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三章、内部矛盾!
    第八百六十三章、内部矛盾!

    长城。抗魔联军总部。

    “守守守,我们要守到什么时候?那些三眼怪物就在长城脚下,就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倘若我们不进去将他们清剿,难道还要指望他们自己退回怒江不成?”

    “就是,魔族的繁殖能力大家心知肚明,倘若我们再不出兵的话,等到他们将花语平原作为据点,然后在里面大批量的生出小魔族,就像蛤蟆产卵一样----而我们人族的士兵却在不停的消耗,此消彼长,神州必将易主。”

    “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再拖延了。要么打,要么死。反正早死晚死都是个死------说起来我们是抗魔大军,结果一个个的都龟缩在长城城堡里面不敢出去。怕是那些魔族正在笑话我们人族胆小如鼠吧?假如他们深渊里面也有老鼠的话。”

    -------

    一夜之间,抗魔军高层突然间出现了许多主战的声音。

    他们要求抗魔军不能一味的守城,而是应当走出城堡,走出去和那些三眼魔族浴血厮杀,将那些丑陋的怪物赶回深渊。

    这和太叔永生等人制定的以长城为防线,将魔族阻挡在长城之外花语平原打持久战,然后择机进攻的计划是相违背的。

    而且,提出主动出击的大部份是抗魔军的中高层将士,是抗魔军的核心主力。他们与一线作战部队直接接触,他们的思想和言行很容易就影响最下层的士兵。

    面对这一趋势,抗魔军最高层作战部不得不小心谨慎,于是由太叔永生召开了第一次的‘长城军’中高层作战讨论会议。

    太叔永生环顾四周,沉声说道:“大家都说说吧。既然召集会议,自然是希望大家畅所欲言。大家也不要藏着掖着,怎么样想的就怎么样说出来-----长城军不以言行罪人。”

    “主动出击?”孔雀王赢伯言冷笑连连,说道:“若是我孔雀王朝有人敢喊出这样的口号,我第一个就把他从长城上面丢下去----你不是要去杀魔族吗?我就让你去杀个够。”

    “伯言------”太叔永生出声喝斥。“我说了,长城军不以言行罪人。”

    “长城军不以言行罪人,但是我赢伯言会-----和那些蠢货有什么好说的?用拳头教会他做人的道理才是正途。”

    赢无欲笑呵呵的站出来打圆场,说道:“我明白伯言的意思。他并不是说不给人说话的机会,而是觉得,此时出击实在不是一件聪明的事情。诸位想想,我们人族第一波阻敌失败,三眼魔族海量般涌上怒江,冲进了花语平原-----现在花语平原上空终日被黑雾弥漫,花语平原内部更是毒气蔓延----伯言还特意派孔雀高手进去探查,闲云上品进去了也坚持不过一柱香的功夫,回来之后仍觉胸闷气短。那些只有蛮力的普通士兵,他们进去便只有死路一条。”

    “花语平原里面到底隐藏着多少魔族?那些魔族的战力如何,我人族大军可否是他们的对手?我们不为自己考虑,也要替我们麾下的将士们考虑----再说,魔族领主下落不明,连带着十八魔将我们也只见了诸位。还有功力与魔主不相上下的魔族两大祭司黑星和风贼也同样的不知所踪----”

    “我和伯言也探讨过这个问题,我们的观点一致,都认为魔主已经潜入人族,想要从内部瓦解人族的抗魔大军----毕竟,第一次深渊入侵失败,数万年的休养生息,无论是实力还是智慧都让他们更加的强大成熟。这一次,我们不可掉以轻心。所以,我觉得还是稳妥一些的好。些许浅见,供诸位参考。”

    赢伯言笑呵呵的说道:“国师的意见,便是我的意见。要主动出击的就主动出击,我孔雀王朝绝对不会派遣一兵一卒走出长城。”

    “孔雀王又想捡现成的便宜?我们都把士兵派出去了,和魔族厮杀损失惨重。你们孔雀军倒是一个人也不少,等着以后云征服九国?”

    “就是。孔雀王朝不派兵,我也一个人都不派出去-----”

    “不派就不派呗。”孔雀王赢伯言知道自己现在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谁让他要兴兵征服九国呢?关键是,还没来得及成为这九国之主,深渊恶魔就打破了疆界进攻人族。“你不派,我不派,大家都不派,就按照之前制定的作战计划,守着长城寻找机会就完了。”

    现在九国的局势非常复杂,那些被孔雀王朝破国的君主即怕自己,又恨自己。那些还没被孔雀大军征服的帝国,同样的是即恨自己又怕自己。

    谁不想保存实力?谁不想在驱逐魔族以后是势力最强大的一股?

    抗魔第一?

    拜托,这种话大家在嘴上说说也就罢了,诸国皇室谁会当真将它履行。

    所有人都知道,魔族很恐怖,魔族很可怕,魔族很危险。但是,所有人都希望别的国家送去更多的士兵,损失更多的实力。

    太叔永生这位名义上的人族第一人,想要统领这么一群各怀鬼胎的人族,又岂是一桩容易的事情?

    也幸好他德高望重,本身实力超群,又有佛道两家以及各大宗门剑派的支持,不然的话,怕是这看起来轰鸿烈烈的数百万抗魔军早就轰然倒塌了。

    “孔雀王此言差矣,我们此番会议,一是讨论是按照之前的作战计划困守长城还是改变计划主动出击。倘若是主动出击,那自然需要各方协调,每一个国家都要派遣相同的人数才行----别人派十万,你派一万,这种事情谁愿意去作?你把人当作痴儿不成?”

    看到大家僵持不下,太叔永生出声说道:“神州九国每个国家为一票,各大宗门剑派为一票。大家投票表决吧。看看到底是支持主动出击者多还是据守长城打持久战者多。”

    顿了顿。太叔永生出声说道:“我代表星空学院,支持据守长城打持久战。”

    “我代表孔雀王朝以及附庸国支持院长的决议。”赢伯言出声说道。毕竟,大周国和大武国是已经被孔雀王朝征服的国家,也可以说孔雀王朝是大周和大武的宗主国。赢伯言要代表他们-----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赢伯言-----”

    “欺人太甚!”

    大周国和大武国的国君暴跳如雷,这种给人做‘儿皇帝’的感觉真是相当的不好啊。

    “怎么?俩位有意见?”赢伯言冷冷看了他们一眼,出声说道。

    “------”

    俩人对视一眼,不敢反击。

    若是当真惹怒了赢伯言,天知道这个疯子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虽然孔雀王朝现在还需要他们出面来维持局面,保证朝局稳定,民众不乱,但是,皇室里面也不是没有其它的野心家-----他直接找人取而代之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事情。

    “我这边有三票。”赢伯言出声说道:“我们都支持太叔院长的决议。”

    “佛门支持院长。”

    “道门也支持太叔院长。”

    “白云剑派支持院长-----”

    ------

    局面呈一边倒之势,神州九国和各大宗门剑派都支持太叔永生,保持现在的稳定局面。既便有少许杂音,也影响不了大局。

    “既然大家希望保持现有局面,那便遵守规则,履行好职责。若是让我知道有人私自抗命,定严惩不怠。”太叔永生声音平静,但是看向众人的眼神却充满了杀气。他可是一鞭子就抽死一国君王的猛人啊。“当然,据守长城也不是什么事情都不做。我们会派遣高手进入花语平原,一为探魔族人数,二为探魔将虚实,第三,也为寻找魔主下落----”

    “让李牧羊进去好了。”有人出声喊道:“他不是龙族嘛。想来那些三眼怪物留不住他-----”

    太叔永生眼神冰冷的看到了过去,说道:“那便请你和他一起进去?”

    “-----我就是提一个小小的建议。”说话之人立即就缩了回去,不敢与太叔永生眼神对视。开玩笑,他跟着一头龙进入花语平原,不是被龙吃了,就是被那些三眼魔族给吃了。

    谁会做这种愚蠢的事情?

    会议结束,众人走出会议大厅。

    赢伯言独自留了下来,对着太叔院长深深作揖,说道:“辛苦院长了。若不是有院长来主持大局的话,怕是人族大军早就分崩离析了-----”

    “没有我,也会有别人。人族不灭,人族的魂魄也不会灭。”太叔永生面无表情的说道。

    赢伯言笑了笑,并不认同太叔永生的观点,说道:“院长,我总觉得事有蹊跷。”

    “嗯?你知道些什么?”太叔永生那深邃不可捉摸的眸子看了过来。

    “怎么突然间就有那么多人嚷嚷着要主动出击呢?谁不知道,这个时候进入花语平原不就是送死?而且,这股力量还如此强大----既便这次我们拒绝了,下次他们再提出类似的建议呢?还有,谁知道他们会在背后做什么小动作?不怕他们当面喊出来,最怕的就是他们和我们不是一条心,在我们背后捅刀子,那我们可就防不胜防了----”

    看到太叔永生沉吟不语,赢伯言压低嗓门轻声说道:“听说有不少人都接到一些重要人物的命令,要求他们主动出击,在最短的时间内驱逐魔族-----”

    “你的意思是?”

    “抗魔军内部的人,我们可以提防,不能提防也可以杀掉。毕竟,这些人都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想来也翻不出什么风浪。若是留守各国的重要人物----他们有了二心,这可如何是好?”

    “深渊魔主----下得一手好棋啊。”太叔永生沉沉叹息。

    “院长的意思是----此事是魔王所为?”

    “除了他,还有谁能够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要知道,魔族最让人防不胜防的便是夺舍恶法-----现在,我们又如何分辩哪些人是魔族哪些人是魔族呢?”

    -------

    西川官道。这是西风边境通往长城的最近一条道路。

    说是官道,但是因为年久失修,导致道路野草丛生,坑洞密布。无论是人是马都难以行走,马车跑在上面不停的弹起又落下,若是普通车辆怕是早就颠散了架。

    此时,一辆由精钢打造全身被黑油布包裹的马车在西川官道上面狂奔,左右各有数十高手簇拥,前呼后拥,好不威风。

    马车时起时落,但是那黑油布做成的窗帘却纹丝不动。由此可见车上之人是多么的神秘。

    正在这时,前面引路的黑袍骑士突然间发出预警声音。

    踏!

    近百铁骑同时止步,整齐划一,没有任何停顿。

    “前面何事?”马车侧边,一个身穿黑袍的中年男人出声喝问。

    “报告将军,有人拦车。”前面的骑士出声说道。

    呛!

    近百骑士纷纷抽出腰间长刀,准备战斗。

    踏!

    踏!

    踏!

    黑袍男人打马向前,果然看到道路中间,草丛之中站着一个人。

    一个女人!

    一个身穿白裙极其漂亮的女人!

    “何人挡路?”中年男人出声问道。

    “告诉陆爷爷,就说小心求见。”女子巧笑嫣然,对着马车的方向举手行礼。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