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八章、美好生活!
    第八百四十八章、美好生活!

    江南。落日湖畔。

    宋晨曦在作画,自从李牧羊用龙血与她换了血液,她打出娘胎带出来的寒病就再也没有犯过了。

    虽然宋氏倒塌,家族成员大半被屠,但是,在李牧羊嘱咐公输一族的暗中照料下,还是有一大批的老弱妇孺逃了出来。这里面就包括视宋晨曦为女儿的姨婶舅母等人。

    陆清明也极其喜欢宋晨曦这个干女儿,得知宋氏还有生还者,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令人将其护送到这落日湖畔的隐居之地。反正这里地势辽阔,风景秀美,只不过多出几把力气打造几间房子而已。

    威风赫赫的宋氏已经不复存在,最疼爱她的爷爷自行仙解,宋晨曦的身心都经历过惨重的打击。但是,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休养,她的身体康复了许多,脸色也红润光泽,和之前比,人也稍微丰韵了一些,不似之前那般病态孱弱,看起来一阵风来就可以把她给吹倒。

    这里的安静祥和很符合她的心性。

    千度被罗拉着坐在院子里说话,温暖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身上,让她更显得雍容华美。只是因为那一场死劫,让她的脸色有一些苍白,在光线的照耀下近乎透明,精神头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好。

    李牧羊为了杀死夺体的邪月祭司,毁掉了它的三眼本源。可是,也正是因为如此,等于是亲手取走了赢千度的性命。

    后来,虽然在北溟之中寻到了鲲兽,又在双方友好协商的情况下得到了它的半块晶魄,但是这只能是将千度的小命给救了回来,想要身体完全复原恢复到之前的状态,怕是一时半会儿是很难做到的。

    李牧羊只是「借」走了鲲兽的半颗晶魄,但是北溟却仍然是北溟,而那鲲兽也仍然是「北溟之主」。不过,想要恢复之前的那般浩瀚盛大,怕是没有几千几万年的时光是很难做到的。

    千度苏醒过来之后,李牧羊就将她带回了江南,回到了自己和家人的隐居之所。因为千度的身体虚弱,又因为她和李牧羊的特殊关系,罗是把她视作儿媳看待的。

    所以,这些日子想着法子的去给她养身体。什么东西滋补就做什么,罗的厨艺又相当的不错,竟然当真就让她给养回来许多。

    千度刚来的时候,还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看起来像是大半条命都没了。短短十数天的时间,就能够坐下来和人说话聊天,行走自如,大半都是罗的功劳。

    “今天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罗满脸慈爱的看着千度,声音无比温柔的问道。这么好看的姑娘,而且是孔雀王朝的长公主,是自己未来的儿媳妇,真是越看越觉得好看,越看越觉得喜欢。

    “阿姨,刚刚吃过午饭,我还没有饿意。”千度心里是满满的感激,却只能苦笑着摇头拒绝。

    她刚刚才吃过午饭呢,被罗给盛了一大碗饭,又不停的往她碗里夹菜----不吃不行,浪费可耻。

    等到她把碗里的饭菜吃完,就觉得肚子胀得不行了。原本想着出来晒晒太阳消消食,罗就已经要开始为她准备晚餐了。

    这样的呵护,谁能够承受的住?

    不过,千度还是非常享受这样的生活状态的。贵为孔雀王朝长公主,虽然家里的父母都极其疼爱她,周围所有的人也都在千方百计的讨好着她。

    但是,她深知自己身上背负的责任,也清楚父母对自己的厚望,所以,即便没有人逼迫自己,催促自己,她也仍然苛刻的要求自己。

    琴棋书画、修行破道、政治权谋等等,每一样都要学习,每一样都要学到最好。

    压力无处不在!

    在这里却不一样。没有压力、没有束缚,也没有人要求自己做到最好。

    就像是普通人家的普通女儿那般,可以对自己的母亲撒娇,可以和那些孩子嘻闹,甚至可以很没有形象的躺在太阳下面从日出睡到日落。

    你可以说自己想说的话,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不用犹豫,也没有负担。潇潇洒洒、自自然然。

    千度很喜欢这里,喜欢这里的每一个人,喜欢这落日湖畔的一切。

    “总是要先让人准备食材的。”罗一脸认真的说道,仿佛给千度准备晚餐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你要是想喝鸡汤,那就得提前让人去打几只野鸡回来-----还有那些野菌,也是需要提前采摘回来的,昨天采的已经不新鲜了。”

    “----那就吃面片汤吧。”

    “那怎么能行呢?面片汤又不能补身子----你现在身子骨弱,得吃一些大补的东西。要不我把那根里山参给你煲了吧?”

    “中午才喝的参汤。”

    “哦,那灵芝汤呢?”

    “太苦了。”

    “那就听我的,晚上给你做一个老山参炖野鸡,一道野菜炒野茹,天语钓了几尾红心鱼,我把它用油煎了----再做一个红薯饭,你还想吃些什么?”

    “----没有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罗喜滋滋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说道:“我现在就去准备。”

    “------”

    李牧羊指出宋晨曦画作中需要修改的两地方,然后走到千度身边坐下,笑着说道:“母亲太热情了,你不要介意----”

    “怎么会介意呢?我心里只有感激。”

    “她只是心里太欢喜了,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好不容易一家人团聚 ,而且你也跟着我一起回来-----她是把你当作----当作-----”李牧羊脸色燥红,一脸羞涩的模样。

    当着千度的话说出这样的话,他着实还有些不太适应。

    毕竟,在感情这种事情上面,他也只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处男。

    “当作什么?”千度脸颊微红,就连脖颈上面也爬上了一抹红晕,耳朵也红通通的,晶莹可爱。

    “当作----一家人。”李牧羊抬起头来看着千度的眼睛,沉声说道。

    两人眼神对视,脉脉无语,却有千言万语在交流之中。

    “少爷、少爷,我又钓了一条大鱼-----”秦翰粗哑的嗓音传了过来,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宁静。

    “白痴,小声一些----”文弱弱很是用力的在秦翰的胳膊上掐了一记,娇嗔说道:“你没看到少爷正忙着吗?”

    秦翰手里提着一条红尾大鱼,一脸茫然的看着院子里面的李牧羊,说道:“少爷不忙啊,不是坐在哪里聊天嘛----”

    “你这个呆子-----”文弱弱恨得咬牙切齿,说道:“你懂些什么。”

    “对对对,我是呆子,我是呆子----”秦翰一脸讨好的看着文弱弱,嘻笑着说道:“娘子不要生气,小心动了胎气。”

    文弱弱和秦翰成婚之后,很快便有了身孕。现在肚子微鼓,虽然不太明显,但也足够的让秦翰紧张。现在对待文弱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当然,以前也是这般。

    “哼,你自己吃吧-----”文弱弱横了秦憨一眼,径自去看宋晨曦作画去了。

    她没有读过太多的书,秦翰更是一个粗人,现在有了孩子之后,很希望孩子能够像少爷或者晨曦小姐一样成为读书人。她内心深处是很仰慕读书人的。

    “我做错什么了吗?”秦翰抱着那条大鱼,一脸茫然的问道。

    旁边的小丫鬟们捂嘴娇笑,并不解释。

    “娘子说我错了,那我应当就是错了。”秦憨自言自语说道。

    然后,他抱着那条大鱼朝着院子里面跑去,出声喊道:“少爷,少爷,我又钓了一条大鱼,晚上可以给千度小姐滋补身子----”

    “-----”

    看着秦翰献宝似的送来的大鱼,李牧羊也是一脸无奈,指着厨房说道:“把它送进厨房吧。”

    “好的少爷。送去之后我再去钓鱼。”秦翰一脸骄傲的说道。“要让千度小姐每天都有鱼吃。”

    “-----”

    “这也是个痴人。”千度看着秦翰远去的背影,感叹着说道。

    “是啊。他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李牧羊轻声说道。“有了家,有了家人,很快又要有孩子----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吗?”

    “这些是你给他的。”

    “不,是他给自己的。倘若他不愿意做出这样的选择,谁又能够勉强他们呢?”李牧羊出声说道。

    自从在昆仑山上救过秦翰文弱弱之后,他们夫妻俩便唯李牧羊马首是瞻。李牧羊隐居落日湖畔,他们也很快就寻了过来。

    刚刚来的时候,他们整天嘴里喊着李牧羊「主子」,被李牧羊再三呵斥,才换成了比较容易接受的「少爷」。

    现在,他们和李牧羊生活在一起,仿若家人一般。

    李牧羊很是珍惜这样的时光,也非常爱惜自己的家人。

    “若是所有人都能够过上这样的生活多好啊。”千度轻轻叹息。

    李牧羊心头一紧,说道:“你也不要担忧,好好养身体。我让人打探过,孔雀王那边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应当没有什么人能够阻挡他吞噬天下的步伐-----”

    “希望如此吧。”千度出声说道。

    “你要实在放心不下,等到你身边好了之后,我陪你一起去看望孔雀王------”

    “好。”千度笑着点头。“我离开那么久,想必父皇日夜担忧。”

    “就怕一旦出去,就很难再回来了。”李牧羊百般不舍。

    “一定会回来的。”千度伸手握住李牧羊的手,看着挺着肚子正向宋晨曦请教丹青之道的文弱弱说道:“我们也要向他们一样----过他们这样的生活。”

    李牧羊俊脸一红,说道:“好。到时候我们多生几个孩子,好多好多的孩子----”

    “万一那些孩子都像你一样----幻化成龙怎么办?”

    “不是龙,是龙人。”李牧羊纠正说道。“无论如何,他们身体里面都有一半人族的血脉。”

    千度面露愁容,说道:“希望他们能够平平安安的。”

    李牧羊握紧拳头,说道:“谁敢伤害他们-----”

    “牧羊----”千度轻轻摇头,说道:“你知道的,这样解决不了问题。”

    “你说如何?”

    “放心吧。”千度一脸坚定的说道:“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他们。我要让他们成为世间最高贵的存在。”

    “-----”

    轰------

    正在这时,地动山摇。

    落日湖心,平静的湖面突然升起巨大的漩涡。无数的鱼虾被卷出水面,抛洒在高空之中。

    天空之中,红云密布,如若野火。

    咔嚓------

    高空之上,李牧羊布下的层层结界也被这巨大的冲击给震出道道裂缝。

    李牧羊嚯地站起,沉声喝道:“界石破碎,魔族入侵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