崔小姐还是让一让吧。”

    “怎么?小心远道而来,陆爷爷吝啬一见?”崔小心对着众武士围拢的车厢喊道。

    “小心姑娘还是请回吧。”车厢里传来一个老人的声音。

    “果然是陆爷爷-----”崔小心咯咯娇笑,出声说道:“陆爷爷果然没有死呢,真好。”

    车厢里再次陷入了安静,显然,里面的人不愿意和崔小心多说些什么。

    “崔小姐,请回吧。”中年将军眼神不善的盯着崔小心,出声说道。“刀剑无眼,伤着了小心小姐,那可就是我等罪过了。”

    “怎么?你们不敢伤我?”

    “小心小姐,某也知道你和我家牧羊少爷是知交好友。少爷的朋友,自然是我等面前贵客----还请小主小姐不要让我等为难。”

    “我若是不走呢?”

    “小心小姐何必苦苦相逼?”

    “我不仅不走,我若是还要取了陆爷爷的人头呢?”

    呛!

    无声刀剑出鞘的声音传来。

    “放肆-----”

    “敢对陆公无礼,杀无赦!”

    “杀了她-----”

    -------

    众人齐声怒喝。

    陆行空是他们的将军,主公,是他们心目中的信仰,是神。

    无数次的铁血洗礼,多年的守护陪伴,他们早就将这种信念融入到自己的骨血里面。

    他们可以跪,将军不可辱!

    他们可以杀,将军不可死!

    现在,竟然有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说要取了将军首级----无论这个女人是谁,这都是他们难以接受的事情。

    “崔小心,看来你今天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中年男人寒声说道。

    “来人。”男人大声吆喝一声,沉声说道:“将小心小姐给绑起来。既然她不愿意走,那我们就帮她走。”

    “是,将军。”两名黑袍骑士立即打马越众而出急速无比的朝着崔不心包夹而去。

    两人一左一右,左边的黑袍骑士抽出长刀,准备用刀背拍在崔小心的脑袋上面,右边一个则瞬间出手将她即将要倒地的身体捞起带走。

    上司说要‘带’走她,而不是‘杀’了她。他们便心里清楚这个女人还是要活着的。至少他们不敢亲自动手将她杀了。

    “一群蝼蚁。”崔小心的嘴角浮现一抹淡淡的笑意

    她朝着那个身体犹骑在马背之上右手长刀高举准备用刀背拍自己脑袋的骑士看到了一眼,那个骑士的眼睛乍一与崔小心的眼神对视,三魂六魄轰然破散,身体里面的血脉生机也瞬间被抽离。

    他仍然保持着骑马和举刀的姿势,但是身体却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

    跨下战马仍然保持着前冲的状态,跑着跑着,那强壮的骏马也轰地一声倒在地上。身上无血无肉,只剩一层皮包骨头。

    另外一名准备伸手捞人的黑袍骑士没想到会生出这般的变故,都没见到那个文文弱弱的小姑娘出手,就夺走了自己一个兄弟的生命。

    崔小心没有晕倒,他伸出去的手就落空了。

    待到反应过来想要把手抽回来时,只见那只手已经腐朽成灰,边风一吹,便化作烟尘四处飘洒。

    “我的手-----我的手------”

    直到这个时候,剧烈的痛感袭来,让那黑袍骑士忍不住大喊大叫起来。

    这凄厉的痛呼声音响起,在这空荡的荒野里传得很远。

    现场却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静之中。

    是的,旁边有一个人大喊大叫,但是现场却静的可以让人听到自己的每一次心跳。

    砰!

    砰!

    砰!

    铿锵有力!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一脸惊诧的盯着那个如花一般娇艳又如魔鬼一般可怕的女子。

    崔小心,她仍然站在那里动也不动。甚至都不曾伸出手来,只是用眼神看了一眼----

    然后,狼卫里面的两个兄弟就一死一伤。那个断了手臂打马狂奔兄弟怕是已经疯了,一路向前,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

    这到底是怎么样的实力?

    初见惊艳,再见惊吓!

    “你不是崔小心-----”中年将军出声说道。

    “我是崔小心。”崔小心笑着说道:“我不是崔小心,我是谁?”

    “你不是。崔小心不通武术,不懂修行-----”中年将军声音阴冷的说道。眨眼功夫就失去两个并肩作战多年的狼军兄弟,这让他心里极不好受。

    “你说不是就不是吧----”崔小心笑呵呵的说道。“现在,陆爷爷愿意见我了吗?”

    嗖-----

    一道凌厉的剑光突然间当空落下,将崔小心的身体给整个包裹其中。

    先有剑影,然后才见到人影。

    那是一个全身被黑袍笼罩的男人,看到不到他的脸,甚至只能够看到他一个模糊的影子。

    碎星!

    陆行空身边的头号杀手。

    无论再棘手再艰难的任务,交到他手上都能够顺利解决。

    世人只知其名,却不见其人。

    现在有人想要加害陆行空,这个一直隐藏在四周的杀手头子自然就亲自出动了。

    无心剑!

    无心侍剑,方能得真正的剑道。

    这走的是一代剑神西门吹雪早期的路子,这样更容易将剑法练到巅峰。

    但是,想要成就剑神之尊,则又要唯情唯剑。唯有剑,方能懂剑。

    崔小心的身体被无数剑影笼罩,剑影纵横交错,仿若剑阵里面有电闪雷鸣。

    每一次闪烁,每一次切割,仿佛都能够将崔小心给切成肉泥。

    可是,崔小心偏偏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她的身体被一团黑雾包裹,从那黑雾里面伸出来一只白净的手。

    那是崔小心的手,只有崔小心的手才长得那般纤细白净。

    嚓-----

    她的手里握住了一把剑。

    咔嘣-----

    她的手指头轻轻一弹,那长剑便寸寸断裂成渣。

    然后,那只握剑的手向前一探,便掐住了一个黑袍男人的脖颈。

    “我说过,尔等皆是蝼蚁。”她看着黑袍之中那只眼睛。是的,声名赫赫的杀手头子碎星竟然只有一只眼睛。

    她张嘴一吸,碎星的身体就瞬间枯萎下去,就像是一朵瞬间枯萎的树干。

    剑阵消失了,黑雾也消散了。

    崔小心丢掉了碎星的尸体,很是嫌弃的拍了拍手掌。

    然后,她的视线看向那辆黑油布包裹的车厢,说道:“陆爷爷,借你人头一用。”

    说完,她的身体突然间高高的跃起。

    然后,就像是一颗巨石般朝着那精钢打造的马车车顶压了下去。

    咔嚓-----

    只听到一声大响,那坚不可摧的钢铁马车就被她那弱不禁风的身体给压成碎片。

    --------

    ---------

    哗-----

    李思念一把掀开一个帐篷,脆声喊道:“哥哥----哥哥------”

    若是在往日,李牧羊又要责怪这个妹妹大大咧咧的,以前在江南城的时候就从来都不知道进门敲门,现在都已经是‘佛子’了,却仍然保持着以前鲁莽冲动的不良少女作风。

    无人应答,帐篷里面也空无一人。

    “李牧羊-----”李思念钻进帐篷。“李牧羊-----”

    还是无人应答。

    “死李牧羊,臭李牧羊----这么一大清早的,又跑到哪里去了?哼,肯定是去找千度姐姐去了-----”

    正嘀咕着,却见到千度掀开布帘走了进来。

    “思念-----你来找你哥哥?”

    “他不是和你一起出去?”

    “没有啊,我起床就没有见到他-----”

    两女眼神对视,心里全都有了不好的预感。

    “哥哥不会------”李思念瞪大眼睛。

    “很有可能。”千度坚定的点头。

    “要死了。”李思念尖叫出声。逆鳞柳下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