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一章、天命难违
    第八百四十一章、天命难违!

    陆行空的手冰冷、有力。就像是一把刚硬的钳子,死死的掐住燕相马的脖颈,让他呼吸不畅,气血倒流,五脏六腑近乎移位,整个身体仿佛都置身于一场万年冰窟之中。

    他觉得全身寒冷,眉毛和头发处已经凝结出冰。

    燕相马知道,这是陆行空使用的《雪窒》神功。将真气转化成为寒气,继而让受虐者窒息而死。

    而且,死人的身体仿若冰雕,一触即碎。

    当他重重砸倒在地上的时候,整个身体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冰块从高空坠落,喀嚓一声摔得粉碎。什么手啊脚啊脸啊鼻子啊都变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冰渣。

    显然,燕相马的话已经让陆行空动了杀机。

    “我是----为了----李牧羊------”燕相马艰难发声。

    “为了牧羊-----”陆行空掐住燕相马的手腕稍松,燕相马头上脸上的冰层也融化了不少,出声说道:“你让我降了孔雀,又和他有什么关系?”

    “难道你当真不知李牧羊的心思吗?难道你一点儿也不清楚孔雀王赢伯言用兵征服七国的深意?”

    “赢伯言为了满足自己一已私欲,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狼子野心。他出兵的理由天下人皆知,我怎会不知?”

    “这只是部份真相。”

    那我倒是好奇了-----”陆行空沉声说道:“有何深意?”

    “牧羊得到了万灵玉玺,为何他不赠送与他人,不赠送与你,却偏偏将其赠送给了孔雀王赢伯言?”

    “为了讨未来岳父的欢心,也算是情有可愿。”

    “不错,外人看来,他确实有讨好赢伯言的意思,世人皆以为他是为了孔雀公主才将此宝器相赠-----但是,这只是表面上的原因。李牧羊真正的目的是为了给龙族正名,这一点儿,孔雀国长公主赢千度知之甚深------只有一统九国,才能够让数万年前龙族被灭的真相公诸于众,才能够让龙族承受了万万年的残酷真相重见天日,沉冤得雪。”

    “倘若九国不统一的话,龙族冤案如何得解?龙族-----将万世承受这无尽的骂名。还有李牧羊----只要他活一世,便会被人骂一日。不想杀人,便被人杀。日日夜夜生活在被人袭扰和追杀之中------”

    “你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状态吗?你能够体会他时时担忧处处提防的心情吗?你是他的爷爷,亲爷爷------就连你们都因为他的龙族身份而被人族攻击,更何况是他自己呢?他要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家人不受伤害-----他要为此付出多大的努力?”

    燕相马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机会也只有这么一次。

    倘若陆行空就这么掐断他的脖子,他一点儿也不会觉得这是一桩多么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

    对于这样一个老人而言,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

    所以,趁着陆行空虎口稍松,立即一股脑儿的将心中想说的话说完。

    最坏的结果已经到来,再也没有什么事情值得畏惧了。

    “赢伯言确实想要一统九州,成为这人族共主。但是,倘若一统九洲,李牧羊也是其中的受益者-----他们之间达成了共识,所以李牧羊才在神宫之中拼命抢得这万灵玉玺,并且转身就将其赠送与人-----”

    “国尉大人智慧似海,难道还分辨不出这其中的利弊?所以,我来劝降-----既然打不过孔雀王朝,那就不如为了天下苍生,为了李牧羊而与其议和,让战火早熄,人族少死-----”

    “我若是-----不答应呢?”

    “国慰大人自然有自己的考虑。不过,国尉大人不答应的话,也只有一个原因可以解释------”

    “噢。说来听听。”

    “皇权大于亲情。”燕相马咬牙切齿的说道:“因为,国尉大人想做这西风国主。”

    “--------”

    ---------

    ---------

    孔雀王赢伯言正在大帐之中处理军务的时候,随军宦官来报,说是有人前来拜访陛下。

    “推了吧。”赢伯言颇为不耐的说道。他是一国之君,倘若每个人前来拜访他都要亲自接见的话,那里还有时间去一统神州?每日累于接待应酬就让人忙不过来。

    “回秉陛下,此人推不得。”随军宦官硬着头皮说道。

    “哦。”赢伯言有些诧异的抬头看了宦官一眼,问道:“此人可有名讳?”

    “他说他是星空学院院长----太叔永生。”

    嚯!

    赢伯言猛地起身,沉声说道:“快快有请。”

    等到宦官即将起身,赢伯言已经从案台冲了出来,说道:“还是本王亲自去请吧。”

    说完,大步朝着城主府外面走去。

    赢伯言毕恭毕敬的将太叔永生迎进城主府,落座之后,笑着问道:“没想到院长至此,实在是蓬壁生辉啊。”

    “我来实在是有事相求。”一身星辰战袍的太叔永生脸带笑意,坦然随意。以他的身份,足以傲视王侯,不虚拘礼。

    “院长可别这么说,在院长面前,伯言只是一个学生而已。院长有何吩咐,尽管开口。”

    “守界。”太叔永生干净利落的说道。

    赢伯言眉头微皱,出声问道:“阴阳界危急?”

    “确实危急。”

    “其它诸国如何反应?”

    “没有反应。”

    “院长这就让学生为难了。”

    “倘若界石破裂,深渊恶魔潮水般涌入,怕是到时候孔雀王就算得了这神州大地,也要和那些三眼恶魔争抢天下吧?”

    “院长应当清楚,界石非我一家之力可以守护。倘若我尽抽精锐前去守界,那个时候,又如何去与这其它诸国争夺天下?倘若此番征伐一败涂地,就算我守住了界石,怕是这星空之下也无我容身之地吧?”

    “孔雀王的意思是-----这界石就不守了?”

    “院长,学生并无此意。界石守还是要守的,但是要出一个章程-----譬如每一国也多少人手,需要什么境界的高手坐镇。只要其它诸国同意,我孔雀王朝绝无二话,立即遵从。”

    “------”太叔永生也是一脸的无奈。

    虽然他贵为星空院长,但是,只能影响他们做出一些决定,却并不能命令他们去履行自己的决议。

    更何况现在正是九国征战的关键时刻,又有哪一个国家的君主愿意抽调高手前去镇守那阴阳界石?

    而且,孔雀王赢伯言虽然看起来一幅磊落豪迈的模样,其实心里还是藏着私的。譬如他主动提出来的这个建议,若是当真按照他说的去执行了,怕是其它诸国要怨声载道。

    他要和其它诸国出一样的人手,他出十人,其它诸国也各出十人------也就是说,他只需要出十人,就可以消耗掉敌国的数十高手。

    那还不得笑掉大牙不可?谁让他的对手多呢?

    赢伯言也担心真正的惹怒了面前的这位老人家,好声劝慰着说道:“院长,界石的情况我不知情,也着实好多年不曾去过。既然院长有此一提,我这就派遣得力人手前去查询,倘若界石当真危险,有了破裂的可能性,我们再聚集九国商议守石之法,如何?”

    “恐怕,那个时候就已经来不及了-----”太叔永生轻轻叹息。“界石不稳,天下便不知是人族之天下,还是深渊之天下------目光短浅,愚不可及。”

    “院长教训的是,学生知道错了。”赢伯言躬身行礼。“可是,院长,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现在就是明知道自己错了,也只能按照错误的方式走下去了。若是坚持,或许孔雀王朝还能够赢得最后的胜利。若是因为院长一言,我便将大军撤回,抽调精锐之师前去守界-----那我孔雀王朝便万劫不覆了。伯言不敢做这罪人啊。”

    “你有你的道理,其它诸国君王也都有他们的道理。攻击的不能撤,守城的不敢撤。都不撤回的话,这大战就更加惨烈------那个时候,怕是等到深渊入侵的时候,人族自己却正打得 可开交。伤筋动骨,它们恰好会收渔人之利。”

    “院长,你放心。只要伯言活着,就绝对不会让那些丑陋的怪物来祸害人族。我孔雀王朝也必将尽起刀兵,与之死战。”

    “怕是那个时候,你有心,亦无力了。”

    “院长------”

    太叔永生摆了摆手,说道:“你的态度我知道,其它诸国的态度,我也知道。尽人事,看天命了。希望苍天保佑,护我人族香火不灭。”

    “总是有办法的。”赢伯言沉声说道。“我赢氏,就是流尽最后一滴血,也要与那深渊恶魔血战到底。”

    “赢氏------”太叔永生轻轻叹息,说道:“我亦不知道你的选择是对还是错------集合九国之力与深渊血战,倒也不失明智之法。怕就怕在,那深渊恶魔不给你蓄势的机会啊。”

    赢伯言大喜,出声说道:“院长的意思是-----支持伯言一统九国了?”

    “我不支持,亦不反对。这是命数,天命不可违。”太叔永生出声说道。“不过,或许赢氏当是拯救这天下苍生的明主-----还有那头小龙李牧羊。”

    “那头小龙-----”听到那头小龙的名字,孔雀王赢伯言心中的火气就压不住了,怒声说道:“院长可知那头小龙行踪?”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