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九章、化敌为友!
    ..,

    第八百三十九章、化敌为友!

    天寒地冻,更冷的是人心。

    燕相马觉得全身冰冷,身体里面的血液也要结冰了一般。

    他再次朝着天空看了一阵子,那里早就已经失去了佳人的身影,可是,就连她刚才碰过的几片乌云都开始让人留恋起来。

    “真的走了。”燕相马喃喃自语。“不讲义气。”

    他从地上爬了起来,拍掉身上的泥土和草屑,这才抚摸那被金甲武士敲碎的双腿膝盖,啧啧称赞起来:“竟然好了,一点儿疼痛都没有------我燕相马喜欢的女人就是厉害。”

    环顾四周,却不知道此时置身何处。

    不过,远远的,他听到了浪花翻滚的声音。

    “此地应该是虎扑江,那么距离中洲城就只有数百里路程-----好端端的回到中洲,他们会不会把我当作叛徒捉起来?”

    燕相马的嘴角浮现一抹苦笑,然后身体一跃,朝着高空之上掠了过去。

    李思念的功法实在太过惊奇,不仅仅帮他治好了腿伤,还替他解开了身体的诸道禁制,可以让他畅通无阻的施展飞行术。

    许达难得的清闲一天,因为今天他发现孔雀军竟然没有来攻城。

    持续了一个多月的攻守,双方在中洲这座重镇的争夺中都各施奇技,各用绝谋,投入的将士达数十万之多------

    西风若是丢了中洲,孔雀军便可长驱直入,直达天都。一路畅行无阻,再无如中洲这般的坚城可守。

    而孔雀军若是不夺下中洲,便随时可能被这样一座驻扎重兵的强城给断了后路,到时候首尾不顾,怕是留下大患。

    一方死守,一方硬夺。

    各自都没有退让的理由。

    可是,眼见着这中洲城即将不保的时候,为何孔雀军突然间休战不伐?

    许达找录事参军询问了一声后才知道,感情今天孔雀王赢伯言要砍燕相马的头------一国之君亲自督阵砍一个西风小将的脑袋,而且,为了这件事情竟然还休战一日。

    “燕相马死而无憾了。”许达在心里感叹着想道。一个将军能够做到这一步,也足够的名留史册了。无论生死,到时候史书都会重重的写他一笔。

    “燕相马是西风国年轻一辈的帅才,可惜了-----还得给燕氏一个交代,想来将军那里已经有了对策吧-----”

    许达正要召集诸将商讨御敌之计的时候,一名小将急速来报。

    “什么事情?”许达沉声问道。

    “秉告元帅,燕将军回来了。”

    “哪个燕将军?”许达表情微僵,出声问道。西风国内,燕是大姓,也确实有几个高级将军,但是都驻扎各地。怎么会这个时候到了中洲凶险之地?

    “燕相马将军。”小将答道。

    “燕相马?”许达惊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出声问道:“他不是被孔雀军给-----斩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这个------属下不知。”

    “他现在在何地?”

    “在城门外面等候。因为赵将军说-----说事情可疑,所以要请元帅定夺。”

    许达稍微沉吟,说道:“他是一个人回来的?”

    “是的。”

    “身上可带着伤?”

    “看起来-----不曾带伤。”

    “带他进来。”许达还是下了决断。“警惕一些。”

    “是。”小将答应一声,立即跑出去接人。

    很快的,燕相马便在一群西风将军的簇拥下来到城主府。

    “见过元帅。”燕相马主动向许达行军礼。

    “燕将军----安好?”

    “ 挺好的。”燕相马咧嘴笑了起来,说道:“脑袋没掉,胳膊也没缺。就是有点儿饿。要是能够有点儿吃的就好了。”

    “快去给燕将军准备些吃食。”许达吩咐着说道,自然有人出去置办。

    许达眼神炯炯的盯着燕相马,说道:“燕将军------是如何从孔雀军逃脱出来的?”

    “ 被人救了。”燕相马说道。

    “噢,是何人救了燕将军?”

    “一个女人。”燕相马笑呵呵的说道:“江南旧友。”

    “--------”

    众将面面相觑,眼神里面都有着玩味的色彩。

    能够混到一军之将的,不仅仅要勇猛过人,还要有着不输人的智慧。显然,燕相马的话并不能够让这些将军们信服。

    不仅仅不能让他们信服,他们甚至觉得有些荒谬,简直是把他当作白痴。

    燕相马是被谁给俘虏的?孔雀国国王赢伯言。

    孔雀王赢伯言亲口点名要杀的人,能够有人可以把他救走?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就是龙虎山三大山主之一,或者星空学院消失百年的那位,这两位算是神州最厉害的女性了,怕是也做不到吧?

    可是,燕相马竟然当着他们的面撒谎,说他是被一个女人救出来的-----这种话谁能信?

    “不知道是哪位女士救下了燕将军?”

    “能够从孔雀军的重重围困下救人,燕将军的那位女性朋友-----来头一定不小吧?”

    “燕将军好福气啊,死里逃生,我们今日一定要好好替燕将军庆祝庆祝,听听燕将军是被何方女神所救,就连那孔雀国的赢无欲都无计可施------”

    --------

    许达看着燕相马,笑着说道:“既然大家都心中存疑,不若燕将军就现在与大家讲讲-----到底是哪位女神仙把燕将军从孔雀军手里救了下来,使燕将军安然无恙的回到中洲城?”

    “李思念。”燕相马说道。

    “李思念?”众人一脸茫然。“这是何人?以前不曾听过这一号人物。”

    “可有什么名讳?或者说师出哪出山门?”

    “燕将军不会是誑我们的吧?随口说一个小人物,让我们费心去猜-----”

    -------

    燕相马看着许达,笑着说道:“别人不知道,元帅应该清楚李思念是谁吧?”

    “李牧羊的妹妹------”许达沉声说道。

    涉及到李牧羊,许达的态度就变得微妙起来。谁不知道,那头小龙是国公的亲孙子,而李思念又是那头小龙最宠爱的妹妹。燕相马说是被李思念所救,此事就不好随意表态了。

    毕竟,自己的身后站着的可是老国公,他们才是实际意义上的一家人。自己这个外人能说些什么?

    “不错。”燕相马笑哈哈的说道:“我就知道无帅认识,毕竟,元帅是自己人嘛,是不是?”

    “何来自己人一说?”许达冷声说道。

    燕相马不置可否,出声说道:“填饱肚子后,我要见一见那个人------”

    “哪个人?”

    “元帅一定要我当众讲出来?你要是不介意,我也可以不介意。”燕相马有些无赖的说道。

    许达眼里杀机乍现,冷声说道:“先去用餐吧。其它的事情,自有本帅来安排。”

    说完,拂袖而去。

    ---------

    -----------

    “噗------”

    “噗------”

    雪球挥舞着小爪子四处飞窜,嘴里不停的吐着泡泡。呆萌可爱,得意洋洋。

    狼王在高空之上燃烧着火焰,看起来威风凛凛,英武不凡。

    李牧羊飘荡在半空之中,怀里紧紧的抱着昏迷不醒的千度。

    在他们的面前,游荡着一条蓝色的小鱼。

    这条小鱼正是雪球潜入黑海的时候遇到的那条蓝色小鱼,也就是后来幻化成鲲兽的那条鱼。

    北溟消失了,黑海消失了。

    黑海里面所有的虫鱼海树也全部都消失了,那是亿万年来鲲兽一点点幻化而成的物质,并不是真实存在的。

    而那不知几千里的鲲兽则变成了这条小鱼,一条孤零零的可怜小鱼。

    它想挣扎,想要反抗,想要逃跑。

    可是,在这未知领域里面,有雪球盯着它,有狼王盯着她,还有那头龙血一样的眼睛-----

    它是如此的孱弱,根本就无力反抗。

    “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那条蓝色小鱼口吐人言。“我是半神族,是即将晋级神族的鲲,是天神授予我职责和寿命,由我来创造这北溟之海-----你们若是杀了我,这北溟海便永远的消失,天神也会怪罪你们。你们会受到责罚。”

    蓝色小鱼扭动着鱼尾,朝着李牧羊的面前游去。

    没有水,甚至都没有空气。

    但是,在这高空之上,它像一条鱼一般的那样游走。

    “特别是你,你也是半神之体-----是即将晋级成为神的人-----你若是杀了我,就会触犯天条,永生永世都休想晋级-----”

    “只要能够救回千度,任何事情我都愿意去做。别说是触犯天条,就是赔了这条性命又如何?”李牧羊寒声说道。“今日,我必杀你。纵然百死,在所不辞。”

    “ 等等------”蓝色小鱼急忙说道:“你说你要的只是我的晶魄?”

    “不错。”李牧羊愣了一下,出声答道。

    “我若是将晶魄给了你呢?”

    “晶魄给我------”李牧羊双眼疑惑的看着蓝色小鱼,问道:“你还能活?”

    “鱼的晶魄,就是鱼泡而已------我可以分你一半,然后自己留一半,反正你也用不完那么多-----”

    “那你-----刚才之前为何不愿意给?”李牧羊怒火中烧。之前找你讨要的时候,你随便给一点儿,也不用打死打活的耗费那么久的时间。

    “我想着------反正你们也打不过我,我凭什么给你?要知道,这可是吞#精纳气之所在----”蓝色小鱼很是胆怯的说道。“我给你一半晶魄救人,然后你留我性命,如何?”

    “成交!”李牧羊咬牙说道。“我们现在化敌为友,一起晋级成神-----”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