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二章 怒江之战!
    第八百五十二章、怒江之战!

    太叔永生是人族有数的几个高手之一,现在以一人之力对抗整个深渊族的邪恶之气也仍然感觉到吃力。

    一个是蓄谋已久,一个是随手反击。

    一个是单打独斗,一个是积蓄了全族之力。

    深渊族用来灭龙的力量,现在都施加到一个人族身上-----即便那个人族有着不逊于龙族的力量。

    随着那邪恶毒气的不间断入侵,太叔永生所承受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为了将那些邪恶之气转移到另外一个空间,太叔永生所撕裂开来的那道蓝色大门就是中转站。而他要维持着这个中转站的稳固和输送作用,就需要不停的将自己的真元之力释放出来进行凝固筑形。

    抵御住那邪恶之气一次又一次猛烈的冲击,也不停的胀大和拓展避免被一次性涌入的大量气体给撑爆。

    “永生-----”百里溪看到太叔永生的状态不对,脸色阴沉,表情痛苦,就连额头都出现细密的汗珠。而且,她被太叔永生抱在怀里,能够清晰的感触到他的心跳已经紊乱。对于这种境界的修行者,心境不稳是一桩很严重的事情,比身体受到伤害还要更加的令人担忧。

    由此可见,三眼魔族着实给太叔永生带来了极大的压迫感。

    “我没事。”太叔永生被这些狡猾的魔族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仍然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安慰着百里溪。他以为,结界封印数万年不倒,当两界被打通之时,会有一股来自于深渊之地的邪恶之气自然而然的流向神州。却没想到,这是那些三眼魔族的刻意为之。他松开怀抱,将百里溪放了出来,说道:“你快走-----速速通知人族九国,齐心抗魔。”

    “我不能走。”百里溪咬牙说道:“我若走了,你一人如何独挡群魔?”

    “你留下来也于事无补-----”太叔永生双手同时挥舞,将一股又一股湛蓝色的真气填充进那蓝色大门里面。“他们有备而来------你我合力也难以阻挡,只会将自己陷在这里。”

    “你在这里,怎么能叫做陷呢?”说话之时,百里溪已经伸出手来,握住太叔永生的手背,将自己的真源之力给灌输进去。“这是安居之所。”

    “百里溪,你疯了-----”太叔永生急声喝止。他知道百里溪此时的身体状态,倘若他刚才稍微晚了一步,怕是百里溪就已经遭遇那反噬之力重伤或者死亡。现在的百里溪身体就像是一条干枯的小溪,她现在所施展出来的力道,是刚才太叔永生为了救她输送进去的保命真元,还有就是将那小溪里面湿润的泥土进行暴晒,不计后果的挤压出里面的水源。“你快停手,你不要命了------

    “不要了。”百里溪眼神黯淡,脸上布满密密麻麻的皱纹,但是看向太叔永生的眼神充满了爱与怜惜。就像是一个正处于热恋期的女子一往情深的看着自己的情郎、喜悦、满足。她的人生锁定在自己潜入怒江江底的那一刻,容颜亦是如此。“要命做什么啊-----能够死在你的身边,还有什么好遗憾的?在怒江江底的时候,都不敢许下这么奢侈的愿望------”

    “百里溪-----”太叔永生额头青筋凸起,眼眶血红,怒声喝道:“住手,你给我停手-----我不许你死。”

    “还是那么霸道------”百里溪眼神迷醉,脸上却滑下两行清泪。“太老了,不中用了----实在帮不上什么忙-----”

    噗------

    百里溪嘴里喷出大口的鲜血,然后眼神逐渐变得涣散,瞳孔再也没有了焦点。

    “百里溪-----”太叔永生嘶声吼道。他想要去阻止她,拒绝她的帮助。他想要去搀扶她,不要让她躺倒在自己的脚底。

    可是,他却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因为在这关键时刻,那些魔族竟然再一次加大了攻击力度。

    从那深渊之地输送进来的邪恶毒气更加浓郁,也更加的庞大。他们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想要一股作气的打败这边的阻碍者,然后等待他们的王者君临神州。

    蓝色大门摇晃的更加厉害,就连空间也跟着开始收缩变小。

    因为心绪受到巨大的震荡,太叔永生已经很难维持的住这蓝色大门的稳定,以一已之力对抗整个魔族精英。

    “院长-----”一团火焰从高空之上飞速降落,然后重重地落在太叔永生的身边。看着软软的趴倒在地上的百里溪,不由得悲从心来,惊声唤道:“嬷嬷------”

    “院长------”

    “院长,我来助你------”

    “大家快来巩固大门,避免邪气入侵神州------”

    --------

    更多人紧随而至,落在了太叔永生的身边。他们头束高冠,身穿白色星云袍,这是第一波跟随陆契机前来守界的星空学院的先生和学子。

    更多的人族精锐正朝这边急赶过来。

    有了陆契机、羊小虎、孔离夏候浅白等诸多高手的帮助,甚至还有隐居学院数十年不曾入世的星空长者出手,蓝色大门终于恢复了正常。在和那滂沱巨大的邪恶之气抗衡的时候占据了上风。

    太叔永生看到趴倒在地没有生息的百里溪,悲恸不已。

    这个女人,数十年前许自己青春,数十年后许自己生命-----而自己却一再辜负,以后如何能够在九泉之后再次相见?

    太叔永生的双眼血红,双手握拳变成了两个硕大的拳头。

    拳头上面蓝色闪烁,就像是两把燃烧着的蓝色火炬。

    蓝色大门里面的黑色邪气被蓝色火炬吸引,抽离,朝着那火炬聚集。火炬变得越来越大,颜色也变得越来越黑。

    太叔永生以本身真元为护罩来保护本体,然后将那深渊毒气为自己所用。

    然后,他的双拳收回,然后再以万钧之力向前猛推。

    他将那深渊群魔推送进来的邪恶毒气又强行灌了回去。

    轰------

    地动山摇,波涛翻滚。

    整个结界大门都跟着剧烈的摇晃起来。

    因为那毒气太毒,黑色太黑,所有人都只觉得眼前漆黑一片,难以视物。

    轰隆隆------

    笼罩着阴阳门的守护结界开始崩塌,大块大块的石头翻滚,如血一样鲜艳的怒江江水倒灌而入。

    哗啦啦-----

    咕嘟咕嘟------

    等到空间恢复了清明,等到那轰隆声音消失。

    阴阳界石已经被彻底冲跨,守护结界大厅也一片狼籍,每个人都置身在那滚滚浪潮之中。

    “魔族-----”有人惊呼出声。

    只见那怒江江面之上,浮现出无数颗绿色的脑袋,每一颗丑陋的脑袋上面都长出三颗三角眼睛。

    它们伸长舌头,就像是一群漫出水面捕食的青蛙。

    “杀!”有人抽出腰间宝剑,率先朝着三眼魔族冲了过去。

    “杀!”

    更多的人族朝着那面目狰狞的三眼魔族冲了过去。

    人魔相争,勇者生存。

    ---------

    ----------

    火凤燎原!

    一只彩色凤凰从天而降,身披无数道火焰幻成的霞光。

    砰-----

    火凤重重地砸在江面之上,大半个江面都被它点燃,并且随着江水的流敞,朝着更远处的江域蔓延。

    红色江水如油,竟然在火凤的火力元素点燃下熊熊燃烧起来。

    孔离和夏侯浅白对视一眼,然后双双抽出腰间宝剑。一左一右,就像是两道白色旋风一般的冲进了那如黑般涌来的三眼恶魔中间。

    孔离出剑又快又争,一剑扫去,便有大片的三眼魔族被斩成两截。

    夏侯浅白剑走刁诡,每一剑都是直刺那些三眼恶魔的第三只眼。他深知这第三只眼是魔族的力量本源,一剑下去,毁其本源,破其功法。

    没有第三只眼的魔族根本就没办法吸收这个世界的能源为其所用,就连这空气也是他们难以适应的,等待他们的就只有死路一条------

    当然,夏侯浅白也不会给他太多适应的时间,长剑横斩,那些失去源力的三眼魔族便被他斩成两截。

    “我横斩,你戳他们的眼睛。”孔离发现自己做着和夏侯浅白同样的事情,但是每一个魔族都要出手两次,实在是浪费时间,主动提出要和夏侯浅白合作。

    “凭什么?”夏侯浅白一剑戳瞎那些魔族的眼睛,一边出声问道。

    “不能让那个书呆子抢在我们前头----”孔离的身体急转,将围拢在四周的数十三眼魔族悉数斩成两半。

    “成交。”夏侯浅白应了一声,手里的长剑化作无数星光,每一颗星光都会落在那些被拦腰斩断的三眼魔族的第三只眼睛里。

    啊------

    惨叫声音此起彼伏,那是即将死亡的三眼魔族发出来的最后哀嚎。

    羊小虎的武器是一本书,一张残破不全的羊皮卷。

    世人皆知羊小虎是读书破道,却几乎不曾见过他出手。更不知道他的武器是这般的---奇怪。

    羊小虎伸手一扬,那张羊皮卷便自行的飞到了高空之中。金光闪闪,仿若佛光。

    “邽山,蒙水出焉,南流注于洋水,其中多黄贝,蠃鱼,鱼身而鸟翼,音如鸳鸯,见则其邑大水。”

    羊小虎话音刚落,羊皮卷上面的金光更加耀眼,无数身为鸟翼音如鸳鸯的蠃鱼从那羊皮卷中飞了出来,朝着那些三眼魔族狂扑而去,疯狂撕咬。逆鳞柳下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