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七章、抗魔联军!
    第八百五十七章、抗魔联军!

    魔族入侵!

    怒江失守!

    魔王消失!

    ---------

    在神州九国的官方邸报上面,以及下放到各州县的张榜贴文上面,用的都是这种巨大的黑体标题。触目惊心,骇人听闻。

    给人一种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这件事情一定很严重的感觉。

    魔族入侵了,老百姓们第一眼看到这样的标题都是一脸迷惑的模样:魔族?那是什么鬼东西?能吃吗?

    数万年来,神州都不曾有魔族入侵的消息传来。又因为第一次魔族入侵牵扯到一个人族绝对不愿意提起的种族-----龙族。

    所以,神州各国的皇室和官方都不愿意在公开场合讨论这桩事情,各学府使用的书籍上面更是不会有任何有关魔族的记载。

    第一次屠龙之战与此时相隔太久,久到让人能够忘却任何事情。再说,那可是魔族啊-----与普通百姓又有什么关系?

    一些低阶武者和消息不够灵通的修行者也同样的不知所措,魔族入侵,不就是鬼域那些不敢见人的家伙吗?

    就算是鬼王亲自带队,不还有龙虎山和天音寺上面的那些高人吗?随便一家大的剑派也能够将他们给歼灭-----用得着这么大张旗鼓的昭告全世界?

    “肯定是国家想借此由头征兵役收赋税!”他们心里是这么想着的。

    可是,随着消息的传播,以及无数「有识之士」的解惑,人们才知道,魔族不是他们所想的那个魔族,也不是能吃的魔族-----而是喜欢吃人的魔族。

    原来他们数万年前就入侵过一次,只不过被人族联军给合伙击败了。

    现在他们再一次到来了,人族联军再一次集结抗魔------

    “听说了吗?魔族来了-----是那种长着三只眼睛六条腿体重比一头牛还要大的魔族-----”

    “谁说是三只眼睛六条腿?我大舅舅家的四儿子就在抗魔军里面效力,他杀了好几个魔族呢,说那魔族有六只眼睛九条腿-----”

    “九条腿怎么走路?一边四条半?”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见过魔族-----”

    --------

    这是一些觉得魔族尚远人族一定会取得最终胜利的心大民众在讨论魔族的样貌,并且发生了无数场争执矛盾的闲散百姓。

    “原本孔雀王联手黑炎帝国征战天下,为的就是神州统一------不曾想,还没来得及实现野心呢,魔族来了-----”

    “大周和西风也都跟着参战了----神州九国,都派了最精锐的部队前去抗魔-----”

    “神州浩劫啊-----那些魔族怎么就阴魂不散呢?据说他们在咱们神州还水土不服----那还来咱们神州做什么?好好的在他们那魔域呆着多好-----”

    --------

    这是稍微有点儿见识或者家里有人当差的人知道的情况,他们的语气要悲观紧张的多。

    气氛最为凝重肃杀的是战斗在第一线的抗魔人员。

    正如各国邸报所书写的那般,魔族入侵之后,虽然人族也在第一时间组织了狙击,但是,毕竟能够在短时间内赶来的人族是极其少数的人族高手,更多的人得到消息都还需要一段时间,更何况还有遥远的路途需要征服。

    当结界破碎之后,三眼恶魔就像是浮出水面的青蛙似的,将整个怒江的江面都给铺满-----仅凭那极其少数的人族高手杀能杀死多少?砍能砍死多少?

    就算是杀伤力最为强大的龙族,龙族喷又能喷死多少?

    当然,龙族杀魔的数量还是远远快于人族高手的,一个龙息下去,就有数不尽的三眼恶魔湮灭在那火焰之中。

    可是,架不住三眼恶魔的数量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第一次「深渊入侵」,也就是人族所记载的「屠龙之战」,那时候人族早有防备,而且又有整个龙族为其打前阵------

    万龙腾空,与那数之不尽漫布江水里面的深渊魔族厮杀搏斗。人族大军只需要据守怒江江畔,将那极少数想要冲上怒江江案的三眼恶魔给屠杀便罢。

    上一回有万龙助阵,有整个人族的提前防备,诸国皇族的同心协力。

    所以,那一次的三眼魔族根本就没机会登岸,在江水里面就被打退回去了。更不用说越过断山,进入人族的天然屏障花语平原。

    这一回深渊恶魔入侵,一无龙族助阵,二没有相信太叔永生的提前预警,三无防备,四无人族大军镇守江岸,九国皇族不同心----甚至刚刚还处于激烈的厮杀状态,各国都死伤惨重,有些国家的精锐之师都被打跨了。包括大周、大武这样的国家,都已经被孔雀王朝给打跨占领收入馕中-----

    民众所知道的九国派遣精锐之师,是因为消息闭塞,神州之地,哪里还有九国共存?

    就是西风帝国,也险些被孔雀王朝攻入天都,一举擒王。

    倘若再多给孔雀王朝一些时间,说不得他当真有机会一统神州。

    可惜啊,可惜------

    激战正酣时,魔族入侵的消息传来,孔雀王呆滞片刻,一巴掌拍碎面前的案板,大声喝道「集结!抗魔!」

    正要成为神州共主的孔雀王被魔族入侵的消息打断节奏,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可是,孰轻孰重的道理他还是清楚的。瞬间便收拾了心情,将三路大路进行集结,朝着怒江所在的方向开拨而来-----

    不仅仅如此,他还联合各国,一起抗魔。虽然其它诸国皇族都不愿意和孔雀王这个「侵略者」为伍,但是每个人都知道魔族的危害。

    倘若是孔雀王得了天下,他们或多或少还有一个安身之所。自己的子孙后辈,也可挣脱一条活路。若是让那些三眼恶魔得了这天下,那怕是神州再无人族立足够之地。

    这锦绣之地,瞬间便陷入永久的黑暗之中。不见天日。

    种族之战,不是你死便是我活!

    诸多原因加成,导致这一次三眼魔族跃上江岸,大批量的魔族进入了花语平原。

    而且,更让抗魔军难以承受的是,他们失去了魔王的身影。

    据史料所载,上一次深渊入侵,魔族领主身先士卒,率领麾下十八魔将战斗在第一线当中。这一回只有十八魔将与人族高手交战厮杀,却不见魔王踪迹。

    这个结果实在是让人心生寒意!

    倘若那魔族领主进入了人类世界,随意夺取一个普通人的皮馕为恶-----人族为之奈何?

    用神州的一句古谚语来说就是: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经过数万年的休养生息,魔族的单兵作战能力大幅度提高,数量也仍然是数不之尽杀之不竭,甚至就连智商也都大幅度提高了。

    魔王知道结界破碎的时候,自然会有众多人族高手会在外面等候厮杀。包括那强大的让人望之生畏的龙族-----第一次入侵之战,龙族帮助人族赶走深渊恶魔并且将它们封印起来,三眼恶魔并不知道后面还发生了那样一场被称之为「屠龙之战」的残酷战争。

    所以,在它们的心目当中,龙族是一直存在的,也一直是难以战胜的天敌。是他们最为忌惮畏惧的对手。

    大量魔族潜入了浩瀚无边的花语平原,急速赶赴而来的人族大军以长城为界组成抗魔联军。

    长城是守护人族的最后一道护线,倘若长城失守,三眼恶魔便可踏入神州沃土,亿万人族任其践踏屠戮。

    长城守卫所里,孔雀王赢伯言环视四周,沉声说道:“太叔院长召集大家而来是商讨出一个应对法子的,你们只知道坐在那里唉声叹气有什么用?”

    “说得轻巧?你来想个法子?”

    “魔王实力深不可测,他一味的躲着我们-----我等为之奈何?”

    “就是。魔王的面都没见着,连一张海捕缉文都画不出来发不出去----再说了,魔王有没有来,来了又去了哪里我们根本就一无所踪-----朕是拿不出什么办法的,孔雀王英明睿智,不妨你给大家出个主意?”

    -------

    说话的这些都是和孔雀王朝敌对的国家君主。刚刚才在战场上杀得你死我活,虽然因为人族共同的敌人而暂时停止-----但是那心中的戾气以及看向彼此的仇恨眼神却不是片刻就可以消弥化解的。

    “怎么?不服气?”孔雀王横眉冷对,虎目环顾四周,说道:“尔等应当暗自庆幸,若不是这些恶魔来的不是时候,怕是你们现在都要对朕俯首称臣----”

    “赢伯言,休得狂妄!”

    “谁是尔等?如此羞辱,还想我等与其并肩作战?”

    “我等就此告辞,就让那恶魔之族肆虐神州-----我倒是要看看孔雀王朝如何幸免----”

    --------

    “诸位-----”太叔永生抬起头来,深如星海的眼神环顾四周,终于出腔说话。虽然会议是由他召集,但是从开始到现在他近乎一言不发,眼观鼻鼻观心的干坐在那里,仿佛像是一个无关人一般。显然,百里溪的死对他打击极大。《斗法星移》,修的是斩**,无垢无尘,没有任何牵挂。可是,生而为人,又有几人能够做到呢?

    能够做到的,不是神仙就是魔鬼!

    虽然只说了两个字,整个守护所的人视线全部都聚集在他的身上。

    能够聚集在这里的不是一国之君便是佛道两门的主持山主,更多的还是各大宗派的宗主长老。每一个名字说出去都如雷灌耳,每一个人跺跺脚都能够让神州震动。

    甚至还有与其在修为境界上齐名的孔雀王朝国师赢无欲,龙虎山上那位从不现世的山主,以及天音寺的几位大和尚-----

    “现在不是说气话的时候,也不是说怪话的时候。”太叔永生的声音轻缓,但是每一个字都清晰有力。“恶魔入侵,此为神州浩劫。是关乎到整个人族生死的关键时刻,人族香火能否延续,就在在场诸位的一念之间。”

    “恶魔强大,这是我等都亲眼所见的事实。所以需要诸位同心协力,携起手来共抗魔族。和则生,分则死。这不是一宗一国之事,而是整个人族之存亡大业。”

    “在场的不是君主便是宗主,平日也没有少受人族的供奉和孝敬。有了人族,才有诸位地位之崇高,声名之耀眼。倘若整个人族都不复存在,诸位-----又如何自处?如何生存?以一已之力对抗整个魔族,这是不可能的。”

    “魔族已经来了,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所以,我希望诸位放下国界之争,利益之争,派别之争----放下成见,暂息干戈。”

    “现在问题出来了,我们就要想办法去解决问题。”太叔永生的视线在孔雀王赢伯言脸上稍微停留,然后依次朝着那几位矛盾重重仇恨深深的君主看了过去,说道“都说说看法吧。”

    刚才被太叔永生看了一眼,赢伯言有种全身被束缚的感觉。对于他这种级别的高手来说,这是一个**裸的警告。

    想来其它几位「老朋友」也有同样的感受。

    显然,这位星空院长此时的心中并不如他平面上那么的平静如海。

    挚爱的女子为了守界而死,星空学院的师生是率先到达屠魔战场,也是死伤最为惨烈的一个群体----先生十不存一,学生更是折了七成以上。

    这可是人族的精英,各国的种子啊。

    经历了如此重大的打击,太叔永生却不悲不泣,以自己的威望聚拢和压制着这整个人族的统治者们为了人族生死存亡而战。

    这样的老人,让人不得不尊重,也不敢不敬重。

    “院长所言甚是!”孔雀王赢伯言对着太叔永生深深鞠躬,又对其它几位君主说道:“伯言情绪不佳,有些话说的不好听,诸位兄弟莫怪。”

    “-------”

    听了他的道歉,大家心里对他就更加「责怪」了。

    当然,赢伯言抢了先,其它人也不得不表态。

    “太叔院长说的是,合则生,分则死。大家要不计前嫌,联起手来共同抗魔-----”

    “我听院长的,院长说怎么干我们就怎么干----”

    “打蛇打七寸,屠龙砍龙头-----咱们得先把魔王找到宰了再说-----”

    ------

    听到「屠龙砍龙头」的话,现场的氛围突然间变得极其古怪起来。

    所有人的视线全部都聚集在角落里唯一一个没有座椅的年轻人身上。

    李牧羊,世间仅存的龙族。

    李牧羊面无表情的扫了众人一眼,说道:“要不,你们聊-----我先走了。”

    说完,就要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