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二章、魔王入体!
    ..,

    第八百四十二章、魔王入体!

    “整个神州都找不到人,我又如何知道他的下落?”太叔永生轻轻叹息,出声说道:“我若是知道其下落,倒是有个问题要问他一问-----”

    “问他什么?”

    “这人族大劫天下苍生,他还管不管?”

    “这头小龙对人族心怀恨意,怕是不会再管人族死活了。”赢伯言恨声说道。“再说,上一回的深渊入侵,是集合了整个龙族以及人族的力量才堪堪将那如潮水般涌上来的深渊魔族给打回去。现在星空之下,怕是只有这一头小龙-----就算他管,又能管得了吗?院长是不是对他抱有太大的信心了?”

    “能不能管得了是能力,会不会管就是立场。人族着实负他太多,就怕他心生怨隙------”

    “怎么?”赢伯言眼神闪烁,出声问道:“院长也怀疑神州盛传的那头小龙与恶魔结盟的传言是真实的?”

    “断然不会。”太叔永生话语坚决,摇头说道:“倘若他当真和恶魔结盟,当初昆仑山上就不会放过那数百数千的人族精英了-----他有补天之石,直接将其压在墟底,谁能奈何?一举将人族精英大半葬于寒冰之中,何乐而不为?”

    “听说是因为院长在侧,所以他才不敢如此放肆。”赢伯言看来对李牧羊极其不满,每句话的每个字眼都有在诛心。“若是不是院长及时出现的话,怕是世事难料啊。就连莲花大师那样的有德高僧都葬于其手,可见其心性如何的歹毒了。”

    太叔永生眼眸里面带着淡淡笑意,直视着赢伯言的眼睛出声问道:“伯言当真认为李牧羊会害了千度?”

    “全城所见,难道有假?”

    “作为星空学院的院长,自入学始,千度和牧羊便是我最关注的学生,特别是牧羊,他还是我特招入学的-----”

    “特招入学?”赢伯言表情一僵,疑声问道:“院长早就知道那头小龙的身世?”

    “别人不知,伯言总该知道,星空学院建设在断山之巅,而断山又为何称之为断山的缘由-----处在这样一个环境,这样一个位置,原本就有着诸多的使命。眼睛看得远一些,心思想的多一些,便也是理所应当了。”

    “院长是何时知道李牧羊的真实身份的?”

    “出生便知。”

    “院长窥探天机?”

    “不,是因为我收到了一个人的梦蝶传音。”

    “何人?”

    “陆行空。”

    “西风陆行空?”赢伯言大惊,沉声说道:“是陆行空给院长梦蝶传信,说自己刚刚出生的孙子是龙族转世?”

    “他当时只是怀疑,并不能确定。”太叔永生点了点头,出声说道。“不过,当时天生异象,神州震动。而陆行空又是当事人,亲眼见到那天上的光团降临在自家庭院,后来那个孩子就出生了,而且一出生便-----天雷入体。他便清楚了,或许这便是万年前的宿命之果。”

    “所以,陆行空在出生当晚将其送至江南?”

    “陆行空在西风位高权重,掌握一国兵权。天都是西风国都,他被无数人盯梢算计-----倘若被人发现了那个孩子的身份,那个孩子小命难保,他自己也怕是引起政敌攻击,处境艰难。”

    “所以就把自己刚刚出生的孙子送至江南,任人追杀陷害?”赢伯言的嘴角不由得浮现一抹冷笑。若是他,谁敢质疑,杀了便是。哪里用得着这般的小心翼翼?

    “李牧羊现在安然无恙,证明他并没有放弃这个孙子。”

    “因为有紫阳真人在旁边守护?”

    “紫阳真人虽然欠过陆行空的人情,但还不足以让道家七真人之一的紫阳放下一切在江南小城守护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为其医治守护------”

    “院长也在中间出过力?”

    “不错。紫阳当时正深陷破境之苦,我传音建议他不妨出去走走,或许能够找到攀登天道的其它通道-----道法自然,人在自然,心亦要在自然。想要突破桎梧,不妨去市井间走走看看。所以,紫阳在江南小城一呆就是十数年。”

    “原来如此!”赢伯言感叹着说道:“难怪西风国内那么多人对那头小龙出手,结果全被无声无息的解决了。那着小龙身边,不仅仅有陆行空安排的人手,还有院长这边委派的高人。”

    “终究是存有一些期待的-----倘若大劫来临,或许这棵独苗能够拯救人族危机。”

    “就怕经历上次一遭,他已经和人族离心离德,让院长的多年心血落空了。”

    “伯言啊伯言,你把话题又给绕回来了。恰好我刚才的话也没有说完-----你当真相信李牧羊会伤害你的女儿千度?”

    “原本是不信的,但是事实如此,我女儿现在生死不知,下落不明-----院长可知,我就只有这一个宝贝女儿,怎能不焦心?怎能不怀疑李牧羊的心思?”

    “我说不会。”太叔永生再次给出一个坚决无比的答案。“星空之时,我便一直在观察千度和李牧羊。这俩人脾气相近,志趣相投、同吃同学、同玩同归。而且又容貌极佳,都是学院之中最为耀眼的人物,在一起的时间多了,被学院的先生们称之为「仙侣」。”

    “虽是戏称,但是俩人的感情坚定却是毋庸置疑的。李牧羊为了千度不畏生死,千度在昆仑墟上对群敌环绕的李牧羊也是不离不弃,不惜以肉身挡刃。这样的一对少年人,你怎可以恶毒心思去揣测?”

    “龙族心思叵测,倘若这都是那头小龙的障眼法?”

    “龙族若是心思叵测,万年前就不会差些被灭族了-----”

    “------”赢伯言也是老脸一红,没想到太叔永生如此的维护那头小龙,更没想到他说话如此的耿直。毕竟,数万年前,他们赢氏也在那场屠龙之战之中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

    “少年人重诺言,轻生死。李牧羊答应过你要守护千度,便一定会说到做到。这一点儿,我对他有信心。再说你伯言,世人都称你有天下雄主的气概,以你刚才之表现,无论才智、眼光以及胸怀都远远当不得这个称号-----怎么?在我这个老师面前也要演这场苦肉计?”

    “哈哈哈------”后殿之中,传来一个老人爽朗的笑声。

    国师赢无欲手持权杖,大步走了出来,戏谑的看着赢伯言说道:“我就说嘛,伯言这戏演得太过-----骗得了世人,还想骗得了星空院长这双毒眼?”

    “无欲,好久不见了。”太叔永生笑着和国师赢无欲打招呼。

    “见过院长。”国师赢无欲身躯躬身,以示对星空院长这一身份的尊重。

    “二叔,哪有你这般当众拆台的?”赢伯言故作生气的模样,出声说道。

    “无欲不拆你的台,我也是要拆的。”太叔永生笑着说道:“活了这么一把年纪了,可受不了自己的学生把先生  当作傻子看待。”

    “先生,得罪了。”赢伯言深深一揖。“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无妨。赢伯言素有「明君」的称号。但蛤我今时今日的表现,完全没有明君的气度和智慧-----所以,我便知道你想隐藏些什么。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赢伯言看了赢无欲一眼,无奈说道:“院长应当知道,那头小龙将万灵玉玺赠送与我。”

    “这桩事情整个神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李牧羊在神宫之内寸步不退,宁愿面对无数人族高手也执意要带走那万灵玉玺。世人皆言说他是为了用此物作聘礼好来迎娶孔雀公主,毕竟,以千度身份之尊贵,普通的天才地宝怕是也不被你赢伯言放在眼里-----”

    “不过,我却知道,这是你们俩人之间的默契。李牧羊体内有龙魂入体,自然对万年前那场屠龙之战知之甚清。而且,经过数万年来的教化和诱导,在这个人人皆想屠龙的年代,李牧羊生活的也很有压力。”

    “他想要为龙族正名,想要洗涮万万年前的龙族冤屈和耻辱-----他一个龙族要那万灵玉玺做什么?他必须要在这神州九国皇族之中找一个代言人,或者说是一个合伙人。他助你一统九国,而你为他洗涮冤情-----我想,这是你和那李牧羊之间形成的默契,可是如此?”

    “正是如此。”这一回,赢伯言倒是没有在太叔永生面前有所隐瞒。当然,他心知也隐瞒不了。“可是,龙族身份特殊,在我还没能一统九国之前,在龙族身上背负的耻辱还没有洗涮干净以前-----龙族仍然是人族公敌,但凡是与其有所牵连有所交集的会被整个人族怀疑和敌视。现在其它诸国正以此事对我孔雀国大加攻击,甚至说我孔雀国已经被龙族所控制,若是被孔雀国所征服,以后万民皆是龙族口中食物-----迫不得已,我只能与那头小龙化清界线,将他给送回去江南隐居。想着只要本王信守承诺,待到一统神州之时还他们龙族清白便是了。”

    “既然如此,为何又将他给请了出来,还让他成为千度身边的无敌战将-----这个时候你们倒是不怕被其它诸国攻击了?”

    “我们怀疑-----千度出了问题。”

    “千度?”

    “是的。”赢无欲沉声说道:“我们怀疑千度被魔族所控,魔王入体。”

    “-------”

    (ps:祝看到这一章的每一位朋友新年快乐,天天发财。不管你今后还看不看老柳的书,是不是老柳的朋友,都祝你一天比一天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m.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