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八章、契机告白!
    第八百五十八章、契机告白!

    这真是-----一言不合就翻脸啊!

    李牧羊说走就走,不吵也不闹,根本就没有与人打嘴炮的丝毫想法。

    该说的他都说了,该做的他也全都做了。

    他化作白龙之身与那深渊恶魔拼搏厮杀,被他龙息湮灭的三眼魔族不计其数。倘若统计数量,第一波赶至怒江江畔的所有高手屠魔数量加起来也不及他一人------

    他喷得口干舌燥,喷得精疲力尽,喷得血气乱窜,内息不稳。

    他奉献出一切,结果也仍然是人族嘴里的那个「屠龙砍龙头」-----

    图得到底是什么?

    “牧羊-----”太叔永生出声唤道。“牧羊稍等。”

    太叔永生离开座椅,快步走到李牧羊身边,伸手握着他的衣袖,说道:“少安毋躁!”

    “院长-----”李牧羊对着太叔永生躬身行礼。

    太叔永生的眼神一如即往的温和深邃,但是却多了一股冷洌肃杀的意味,扫视四周,让每一个与其对视者都有种利刃加身的紧张感。

    “李牧羊是星空学院的学生,无论是尊师重道、为人品德还是修行天赋都是上上之选,万中无一。作为星空学院的院长,我一向以有这样一个学生感到骄傲自豪。”

    太叔永生第一句话就为李牧羊的身份定了性,不管他是人族还是龙族,或者说是龙人族----反正他首先是星空学院的学生,而自己是星空学院的院长。

    所以,这个学生是他罩的。

    “李牧羊从来都不曾对不起人族,相反,他还一直在帮助人族。”太叔永生的眼神落在那个说要「砍龙头」的大武国国君脸上,说道:“无论是现在,还是数万年前。在座诸位都是人中翘楚,所读过的书,所懂得的见识自然要远胜常人太多。”

    “世人皆言第一次深渊入侵之战为「屠龙之战」,真正的入侵者三眼恶魔提也不提,尽量规避。反而帮人族抗魔的英雄龙族却成了大书特书的大反派,成为入侵神州的凶手------这些普通百姓不知道,在座的诸位也不知道?”

    太叔永生加重了语气,说道:“还有哪位不知道?若是有不知道的站出来,我亲自为其解惑翻疑。”

    “------”无人应答。

    所有人都知道,太叔永生这个老头发飙了。

    他心爱的女人死了,星空学院的学生折了大半,现在又有人对着他的得意弟子发难,让他心里的火气再也憋不住了-----

    “数万年前,整个龙族为人族先锋,为了人族而战。当然,结果大家也都知道了-----”太叔永生并没有把话说的太直接,毕竟,当时做出那种愚蠢决定的也是神州九国的皇族。把话说得太过直白难听,怕是又要引发新一轮的论战争执。

    非常时期,还是要以和为贵,将所有人族的力量给聚集起来,齐心协力,共抗魔族。

    而且,一直到现在,仍然有许多皇族认为自己当年所做出来的决定是正确的,智慧的。

    倘若不将那些强大的龙族给屠灭,任由他们发展壮大,神州之地,还有他们这些皇族立足之地?兆亿子民到底是听他们的还是听龙族的?

    归根结底,还是利益之争!

    “这一回,也是我亲自前去邀请牧羊前来助阵。这些日子以来,牧羊到底为了人族付出了多少,扫除了多少魔族----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抗魔军有目共睹。李牧羊为人族所做的一切,并不比在座各位少些什么。他是我们的同胞,是我们的战友,也应该是我们人族的朋友-----倘若大家还这样的有功之士还怀有敌意,是否会让人寒心?”

    “终究还是龙族-----”大武国君虽然不敢与太叔永生眼神对视,但是心里还是有些不服气的。

    恶龙之族,人人见而屠之。数万年都是如此,凭什么自己就不能说了?

    “是啊院长-----若愚兄也是无心之失,一时口快,并没有想太多-----”

    “龙族确实帮了我们不少忙,但是,大家还是要警惕一些-----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万一他和那些恶魔之族联手起来,那不是----给了我们人族致命一击?”

    -------

    “院长言之有理。”赢伯言冷笑出声,说道:“有些人自己办不成什么事,倒是会对那些真正有能力者冷笑冷语-----人族怎么了?龙族又怎么了?现在大家都是一个阵营里面的战友,朋友。我们还需要借助龙族的力量去驱逐这花语平原数不尽的魔族。若不是这小子及时赶到,怕是人族连第一波攻击都扛不住------ ”

    三眼魔族大举入侵,最先赶到的那一波人族高手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倘若不是他们将人族大军给拦截下来,争取了大量的时间,随后赶来的人族联军根本就没有机会以长城为线设置防护墙和搞魔结界。

    长城失,则天下亡。

    也正是因为有龙息强大的覆盖能力和杀魔能力,致使三眼魔力根本就难以踏上怒江江畔一步。

    所以,赢伯言倒是实话实说,没有任何夸张的成份。

    赢伯言其实也是不喜欢李牧羊的,好端端的,就把自己的女儿给拐跑了。害得自己那段时间寝食难安,疯了一般的去寻找宝贝女儿。

    赢伯言一直觉得,倘若不是因为李牧羊将自己的女儿拐走,导致东路大军突然间群雄无首,攻伐力度瞬间放缓,让大周和相领的大武大齐有了喘息之机,说不定自己现在就已经将整个神州纳入手心。

    虽然后来他把千度给带了回来,千度也向自己说明了当时发生的事情以及李牧羊为了她所做的一切。

    可是,终究心里还是有些不爽快的-----自己家养的小白菜要被一头猪给拱了,哪个做父亲的心里能高兴的起来?

    不开心归不开心,不喜欢归不喜欢。

    但是,听到有人说要砍李牧羊的脑袋,赢伯言心里就不乐意了。

    我女儿喜欢的男人,凭什么让你们把脑袋给砍了?你们有没有把我孔雀王放在眼里?

    “赢伯言,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谁对他冷嘲热讽了?九国屠龙的时候,难道没有你们孔雀王朝的事儿?”

    “我大武国数十万将士浴血厮杀力抗魔族,竟然被你说成没有能力?难道我大武儿郎就应当白白牺牲?”

    “大家还是口下留情,无论如何也应当给伯言兄一些薄面嘛-----毕竟,那头小龙有可能是孔雀王朝的附马爷-----是不是伯言兄?”

    ------

    “混帐!”赢伯言长袖一甩,就要和人动粗。

    “够了!”太叔永生厉声喝道。他沉沉的呼出心中浊气,说道:“魔族未灭,大家务必以和为贵。待到驱逐魔族,危机解除,你们有什么怨,有什么恨,要打要杀,就尽自解决吧。我绝不干涉。”

    “院长息怒-----”

    “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说出那句话----”

    “牧羊小友也是我们的一员,大家还需放宽胸怀-----”

    ------

    看到太叔永生和赢伯言同时发怒,众人终究还是有些忌惮。太叔永生也就罢了,德高望重,此时又处于抗战的重要时刻,他不会给大家做些什么。

    大家还是有些忌惮的。

    说完,太叔永生拖着李牧羊的手就走了出去。

    他都不愿意再和这些人多说些什么,更不愿意让李牧羊留下受气。

    数万年的敌视和仇恨,人族对强大龙族的天然畏惧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解除的。

    “一群白痴!”赢伯言冷哼一声,也紧跟着离开。

    “------”

    长城之巅,月黑风冷。

    虽已入春,但是夜晚的边塞还是极其寒冷。而且,不知道是因为大量魔族入侵神州进入花语平原的缘故,最近的天色明显要比之前要昏暗许多。

    显然,三眼恶魔不习惯人族的气候和天色,等到他们上岸之后,就尽可能的释放深渊之气,改天换日,直到将整个神州改造成为适合他们魔族生存的环境-----

    既然如此,也不知道他们费那么大劲儿侵占神州大地做什么?在深渊之地生活的不是很滋润吗?

    若是白日,可以将大片花语平原的风景收在眼底。现已入夜,入眼处就是一片荒凉。除了近处颜色黯淡仿若黑色的荆棘树,其它什么也看不见。

    李牧羊趴在城头,看着这广袤平原,心里发出沉沉叹息。

    魔族入了这花语平原,情况比第一次入侵要严重的多。想要将所有魔族全部屠杀驱逐,实在是一桩困难重重的事情。

    而且,现在魔族在花语平原里面作法,大量的释放出黑暗之气想要将整个花语平原笼罩 其中,作为他们第一步征伐的大本营。

    若是不及时将他们解决,邪气蔓延,神州净土怕是要惨遭涂毒。

    “时间不等人啊!”

    “不要放在心上。”清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李牧羊不用回头,便知道过来的人是陆契机。这个女人就是有这样的能力,即便是一番好意的安慰人,说话的态度也是高冷倨傲,就像是别人都欠了她好几百块钱似的------

    “你都知道了?”李牧羊笑着说道。

    “我不愿意去商议,便是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陆契机冷声说道:“那些人----终究还是小家子气了些。”

    “他们心里提防着我。”李牧羊苦笑不已。“数万年的仇恨,他们都没放下,自然担心我也没有放下。话倒是说得很明白了,他们担心我和三眼恶魔达成协议-----生死头头捅人族一刀,不就报了数万年前龙族被灭的大仇?”

    “你不会那么做!”陆契机声音坚定的说道。

    “要是所有人都像你那么想就好了。”李牧羊不无悲戚的说道。“他们并不信我。”

    “你想离开?”

    “想啊。”李牧羊说道:“付出再多又有什么意义?我为了守护人族,人族却并不领情,仍然视我为敌寇。”

    “只是极少数的人------”

    “是啊。”李牧羊轻轻叹息。“只有极少数的人----太叔院长、我父亲、千度、思念,还有无数的人族亲友,他们相信我。就算是为了他们,我也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

    陆契机站在李牧羊身边,和他一样趴在墙头之上,看着李牧羊如刀削般的侧脸,轻声说道:“你若留,我便留。你若走,我也走。”

    “-------”

    “若是他们容不下你,我的心里也再没有人族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