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九章、罪同宣战!
    第八百四十九章、罪同宣战!

    湖日湖畔,所有人都被这天地之间突生的异像以及湖面上传来的巨大声响给惊吓到。

    “那是-----那是什么-----”

    “是不是地震来了-----一定是地震来了----”

    “天上好多鱼------”

    ------

    原本在草场忙活的陆清明等人也满脸焦色的赶了出来,远远就喊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还以为有强敌来攻,这落日湖畔的结界难以支撑,所以立即放下手里的活计带人前来助阵。

    儿子经历了那么多磨难才刚刚回来,还没过上几天太平日子,就被敌人发现了踪迹寻了过来-----

    苍天啊,你怎么就这般残忍呢?

    “魔族入侵。”李牧羊沉声说道。

    “什么?”陆清明表情微愣,眼神四处打量,问道:“在哪里?入侵的魔族在哪里?”

    李牧羊指着天上的「火烧云」,出声说道:“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应当是怒江江底的结界破裂,魔族从哪个地方入侵-----”

    陆清明心头微松,叹了口气,说道:“那就好,怒江尚且还远着-----我们也可多做防备。实在不行,再次搬家便好了。一家人团团圆圆比什么事情都重要。”

    现在的陆清明哪里还像是一省总督,更像是一个护着家里的小崽子们安全的老公鸡。经历了太多的生死困境,甚至陆氏还以那样的方式倒塌瓦解-----

    只要能够活着,只要一家人平平安安,就是受再大的委屈他也愿意承受。

    这一点儿,或许也深受儿子李牧羊心绪的影响。

    活着,便是一切!

    “我是说----三眼魔族。”李牧羊知道陆清明还没有明白自己话中的意思,再次出声问道。

    看到儿子眼神里面的凝重之色,陆清明的心神像是被闪电劈开,瞪大双眼,满脸不可思议的模样,说道:“这怎么可能?”

    三眼魔族数万年不曾入世,普通人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即便是陆清明这种身居高位的世家子弟,也早就将他们给忘记在记忆深处,以为他们只不过是存在于一处生癖的古书珍本之中。

    神州百姓习惯性的将从鬼域里面走出来的坏家伙们也称之为「魔」,李牧羊说魔族入侵的时候,陆清明第一反应便是鬼域里面的那些家伙跑来了。毕竟,他也曾听人说过,李牧羊在昆仑山上便和鬼王有过冲突,还伤了他们不少人。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此番入侵的竟然是那些原本以为极其遥远只是一个噩梦般的传说般的三眼恶魔-----

    “数万年来,三眼魔族从来不曾放弃过占据神州的野心,他们也从来都没有放弃过攻打怒江结界。以前只是细小的不间断的击打,近年以来才突然间加大了攻势------那道结界已经守护人族数万年之久,经过魔族无休止的锤打原本就已经伤痕累累,人族又忙于纷争,疏于修理-----上次契机来找我,便是希望我能够随她一起去守界。不过那个时候我心灰意冷,拒绝了她的要求。”

    “你能确定?”陆清明仍然不放心的问道,三眼魔族入侵和鬼域里面的那些假「魔族」入侵不可同日而语,事关重大,由不得他不慎重对待。

    陆清明出生于西风陆氏家族,对于常人视为禁忌的书籍资料他知之甚多。他知道数万年前的魔族入侵带给人类的是一场浩劫,幸好强大的龙族及时出手,不然的话,怕是现在整个神州都尽落魔族之手。

    血月降临,整个世界进入永夜。

    “我感觉的到。”李牧羊沉声说道。他指着天空上的异像,“红云就是从怒江所在的方向漂移过来,然后向着整个天空蔓延-----结界一破,血流成河。万年之前的那场浩劫怕是要再次重演-----”

    陆清明看着李牧羊的神情,急声问道:“牧羊,你是不是----准备去怒江?”

    李牧羊苦笑,说道:“苍生有难,我哪能视而不见?”

    “牧羊,你忘记了-----数万年前的那场浩劫,龙族为了拯救人族付出了一切,结果却反被人族所害,成千上万的龙族近乎灭绝-----要不是你----要不是你还活着,怕是世间再无龙族。可是,你看看,那些人族是怎么对你的?他们恨不得生食其肉,渴饮其血----风城之战,那次你差点儿连命都保不住了------你怎么能犯前人犯过的错误?”

    “不行,我不许你去。”陆清明越说越是激动,抓着李牧羊的胳膊说道:“深渊入侵,自然有整个人族前去抵挡,与其厮杀。你给我好好的留在这里,给我好好的活着-----我就要让你活着,其它什么事情都不在意了。这是人族亏欠你的,你从不亏欠人族什么。”

    李牧羊伸手握住父亲的大手,出声劝道:“父亲,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觉得我这些年吃了太多苦头------”

    “这哪里是吃些苦头?他们是想要你的命啊。那些人----哪一个不想砍了你的脑袋剥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他们这般对你,你还要去帮助他们?怕就怕在----等到你再一次帮他们赶走了三眼恶魔,他们再一次对你下毒手-----数万年前,龙族还有个伴,现在你有谁?谁还能够陪你并肩作战?谁能够保护着你?”

    “父亲,有人要杀我,也有人一直在救我。风城一战,倘若不是太叔院长出手相救,哪里有现在我们一家团圆的日子?再说,父亲是人族,母亲是人族,思念是人族,还有我身边的很多家人朋友也都是人族-----一方有难,八方救援。倘若神州被那些三眼恶魔侵占,整个人族也就不复存在----那个时候,父亲怎么办?母亲怎么办?我们这落日湖畔的家人怎么办?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李牧羊苦口婆心的劝道。

    他知道,在结界破碎,三眼恶魔踏入神州的那一步开始,两族之间的战斗就已经打响了。

    李牧羊知道,现在的局势应该已经很危险了,战斗亦会非常的惨烈。

    而且,结界破裂,最先受到殃及的就是星空学院的师生们。毕竟,星空学院屹立在断山之上,怒江之畔,原本就是为了防御魔族入侵而设立。

    还有,陆契机-----

    那也是自己的家人啊。

    这个时候,她一定战斗在阻挡三眼恶魔的第一线吧?

    上次拒绝了她,没有跟随她一起去守界,这一次难道也要眼睁睁的看着她以身涉险?

    怒江之行,迫在眉睫,也非去不可。

    倘若自己是一个人族,完完整整彻彻底底的人族,神州有难,他二话不说就去参加战斗。

    现在就算是一个并不完整的小龙人,他也要去与魔族厮杀---

    但是,因为自己所经历的种种磨难,以及人族给自己带来的诸多痛苦,他必须要做通家人的思想工作才行。

    虽然父母皆是人族,但是,因为自己这个儿子遭遇的各种不公平待遇,他们恨人族,恨那些想要屠杀自己的人族----

    他们不想再让自己卷入是非,不想再让自己在救下人族之后再一次遭遇人族的背叛,甚至小命难保-----

    以他们对龙族的痛恨,这是非常可能发生的事情。

    “ 我救人族,也是为了救父亲,为了救我的亲人朋友,救所有我在意的人-----倘若只有我个人活着,而我的家人朋友全都遭遇不测,那样的话,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可是-----”陆清明心如刀割,左右两难。

    他心里知道李牧羊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他很担心李牧羊的身份暴露,暴露在那么多人族高手面前,待到三眼恶魔被人族驱除,他们再一次向龙族出手-----就像数万年前的那一场屠龙之战一般。

    这个时候的他不再是一省总督,不再是风城城主,不再是顶天立地的男人,他只是一个心疼儿子担忧儿子生命安危的父亲-----

    “我保证。”站在旁边的千度出声说道:“我保证,没有人再敢像以前那般对待牧羊。如果有人胆敢冒犯,罪同于向孔雀王朝宣战。”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