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章、寝食难安!
    第八百六十章、寝食难安!

    “我都知道了。”千度站在李牧羊的另外一侧,是刚才陆契机站立的位置 。她也像陆契机那般,一双漂亮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李牧羊的侧脸。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李牧羊的肤色越来越白皙嫩滑,而且五官也越发显得更加深邃迷人。

    难道说,龙族的晋级或者脱变还能够让人变得更好看?

    不过,初次见到李牧羊的时候,在星空学院那种盛产「谪仙人」的地方确实并不突出,也只是觉得他的性格比较讨喜。

    千度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变成李牧羊的「颜控」。

    “父皇回到大营就破口大骂,说有些人心胸狭隘,眼界连一只苍蝇都不如-----他是站在你这边的,很是替你打抱不平过几句。”

    “确实。”李牧羊笑着说道:“伯父确实替我说了不少好话。若不是他和太叔院长支持我,怕是那些人会说出更难听的话。”

    “哟,伯父都叫上了----”李思念在旁边撇嘴。

    李牧羊懒得理她,看着千度问道:“有没有替我向伯父说声谢谢?”

    千度俏脸微红,娇嗔说道:“你要说便自己去说,我替你说谢谢做什么?”

    看到千度因羞辱而表现出来的诱人模样,李牧羊哈哈大笑,心中烦闷一扫而光,说道:“我若是去了,可就不只是说谢谢了。”

    “你还要说什么?”李思念就像是个好奇宝宝似的,出声问道。

    李牧羊伸手捂住李思念的耳朵,小声在千度耳边说了句话。

    “放开我放开我-----”李思念拼命挣扎,撕脱了李牧羊捂住她耳朵的双手。着急的说道:“快告诉我,你和千度姐姐说了什么?”

    “不告诉你。”

    李思念又去向千度撒娇,拉着千度的手摇晃着,说道:“千度姐姐,李牧羊和你说了什么?他太坏了,都不愿意让我听到。”

    千度也笑而不语。

    “好啊,你们俩个背着我说悄悄话。”

    “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能听。”

    “谁小了?我怎么小了?我哪里小了?李牧羊,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你竟然敢这么对我?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

    千度于心不忍,拉着李思念的手说道:“其它也没说什么,他只是在我耳朵边吹了口气----”

    “真的?”李思念一脸狐疑的模样。

    “真的。”千度认真点头。

    “流氓。”李思念抬脚狠狠地在李牧羊的脚背上踩了一脚,气呼呼的走开了,说道:“我要去睡觉了,今晚雪球是我的。”

    于是,飞在半空中的雪球被她一把捉住,拎着两条小腿朝着长城城角走去。

    “噗----”雪球惊慌失措,嘴里不停的吐着泡泡,弹动着软绵绵的身体想要脱离李思念的毒手。

    泡泡声渐行渐远,它的痛苦再也没人看见。

    少了李思念这个碍眼的家伙,李牧羊的动作终于大胆了一些。

    他伸手将千度搂在怀里,轻声问道:“你说人族能赢吗?”

    千度的身体紧绷,见到最近的抗魔联军也距离他们有一段距离之后,这才稍微的放下心防,身体软软的靠在李牧羊的怀里,说道:“一定能赢。”

    “你这么有信心?”

    “其实并没有。”千度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这一次实在是太危险了。第一次深渊入侵,人族早有防备 ,甚至说服了龙族来帮忙----那个时候,龙族实在是太强大了,深渊族根本就不是对手,人族也保存了实力。也正是因为这样,人族最后才有能力对龙族做那般残忍的事情----”

    “那一次,深渊族连怒江江岸都没机会爬上来,就被龙族和人族联军给赶跑了。这一次----人族自食其果,没有强大的龙族做主力先锋,又因九国不和而没有形成统一战线,被深渊族给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现在他们占据了花语平原这个关键点,平原上空黑雾弥漫,平原里面更是不知道隐藏了多少魔族-----他们以此为据点,便和整个人族形成了抗衡姿态。以它们强大的繁殖能力和生存能力,怕是终有一日这长城也难以挡住它们前进的步伐-----若是让它们越过长城,这神州之地----便再也不会有人族了。”

    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其它我倒是不惧,只要人族齐心,终究是有办法将他们给赶出去的。我最担心的是深渊族领主消失不见踪迹----这么重要的战役,它不可能不亲自指挥坐镇。”

    “怒江之上,我一直在搜寻深渊领主的踪迹。结果只见到了黑星祭司和风贼祭司在率领魔族大军作战-----找不到魔王下落,心里终究难以安宁。最怕的就是-----它已经潜伏进入了人族世界----那就糟糕了。”

    “高阶魔族有夺舍神通,当初我就是心神虚弱的时候被它们给寻到了破绽-----”想起之前的事情,千度仍然心有余悸,自己的修为也算不弱,更是有众多法宝护身,即便这样还被那邪月祭司给寻到机会夺了身体。若不是李牧羊去北溟寻了鲲兽晶魄来,天知道自己现在变成了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自己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夺魄,其它人又如何避免?

    “若是寻了哪一国的君主,或者说是某一个宗派比较有影响力的人物-----怕是人族从内部就分崩离析了,哪里还有机会齐心抗魔。”

    “我也有过这样的怀疑,所以这几日一直在暗中观察各国君主和各大宗派的宗主们。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或者说,魔王比邪月祭司更擅长隐藏一些也有可能----还是要想办法把它揪出来啊。敌人在明面上,不管打得过打不过,心里终究是踏实的。它们躲在背地里,天知道会什么时候跳出来捅我们一刀-----”

    “这也是让我寝食难安的问题。”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太叔永生已经站在了他们的身后。

    李牧羊松开搂着千度的手臂,对着太叔永生鞠躬行礼,说道:“院长还没有休息?”

    “想到你说的那个问题,实在是睡不踏实,就沿着长城巡视了一番-----”

    “院长可有解决之法?”

    太叔永生摇头,说道:“这是一个神秘又强大的敌人,我们对它一无所知。不知道它的样貌、修为、不知道它擅长用何种兵器,何种功法----倘若它再夺了人族的躯体,那就和人族没有什么两样。这样的对手,我们如何能够把它揪出来?”

    “是啊。”李牧羊轻轻叹息。“实在麻烦的紧。”

    “如果说整个神州对它最有了解的人,怕就是牧羊你了------”

    “我也不了解。我并没有与其交手的机会。”

    “我是说你体内的那头黑龙。他与其交手过,甚至还在数万年前重伤过魔王----”

    沉吟片刻,李牧羊郑重点头,说道:“我试试,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线索。”

    自从那头黑龙在李牧羊的记忆海深处留下一缕神念,控诉了人族的种种罪行之后,便再也消失不见踪迹。

    这些时日,李牧羊已经忘记了那头黑龙的存在。

    现在,他又当如何把它给找回来呢?

    “拜托了!”太叔永生抬手拍拍李牧羊的肩膀,说道:“我知道你心里委屈,此番事了,无论如何,人族也都应当给龙族一个交代了。假如人族还能够延续下去的话-----”

    “谢谢院长。”李牧羊再次鞠躬行礼。这一回,为的是整个龙族。那些受屈惨死的半神龙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