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二章、人族危矣!
    第八百六十二章、人族危矣!

    直到整条蜈蚣钻进身体,崔小心的手离开,惠王这才恢复了神识和身体。

    不,他一直拥有意识,甚至是眼睁睁的看着崔小心将一条蜈蚣塞进了自己的脑袋里面。

    那条蜈蚣那么巨大,手臂粗细,都不知道是怎么爬进去的-----当然,现在不是追究这个问题的时候。

    惠王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刚才亲眼所见的那一幕几乎让他窒息。

    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直到身体稍微舒服了一些,不会当众晕倒之后,他才开始思考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做些什么呢?

    对,谴责!

    弱者打不过敌人的时候,总是要占几句口头便宜的。不然别人还以为你是好欺负的。

    “你-----”

    惠王一张嘴,崔小心的手掌心就再次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蜈蚣。

    这条蜈蚣又粗又长,比刚才从他头顶天灵盖里面爬进去的那条还要更加恐怖一些。它在惠王的面前舞动着密密麻麻的爪子,给人一种随时都有可能钻进惠王嘴巴里的感觉。

    于是,惠王立即知趣的闭嘴了。

    “放肆,胆敢行刺陛下-----”瑞公公尖着嗓子嘶声喊叫,他也被眼前发生的这一慕给惊呆了。

    之前想要阻挡崔小心靠近惠王的时候,惠王出声阻止,他也不好坏了君王的好事。不然的话,说不得什么时候就被人给用席子卷了投了井。

    崔小心和崔洗尘刚刚进来时,瑞公公便试探过他们的气息。

    微弱紊乱,根本不像是修行之人,体内更没有任何真气流动的迹象。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孱弱女子,又能够对陛下做些什么呢?

    接下来的变故让他猝不及防,等到他想要出手救驾的时候,发现主上已经落入崔小心之手。自己轻举妄动便只有死路一条。

    崔小心看了瑞公公一样,瑞公公的声音便嘎然而止。

    那是一双怎么样的眼神啊?

    杀伐、绝望、死气沉沉、让人生不出任何的挣扎**。

    瑞公公心里生出这样一个荒谬的念头,自己千万不要动,只要自己一动弹,就会被她给一口吞噬。

    这是一个看起来会吃人的人!

    崔小心显然对瑞公公的态度非常满意,于是便把手心里那条大蜈蚣塞到了瑞公公的嘴巴里。

    瑞公公想要挣扎、反抗,但是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就没办法动弹。

    难以想象的事情,为何这个女人的身体里面感觉不到任何的修行者气息,却能够让自己毫无还手之力就像是刀俎上的死鱼任人宰割?

    “咳咳咳-----”

    等到崔小心松开了手,瑞公公剧烈的咳喇起来。甚至伸手进去想要把那条蜈蚣给掏出来。

    可是,又怎么可能掏得出来?

    “这是噬魂蜈蚣,是由我的意念凝结而成----以食人魂魄为生,壮大。”崔小心看着惠王和瑞公公,声音轻轻淡淡的还非常的悦耳好听。“当然,也由我的意念所控制。现在它们在你们的身体里面,所以,对于你们的这条小命----一念生,一念死。你们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明白!

    怎么可能不明白?

    惠王和瑞公公俩人彼此对视一眼,心里清楚自己已然成为崔小心手里的人质了。

    惠王不敢向崔小心发飙,但是满腔的怒火和憋屈却要找一个口子发泄。

    他眼神凶狠的盯着崔洗尘,寒声说道:“崔洗尘,你既然想要做一条好狗,就应该乖乖听主人的话才是-----这就是你要面圣的原因?这就是你要密谈的企图?让你的孙女对我们行凶,为的就是帮助你控制西风皇室?”

    “陛下----”崔洗尘站在那里,面如死灰一般的难堪,沉声说道:“她不是我的孙女。”

    “崔洗尘,你还要抵赖,人是你带来的,整个天都城都知道崔小心是你崔洗尘的孙女----这还有假?”

    “陛下,她确实不是我的孙女----人确实是我带来的,但是,胁迫陛下并非罪臣本意。我的孙女崔小心没有这般恶毒的心肠,狠辣的手段----她只是一个文弱女子而已。”

    “她不是崔小心,那她是谁?”

    “罪臣不知道!”

    这下子,仁和殿里面的三个人视线全部都聚集到了崔小心的脸上了。

    倘若她不是崔小心,那是谁?

    “你们不要揣测我的身份了,这对你们而言并不重要。”崔小心的嘴角浮现一抹淡然笑意,说道:“不管我是谁,从今日始,我便是你们的主人----或者,你们便会被那噬魂蜈蚣吃掉魂魄,吸净精血,成为一具干尸。”

    “你是魔族?”崔洗尘冷声说道。

    “爷爷果然眼神毒辣,见识非凡-----”崔小心转身看着崔洗尘,笑着说道:“对了,还没有感谢爷爷带我前来面圣呢。”

    “你是魔族里面的谁?”

    “你猜?”

    “小心的身体被你所夺?”

    “我不喜欢「夺」这个字眼,只是暂时借用----”

    “以你的修为手段,可直接闯进宫来,何必占我孙女身体?又何必诓我这个一无是处的老家伙带你面圣?”

    “皇宫戒备森严,倘若我强行闯入,自然会惊动皇帝身边的各大供奉侍卫,那个时候,动静闹得那么大,我又如何进行我的计划?倘若我不愿意暴露自己的气息,不使用修行之法,又如何能够过得了这重重宫墙?所以,爷爷也不要妄自菲薄,你对我魔族有大功----等到我魔族大军席卷神州,定会论功行赏。”

    “我知爷爷所图为非就是振兴门楣,待到那时,崔氏定是神州第一望族。”崔小心咯咯娇笑,娇艳如花。“毕竟,我们也曾爷孙过一场,崔氏也是我的家人。”

    “不必了。”崔洗尘出声拒绝。“既然你的目的已经达到,那我这个老家伙留在此地也不合时宜了----我就先告辞了。”

    “我和爷爷一起走。”崔小心上前搀扶着崔洗尘,崔洗尘刚想反抗,就发现身体突然间没有了力气,被崔小心拖着才能够向前行走。“一起来的,自然要一起离开才是。我还有事情要和爷爷商量呢。”

    “我是人族,你是魔族,人魔不两立。我宁愿死,也不会受你威胁。”崔洗尘硬生生的拒绝了。

    崔洗尘这话是表明自己的心迹,同时也是在提醒惠王和瑞公公,别因为被这魔王所制,便按照她的意图行事,做了祸害人族祸害苍生的错事。

    惠王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只是看向他的眼神里充满杀机。

    倘若不是这个老家伙,他们会有这般遭遇,惠王恨不得将崔洗尘这条老狗给碎尸万段。

    “爷爷这么说话就让小心伤心了。无论如何,小心都是爷爷的亲孙女----”

    “只求你放过小心,她只喜诗书,心地善良,这些俗事与她没有任何关系。”

    “知道我为何没有在爷爷体内种植这噬魂蜈蚣吗?”

    “因为----你以小心为质。”

    “不,是因为我知道爷爷是不会伤害自己的亲孙女的。毕竟,这是你最喜爱的晚辈。我说得没错吧?”

    “-----”

    “许下了这天大的好处,爷爷好像还有些不开心呢?”崔小心笑盈盈的说道。“人族的臣子和魔族的臣子又有什么区别呢?待到整个神州由魔族掌控,爷爷便知道今日是得了多大的好处了。”

    “我老了!”崔洗尘沉沉叹息。“怕是看不到那一天了。”

    “看得到的,这一天会很快到来。”崔小心扶着崔洗尘的手臂往外走的时候,像是突然间想起什么似的,转身对着惠王说道:“倘若我让西风帝国的士兵主动出击,陛下应当没有意见吧?”

    “什么?”

    “神州九国组成抗魔大军,以长城为界龟缩不出----倘若西风帝国能够主动出击的话,我将感激不尽。”

    “什么意思?我听不明白。”

    “我需要抗魔军走出长城。”

    “西风帝国政局复杂,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

    “我明白。虽然我不是崔小心,却继承了她所有的记忆。她知道的,我也知道。所以,我知道你只不过是一个傀儡皇帝而已。”

    “既然如此-----”惠王觉得自己被羞辱了。“你为何要找上我?”

    “分裂!”崔小心无比坦率直接的说道。“我需要人族联军内部分裂。”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是吗?”崔小心的瞳孔微红,然后惠王就捂着脑袋尖叫起来。

    可是,他的嘴巴大张,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更恐怖的是,那种疼痛根本就不是人类可以承受的。

    他从椅子上跌落下来,在地上翻滚嘶嚎,状若疯癫。

    “陛下----”瑞公公满脸着急,又不敢对崔小心发火。“快放了我们陛下吧,他受不住了----”

    “放了我----放了我----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惠王痛得死去活来生不如死,双手抱着脑袋朝着崔小心爬去,想要请求她的饶恕。

    “这才识趣!”崔小心眼里的红瞳消失,惠王脑袋里面那种被万只毒虫噬咬脑髓的痛感也瞬间消失不见。

    “我答应了----”惠王全身脱力的躺倒在地上,满脸恐惧的说道:“我同意了,我什么都同意----”

    “那就静侯陛下的好消息了。”崔小心出声说道。

    “陛下,三思啊!”崔洗尘出声劝道。虽然他想要争权夺利,却不愿意与魔族为伍。倘若因为他们这些人的原因,神州落入异族之手,那可是千古罪人了啊。“人魔两族誓不两立,陛下可万万不可屈服,破坏抗魔联军的团结。”

    “我答应了----我全都答应了----”只是片刻的疼痛,已经让惠王陷入了这般痛苦境地。他现在形象全无,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嘴里翻来覆去的就是这几句话台词。

    “陛下-----”

    崔洗尘还想再劝,却被崔小心给拖着走了。

    “爷爷,没用的。就算你劝住了惠王,也阻止不了大势。在我来到西风的时候,或许大武大周孔雀王朝黑炎帝国-----都在发生同样的事情吧。”

    “人族危矣!”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m.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