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八章、只是朋友!
    ..,

    第八百三十八章、只是朋友!

    初识李思念,她还是一个嘻笑怒骂的小魔女,自己没少在她面前吃亏上当。虽然在家仆面前颜面尽失,但是他的心里一点儿也不生气。

    相反,他还很愉悦开心。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笑意,觉得被她捉弄被她欺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掩也掩不住,藏也藏不了。

    后来自己到了天都,李思念一家人也跟着到了天都。特别是在李牧羊消失生死不知的那段日子,是她最悲伤也最难过的,那个时候的李思念即尖锐又孱弱。燕相马便以自己的方式陪伴在她的身边,为她挡风遮雨,也为她清理掉所有的危险以及潜在的敌意。

    她就像是一个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呵护的邻家女孩儿,不忍心看到她受到一丁点儿的委屈和伤害----

    原本以为,上次分别便是永别,此生再难相见。

    却没想到,危急关头,李思念竟然奇迹般的出现。

    更让人觉得惊奇的是,她的出场方式是那般的轰动,成名已久的泰山先生被她随手烧成灰烬,就连神州有数的高手孔雀国师赢无欲都与她斗法失败。

    现在的李思念高高在上,就像是天上的星辰。美则美矣,却让人再难以接近。

    “而且,她再也不需要别人的保护了吧?”燕相马在心里想着。在璀璨的明月面前,自己只是一颗微不足道的星辰。和千千万万的星辰一般没有光彩,也不会有人能够记住他们的名字。

    很糟糕的一件事情。

    一直以来,燕相马引以为傲的,或者说用以作资本的东西都变轻变淡,变得让人能够轻易忽略。

    “怎么就不能有变化?只许你燕大少作威作福,就不许我们这些小家小户的孩子有一点儿出息?”李思念笑嘻嘻的说道:“是不是觉得自己打不过我很丢脸?”

    燕相马点了点头,说道:“是有一点。”

    他不是因为自己打不过李思念而丢脸,而是因为他再也保护不了李思念或者为她做什么事情-----而失落。

    “你还真点头啊?”李思念瞪大眼睛,指着燕相马破口大骂,说道:“没想到你是这样小肚鸡肠的燕相马,算我李思念瞎了眼看错了人,大老远的跑过来救你这条小命------作为朋友,难道不应该为朋友的成长 高兴吗?你竟然一幅很伤心的模样。真是太让人-----伤心了。”

    燕相马咧开嘴巴笑了起来,看着在面前双手插腰横眉冷对的李思念,笑着说道:“对啊,这才是你应该有的样子------还记得在江南城的白公堤我们第一次相遇,我不小心把李牧羊的鱼篓踢进了湖里,你就是这般对我破口大骂,非要逼迫我给李牧羊道歉,还让我亲自跳下去把鱼篓捞回来。”

    “什么叫做你不小心?你明明是故意的好不好?那么大一个鱼篓放在岸边,你会看不到吗?”

    “好好,是我故意的。我承认,是我故意的-----我不是替你捞了嘛。”

    “是你捞的吗?是你让佣人跳下去捞的好不好?”

    “对对。终究还是捞了不是,我还向李牧羊道歉了-----你想我堂堂的江南城第一纨侉子弟,坏事做了也就做了,几时向人道歉过?”

    李思念沉默下来。

    良久,轻声说道:“所以,那个时候我和哥哥也并没有真的讨厌你,觉得你和其它的纨垮不一样。虽然你整天嘴上嚷嚷的凶巴巴的,心还是很好的。”

    “哎哟,李大小姐终于良心发现了?知道我的诸多好处了吧?”

    “但是------”李思念脸上再次浮现怒容,出声喝道:“这和你现在嫉妒我的成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燕相马一脸苦笑,说道:“也不是妒忌------我就是觉得----怕是以后和你们越来越远了,想帮点儿什么忙,怕也是帮不上了。”

    李思念蹲下身体,伸出两根手指头在他的双腿膝盖上面点一点,两道白色的光球闪烁,然后钻进了他的身体里面。

    燕相马顿时觉得双腿的痛感消失,感觉自己可以站起来了。

    李思念看着燕相马近在咫尺的眼睛,柔声说道:“其实,你已经帮了很多很多了------虽然我一直在山上,但是,山下的消息都会不停的传递上去。特别是有关我哥哥的消息,我都会请人特别留意。你做的所有事情,我都知道。我替我哥哥感到高兴,因为他在江南城交了你这样一个朋友。”

    “--------”

    燕相马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说道:“你突然这样和我说话,我都有点儿不太适应,也不知道应该回你什么-----你让我好好冷静一下。”

    “以前都是你保护我和我哥哥,所以,现在就让我和我哥哥来保护你。”李思念的嘴角浮现动人的笑意,说道:“朋友之间,不就应当如此吗?”

    “是的。”燕相马点了点头,声音坚定的说道:“朋友之间就应该这样。赴汤蹈火,两肋插刀。”

    “ 谁要你赴汤蹈火两肋插刀了?要好好活着。我哥哥活得那么不容易,但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放弃------所以,从小到大,我都习惯性的保护着他,我想为他减轻一点点的负担,以及这个世界对他的恶意------”李思念的眼眸深处有着浓浓的悲愤。“真的,我从来都没有见过比他更加顽强的人了-----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为了活下来而吃尽了苦头。”

    “你知道吗?其实我哥哥特别喜欢哭。每次心火燃烧死里逃生,被紫阳师父扎针,吃那些熬的恶心的汤药时-----还有被人骂黑炭猪猡,下学被人拦截在路上欺负的时候-----他都会躲在没有人的地方哭。或者无人的树林、偏僻的山坡,或者落日湖------他最喜欢去落日湖了,因为那里几乎没有人,而且草木茂盛----我远远的跟着,又不敢靠近,听着我看不到的草丛里,他近乎悲嚎的哭声------”

    “他从来不会在家人面前表现出来,任何时候都是笑脸示人。就连我父亲母亲都劝他说,坚持不住的时候可以发泄一下,小孩子哭一哭没什么打紧------可是,他从来都不在人前哭,我也假装不知道他的秘密------所有人都以为他不会哭,不会反抗-----其实,他能够活着,能够活到现在,就是一直在反抗啊-----”

    “李牧羊-----”燕相马喃喃自语。他没想到李牧羊还有这样的一面,这和他见过的那个臭屁的家伙完全不一样啊。他那一张毒嘴能够把人给喷死,就像是最凶残的三步倒一样,进入他的领土就开始用毒液无差别喷射-----

    「原来他也会哭啊!」

    “这是秘密哦。”李思念的声音又变得轻松起来,脆生生的说道:“不许让我哥哥知道我把他的秘密告诉你了。”

    “放心放心。我一定不会说的,打死也不会说的。”

    “ 我相信你。”李思念甜甜的笑着。“你的脑袋保住了,双腿也好了,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你呢?”

    “我要去找我哥哥。”

    “你知道李牧羊在哪里?”

    “不知道。”李思念摇头。“但是,不管在哪里,我都要找到他。”

    “-------真是羡慕李牧羊。”燕相马轻轻叹息。“他有一个好妹妹。”

    “真羡慕你,你也有一个好朋友。”

    “--------”

    “我回洛城。”燕相马说道。

    “你还要去和孔雀王朝作战?你才被他们俘虏一次,万一------”李思念不无担忧的说道。此番救人,她清晰的感受到孔雀王赢伯言对燕相马的杀意。

    两军交战,死伤在所难免。若是燕相马再一次被孔雀军捉住,怕是小命难保了。

    “我是西风将军,为国战死本是应当。”燕相马打断了李思念的话,沉声说道:“再说,我留在西风,才能够发挥更多的作用。终究,燕氏在帝国内还能够说得上话-----倘若以后你们有需要我的时候,我才能够再一次站出来。不会让你们觉得燕相马是一个废物朋友,什么忙都没办法帮上。”

    “就算你什么都不做,我们也不会那么想-------”

    “你看看你,都不知道跟着那些和尚道士学了些什么,现在人都变得呆乎乎的------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你都听不出来?”

    “我没有开玩笑。”李思念一脸认真的说道。“无论任何时候,你都是我哥哥最好的朋友。”

    “这样啊------”燕相马随手扯了一根干草根塞进嘴里咀嚼着,这是他跟着李牧羊养成的不良习惯。“你呢?”

    “我?”女孩子眉眼弯弯,脸上带着动人的笑意,说道:“你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能够成为李大小姐的朋友------真是荣幸啊!”燕相马感叹着说道理。

    “那么------我们就在此告别?”

    “好啊。”燕相马洒脱的说道:“就此告别,它日再见。”

    “那我走了。”李思念看着他,说道。

    “走吧走吧。”燕相马坐在地上,很是随意的甩着手臂,说道:“赶紧走吧。”

    李思念笑笑,身体一展,人便跃到了高空之上。长袖一甩,便消失不见踪迹。

    燕相马痴痴的看着天上的流云,久久的沉默不语。

    “只是-----朋友啊。”他的心里发出长长的叹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