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六章、遂了心意!
    第八百四十六章、遂了心意!

    星空学子,非是天才便是权贵。一个个心高气傲,眼比天高。

    而且,魔钟突兀响起,观星楼下,不仅仅聚集了星空学子,还有众多的星空座师也都赶了过来一探究竟。

    陆契机的这番话等于是将星空学院的师生给一起骂了,话里的大概意思就是:在场的除我以外,全是垃圾!

    他们哪能受得了这个?

    羊小虎听了陆契机的话,心急如焚,说道:“会出事的,契机这样会出事的。怎么能这么说呢?就算是心里这么想-----也不能说出来啊。要是万一一会儿打起来-----”

    “打起来又怎么样?”夏候浅白一脸冷笑,说道:“他们还能够把陆契机给吃了不成?断山有断山的义务,星空学院也有星空学院的职责,现在的学子贪图享乐,慕名慕利,却又偏偏缺少悲天悯人的心肠。神州若是有难,谁人能够幸免?陆契机又没有说错什么。”

    “就是。”只要是有打击羊小虎的机会,孔离都不会放过,虽然他更看夏侯浅白不顺眼。“我就觉得契机同学说的很有道理。男人都不愿意承担责任,反而让一个女人替他们守着护着-----不嫌丢脸吗?”

    “可是,就是心里这么想,也不能----不能说出来啊。”羊小虎面红耳赤的说道。“万一----万一-----”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想什么便说什么,这便是我们修行之人的顺心意。心意不通,如何破境?”

    “夏侯师说的很有道理,不过,你和一个只知道读书的书呆子说这些,有什么用呢?他又听不懂。”

    “-------”

    羊小虎心想,一直沉默也不是个事儿,在矛盾没有爆发之前,自己先站出来说几句话缓颊,希望大家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也不会太过为难陆契机。

    正待开口,突然间有人大声喊道:“陆契机说的对-----”

    “陆契机说的很有道理。一个女人尚且为了神州危难而潜沉江底,我们却在风花雪月,实在是愧疚之极------”

    “ 就是,大家一同前往,一起守界------定不让那丑陋的三眼恶魔踏入我们神州一步----”

    -------

    群情激愤,齐声响应。

    星空学子,着实骄傲,也正是因为这份骄傲,让他们愿意履行职责,做出牺牲。

    正如陆契机所说,一个女生都能够做到的事情,七尺男儿怎能逃避?

    陆契机心里松了口气,她知道自己的话有多么的犀利刻薄,倘若他们当真因为羞怒要和自己动手,那自己只能一头扎进这怒江里面去了-----

    人多力量大,有星空学院这群师生前去守界,至少能够让阴阳界再多稳固一些时日。等到九国之战结束,便能够集合神州之力前去与那拼命攻伐的魔族相抗衡。

    “谢谢。”陆契机看向台下众人,深深鞠躬。

    这一礼,不为自己,为天下苍生,人族香火不灭。

    “契机同学不用客气,我们这便随你去守界-----”

    “对,同去同去,契机小姐只需要召唤一声便可------”

    “契机小姐,师兄想和你商谈一番守界事谊------”

    --------

    羊小虎招了招手,陆契机从观星楼飞跃而下。

    “见过羊师。”陆契机对着羊小虎微微鞠躬。又向孔离和夏侯浅白行礼,说道:“见过两位老师。”

    “契机,阴阳界石当真有你说的那般严重?”羊小虎急声问道。

    “比我所说的还要更加严重。”陆契机沉声回答。“伤痕累累,随时都有可能被魔族攻破。”

    “现在可有人守界?”

    “只有一人。”陆契机说道。

    “一人之力,怎么能够与那休养万年再一次想要血洗神州的魔族相抗衡呢?”夏侯浅白眉头紧皱,说道:“你什么时候去守界?待我将学院的功课交代一番,随你一起前去。”

    “有什么交代的?有血性的男儿都应当去守阴阳界石。至于那些不愿意去的----让他们自修就好了。”孔离很是洒脱的模样,说道:“我们这就出发。”

    “我也去。”看到两位同僚看过来的眼神,羊小虎立即表态。

    “儒子可教!”

    “书呆子也是有几分血性的。”

    羊小虎拉着陆契机的衣袖,小声问道:“可有李牧羊的消息?”

    陆契机摇头,说道:“没有。”

    “这小子-----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呢?”羊小虎眼神茫然,喃喃说道。

    听到羊小虎提起李牧羊的名字,孔离和夏侯浅白也急了。毕竟,他们也是李牧羊的座师,是给予他深切期望的。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我记得你们的关系一直很好-----龙和凤,不应当-----应当天天在一起吗?”孔离一脸不解的问道。

    “就是。你是不是知道他的踪迹却故意向我们隐瞒?你放心,我们也是自己人----不会因为他的身份而对他如何的。毕竟,在为师心里,是视其为子侄一样的去看待------”

    “我不知道。”陆契机无奈解释。

    “--------”

    三人看她的眼神就有些诡异。

    “真的不知道。”鬼使神差的,陆契机又补充了一句。“我也在找他。”

    --------

    怒江江底,阴阳界石。

    哐-------

    哐-------

    哐-------

    -------

    巨大的声响震耳欲聋,仿佛有一只巨锤在击打着耳膜。

    头顶之上水波飞荡,身侧乱石纷飞。还不停的有巨大的石块滚落而来,被强劲的水流卷走。

    老妪的双手快速的挥舞着,点点金色的光华从手指间流敞出来,朝着那千疮百孔裂痕无数的阴阳界石上面落去。每一朵金星的融入,那一块的小孔或者裂缝便瞬间消失不见。

    只是,那小孔太多,裂缝太大,光华有限,实在难以将这整块界石给修复如初。

    而且,因为对面的魔族日夜不休的攻击,这阴阳界石变得脆弱不堪,上面的孔洞越来越多,裂缝也越来越大,刚刚修复好的表层瞬间又再次破裂开来,仿佛这样的过程永远都没有尽头。

    倘若永远没有尽头倒也是一桩好事。

    可是,老妪心里非常清楚,因为阴阳界石变薄的原因,导致一墙之隔的魔族更加疯狂,也比以前攻击的更加卖力。

    最要命的是,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实在是难以支撑。

    灯油枯竭,灯火熄灭。这是宿命。

    砰------

    这是闷鼓发出来的响声。

    每当响起这样的声响时,便是魔族那边的高级将领亲自出手破墙。数十年的坚持,数十年的对抗,老妪对此心知肚明。

    老妪不敢大意,伸手一摘,身上那件土黄色的星空战袍便被她取下来一颗星星。

    星云袍上面镶着流云,那是为星空学子准备的制服。星空老师也穿星云袍,只是他们穿的星云袍上面都有一颗小星星。

    而星空战袍上面没有流云,只有星星。整颗长衫是一片星海,数颗小星星点缀其间,很是潇洒写意。

    现在,老妪竟然伸手摘下了星空战袍上面的一颗小星星。

    小星星入手便变成了银白色,就像是天上悬挂的星星一般的颜色。

    小星星闪闪发光,将这大片的空间给照耀的亮如白昼。

    老妪满脸不舍的看着小星星,星空战袍上的每一颗星星都是主人的灵气凝结。有些甚至需要数年或者十数年的心血。

    砰!

    又是一记重锤击来。

    老妪看了一眼阴阳办石,心里做出了某种决定。

    中指曲起,轻轻一弹,那颗星星便朝着阴阳界石飞了过去。

    啪------

    小星星撞击在阴阳界石上面砸的粉碎。

    一刹那间,金光大作。

    那些金色的光辉在空中乍现,然后落在那阴阳界石上面的孔洞缝隙,瞬间便消失不见踪迹。

    但是,细看之上,发现整个阴阳界石的大门变得平坦光滑,上面的孔洞消失不少,裂缝也填补许多。

    “噗------”

    老妪咽喉酸胀,猛地吐出大口殷红鲜血。

    太损无气了!

    砰!

    砰!

    砰------

    那巨大的敲击声音持续响起。

    老妪无奈,再次从自己盘坐的巨石上面直起身来,伸手想要再次摘星。

    “不要命了?”一声清喝响起。

    只见一道白色的身影闪电即至,一把按住了她即将摘星的右手。

    老妪眨了眨眼睛,眼睑上面布满了浓密的皱纹。

    终日不见阳光,又干得是这般沤心沥血的事情,她的生命之源要比普通人要消耗的更快一些,根本就不似一个修行有成的女人。

    更难以将她与星空学院唯一一个能够穿这星空战袍的女人联系在一起。

    看清楚近在咫尺的那张面孔,老妪的眼里涣发出动人的神彩,轻声说道:“太叔永生-----”

    “百里溪----你疯了?”太叔永生按住老妪的那只手背上面雾气翻腾,正将自己的真元过渡给她,助她复原。左手倒是朝着阴阳界石弹了几下,朵朵红花落在阴阳界石之上,那刚刚裂开的口子再一次被他给填充起来。“你的身体已经极度虚弱,倘若再摘星星,怕是命都难保。”

    “我以为我们此生再难相见,没想到-----还是见着了。”

    “切莫再做这种傻事。活着,只有活着才有机会。守护界石,抵御魔族是整个人族的大事----不是你百里溪一个人的事情。你就算是把命给折在这里,凭你一已之力,就能够将这界石给守住?就能够将那亿万魔族给挡下来?”

    “多少年了?我们分别多少年了?”老妪伸手去抚摸自己的脸,担忧的问道:“我的脸是不是很难看?是不是-----已经老的不能看了?”

    “没有。”太叔永生说道。“还是和以前一般。”

    “骗人。”老妪开心的笑了起来,脸上的皱纹更加深邃密集。数十年的损耗,数十年的守界,数十年的不见天日,又怎么可能还和以前一般?“老了,一定老了------你也老了。”

    老妪定神的看了看,出声说道:“年轻的时候有年轻的风采,老了有老了的气度。都好。”

    “别说话了,快闭眼休息一会儿。”太叔永生轻轻叹息,担忧的说道。“这么一切脉不要紧,这么些年来-----你的身体元气损耗太大,而且有很多次还凶险无比。不能再这么熬下去了。”

    人的气海如一条小溪,不停的从小溪里面舀水出来,却又得不到新的水流填充,那么,这水溪自然会枯竭。

    老妪的身体便如抽干了水的小溪,不仅仅是真元,就是气血都消耗的差不多了。

    油尽灯灭,生命堪忧!

    太叔永生一碰老妪的身体便已经知晓她的身体状况,但是又不愿意说得太清楚让她不安。可是,以她的修为境界,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呢?

    “不能闭!”老妪摇头,说道:“我若是闭了眼睛,就怕再也睁不开了。几十年没见面了,得赶紧把想说的话说完。”

    “有什么话,以后慢慢说,又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太叔永生出声安慰着说道。“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听着。你也知道我不会说话,以前是,现在还是。这性子一直改不了。”

    “是啊,你要是会说话,我们会几十年没见面吗?”老妪脸上带着喜气,娇嗔说道:“我就是发个脾气而已,没想到正遂了你的心意,几十年不找也不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