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四章、何人鸣钟?
    第八百四十四章、何人鸣钟?

    “一门三公?”陆行空的嘴角浮现一抹嘲讽,说道:“孔雀王倒是开出了一个好价钱。”

    “我知道陆公不喜虚名,但是,你的儿子陆清明,你的孙儿陆天语,还有名为李牧羊的少年-----一门三公,何等显赫。就算神州一统,九国归一,陆氏也仍然是这世间一等一的豪族。陆公难道当真不考虑一下吗?”

    “我儿清明忠厚踏实,略通军务,政务倒是一般。我孙天语生性惫懒,做一个富贵闲人倒是合适的,身居高位反而是害了他。至于另外一个孙子牧羊,他的事情天下皆知,只求自在,只修长生-----要这公侯之位又有何用?”

    顿了顿,黑袍老者接着说道:“再说,孔雀王应当知晓,只要我还活着,这西风国内便是一言九鼎,无人敢忤逆。虽说降了孔雀王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是,在这西风国内,我陆氏却和皇族无异------主仆主仆,主是主,仆是仆。地位再高的仆人,也仍然是仆人。何不在这西风国内做一个自在君王?”

    “哈哈哈-------”孔雀王大笑出声,看着面前的黑袍长者陆行空说道:“陆公当真这般想吗?”

    “有何不可?”

    “倘若是以前,陆公要做这西风国内的富贵闲王也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现在局势不同了。九国征战,西风国土大半落入我孔雀之手。陆公觉得,这自在君王还可以做多久?”

    陆行空眉头微挑,问道:“怎么?孔雀王觉得一定可以拿下我西风?”

    “不是可不可以的问题,而是必须要拿下。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不仅仅是西风,其它诸国皆要落入我赢伯言之手-----”孔雀王朗声说道,自信满满,仿佛摘天下江山如探馕取物。“陆公是世间一等 一的聪明人,眼前这点儿时局不可能看不明白吧?”

    “ 我看未必。”陆行空说道。

    “哦。”孔雀王嘴角带着一抹嘲讽的笑意,说道:“听闻陆公有「沙鹰」的绰号,世人多称其心智坚毅,智慧如海,倘若陆公是为了反对而强行反驳伯言的话,倒是让伯言看轻了一些------”

    “孔雀王问我时局,我倒是也想要问问孔雀王时局------难道孔雀王就看不出孔雀王朝现在正处于内忧外患之僵局,深入泥潭而难以自拔?”

    “愿闻其详。”

    “内忧一,孔雀王以一已之力征战神州,虽然有黑炎帝国相助,但是,毕竟是做惯了主子的人,黑炎的林氏就愿意沦为孔雀王的臣子?就算黑炎王愿意,怕是黑炎帝国内的那些将士也不愿意吧?将军不用心,士卒不用命,这支援的力度怕是也极其有限。”

    “内忧二,孔雀王刚才所说西风帝国大半国土落入孔雀之手。不仅仅是西风,其它诸国也有相同的状况。自孔雀大军开拨始,一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可是,同样的这问题也就来了。占领的地方多,就证明孔雀王朝需要分兵的地方多。世人皆知,孔雀王朝兵多将广,但是,如此分下去,能够跟随便孔雀王继续作战的又有多少?凭借那些士兵,孔雀王能够继续保持不败战绩?”

    “至于其三嘛,本不愿提,怕增加孔雀王心事。不过,既然孔雀王问起,却又不好不答-----听闻孔雀王朝长公主千度消失不见踪迹,直到现在还遍寻不着------世人皆知孔雀王爱女,怕是孔雀王此时心急如焚吧?而且,长公主消失,怕是孔雀王朝的一些人也有了想法吧?谁让孔雀王就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呢?”

    “倒是有些道理。”赢伯言并不与陆行空争辩,点头说道:“那外患呢?陆公是不是也要给我列出个一二三出来?”

    “外患只有一条。”陆行空沉声说道。“就是那些来自深渊的三眼恶魔。”

    “伯言深以为然。”

    “这样说来,孔雀王还有信心一统神州?”

    “听陆公这么一说,伯言还非要一统神州不可了。”赢伯言笑呵呵的说道:“先不管内忧,就是这外患,就让我辈追星赶月,时不待我啊。只要集合神州之力,才能够与那些来自深渊的丑陋家伙抗衡。国公大人觉得我说的可有道理?”

    “你也说有这一套说词来蒙蔽院长的?”

    “院长是何等睿智的人物?岂会被我所蒙蔽?伯言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才让院长接受了我的观点,继而答应帮我约见陆公-----所以,我和陆公才能够有机会坐在这里喝茶啊。”赢伯言端起面前的破碗,美滋滋的品了一品。

    然后,他将碗举到陆行空面前,说道:“茶水尚温,我敬陆公一碗?”

    陆行空端坐不动。

    赢伯言也不急,就举着破碗悬在半空等待。

    良久。

    陆行空终于端起了面前的破碗,将里面的白开水一饮而尽。

    --------

    ---------

    星空学院。观星楼。

    陆契机站在观星楼顶,看着山涧云雾笼罩,红色的怒江奔腾不息,红浪翻滚。

    数万年了,这山还是这山,这云还是这云,这怒江也不曾有任何的改变。

    可是,世人不知,他们不知,在那怒江怒底,那守护着人族的阴阳界石即将被魔族攻破。

    那阴阳界石是那头龙所立,是牺牲了整个龙族才换回来人族这数万年的平安-----倘若再发生一次浩劫呢?

    “李牧羊-------”陆契机嘴里咀嚼着这个名字,轻轻唤道:“你在哪里?”

    李牧羊失踪了。

    与孔雀王朝的那位长公主一起消失了。

    外界传言众多,有人说他带着那位长公主隐居去了,有人说他们一战而双双死亡,还有人说他们被卷到一个世人所不知道的领域再也出不来了------

    可是,陆契机知道,他一定还活着,一定在某一处地方。

    她感觉的到。

    只是,当神州有难的时候,他会再一次的站出来吗?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打破结界------”陆契机眼神坚定,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道:“结界不能破,界石不能碎,魔族----不能进来。”

    陆契机咬了咬牙,然后冲到观星楼阁楼,用脚尖重重地踢响了那悬挂万年而不响的「警魔钟」。

    铛!

    铛!

    铛!

    ---------

    铜钟九响,声音响彻星空学院。

    继而向整个断山,以及更远处的怒江、乃至整个花语平原蔓延。

    哗啦啦------

    星空学院被惊动了,无数人朝着观星楼所在的方向涌了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警魔钟」突然间响起?”

    “会不会是魔族入侵?魔族没有入侵,「警魔钟」不得无故敲响-----”

    “魔族入侵------魔族入侵了------”

    --------

    此时晨曦初至,天色初白。

    正是星空学院师生熟睡或者修行的时刻,听到警魔钟的响声,一个个纷纷从深山老林山洞结界院落或者床榻之上跃了出来。所有人都面带迷惑,满脸满脸震惊。

    魔族,那传说中的魔族----当真入侵了?

    羊小虎一夜没睡,他正处于破壁的关键时刻,这一段时间没有上课,当然,也没有什么好上课的,因为班级里面的学生几乎走光了。

    李牧羊的龙族身份曝光,星空学院的屠龙专业便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屠龙院系里面教出了一头小龙,这种事情去哪里说理去?

    羊小虎也很冤屈好不好?那个李牧羊进来的时候-----谁能看出来他是头龙啊?

    李牧羊离开了,赢千度离开了,陆契机离开了,楚浔离开了,包括其它几名学生也因为九国战事的原因各自回国------

    羊小虎成了光杆老师,索性也就潜下心来修行破道。无意间读了一本名为《花鸟集》的书籍时,竟然丹田火起,气海沸腾,隐隐有了再次破壁晋级的征兆。

    羊小虎大喜,立即闭门修炼。境还没破,却听到了这刺耳的鸣钟声音。

    他长袖一甩,双腿闪电般朝着观星楼奔了过去。

    等到羊小虎到达之时,观星楼前面的星光广场已经聚集了无数星空师生。

    所有人都抬头张望,想要知道警魔钟为何无端响起。

    还有人朝着观星楼顶端飞了过去,想要一探究竟,给大家一个答案。

    “哟,羊师来了。”孔离仍然是那幅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傲娇模样,很是鄙夷的看着羊小虎,一脸嘲讽的说道:“听说羊师闭关修炼,这是要踏入星空之境了吗?”

    “孔师笑话了。”羊小虎赶紧对着孔离行礼,说道:“只是有所感悟,所以才闭关未出。空师也知道,小虎刚刚才踏入枯荣不久,想要星空,那是难如登天。还是孔师和夏侯师机会最大。”

    “你们俩斗嘴,扯上我做什么?”夏侯浅白甩着长袍悠哉悠哉的赶了过来,很是不满的瞪了羊小虎一眼,说道:“谁不知道你以读书破道,最是前途无量。亘古以来,那些读书破道的、写诗破道的、丹青破道的,哪一个不是天才人物?哪一个不是星空之下最耀眼的存在?我等勤修苦炼,还不及人家看几本破书-----还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不敢不敢,夏侯师-----笑话小虎了。”羊小虎连连作揖。“两位都曾是小虎的授业恩师,小虎永远是孔师和夏侯师的弟子。”

    想来也觉得欺负这书呆子无趣的紧,孔离看了一眼夏侯浅白,说道:“你知道警魔钟为何无故敲响?”

    “你知道?”夏侯浅白抬眼看向高处,出声问道。

    “不知。”

    “那就等着看吧。”夏侯浅白说道:“若是魔族入侵,也不会如这般的风云浪轻。会不会是无知学子故意敲响了那警魔钟?”

    “无知学子又怎么可能敲得响那警魔钟?能够敲响警魔钟的自然也不会是无知人物-----”

    这时,高空之上,一个年老的师长对着观星阁楼厉声喊道:“何人鸣钟?”

    嚯------

    阁楼之上,紫发紫眸一身白衣的漂亮女子闪现在窗台。

    “陆契机。”

    (ps:祝朋友们元宵节快乐,一家人团团圆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