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七章、大势在我!
    ..,

    第八百三十七章、大势在我!

    “佛子点灯?佛子不是童子吗?为何是一个小丫头?”

    “万家灯火看起来平平无奇,哪里有四季更替的法力更加强大? 国师大人怎么就认输了?

    “愚蠢之徒,这万家灯火才是真正的信仰之力-----人只有心里有了虔诚的信仰,才能够安居乐业,满城烟火气息-----”

    ---------

    这是那些修行者们的讨论声音。

    百姓的反应更加直接,他们纷纷向着李思念所在的方向跪倒,口诵佛号。他们满脸欣喜的看着李思念,即有亲切,又有崇敬,更多的还是期待。

    他们期待神佛能够给予他们心中所想,满足他们所有的愿望。

    他们将李思念当作真正的佛来看待。

    无所不能的佛!

    而且,这种天然的亲近感和信任感发自内心,让他们情不自禁的就做出这样的动作。

    刑台之下,广场之上,密密麻麻的跪了一地。

    孔雀王朝的士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是谁带头,然后也跟着哗啦啦的跪了下来。

    那些将军们受到那强大的信仰之力的感召,有心想跪,但是知道此时下跪乃是大错,定然会招惹国师不满孔雀王不快,只能强行用念力支撑。

    可是,他们很快就发现,念力越强,那前来感召的信仰之力就越大-----而且,他一人之念力根本就无法和千万人之信仰之力进行抗衡。

    哐------

    一个孔雀将军体力不支,重重的跪倒下去。

    身上的铁甲砸在石板之上,发出响彻整个广场的脆响。

    一个将军跪下去,然后便有更多的人跪下去-----

    跪倒的人越多,积蓄的信仰之力就越是强大。就连站在国师赢无欲身边的那些孔雀王朝高高在上的供奉们都膝盖发软,苦苦支撑。

    孔雀王赢伯言脸色阴沉,眼神若有所思的盯着李思念和国师赢无欲。

    “二爷爷是不是骗我了?”李思念一脸娇憨的模样,说道:“明明是二爷爷更厉害。刚才还是大雪纷飞的寒冬呢,转眼间就成了春暖花开万物苏醒------我觉得还是二爷爷更厉害。”

    “我的法重在形,而你的法重在念。从境界上讲,二爷爷就已经输了。虽然我的法有改天换地之能,但是你的法改变的却是人心,影响的也是人心-----而且是万民之心。”赢无欲出声解释着说道。是给李思念解释,也是给那些所有看不懂的人解释。“正如我之前所言,想要成神,便需要信仰之力。我的信仰之力来源于人们对法术的畏惧,以及对这神通的尊敬。而你的信仰之力来源于希望、来源于对未来生活的向往-----他们信任你,他们相信你能够改变他们的生活。”

    “原来我这般厉害啊。”李思念笑嘻嘻的说道:“二爷爷不说,我都不知道呢。”

    赢无欲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李思念,说道:“虽然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但是,以你这样的年龄,便能够取得这般的非凡成就,甚至能够轻易摄取别人的信仰之力-----只能用神迹来解释。你是被神所授,供万民供养,却也身受重任,兼负职责,不可轻易推卸。”

    “二爷爷的意思是-------”李思念若有所思的打量着赢无欲,说道:“是要让我出家做和尚?”

    赢无欲轻轻摇头,笑着说道:“天机不可泄漏。 ”

    “不说就不说吧。我也懒得听,反正我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李思念笑着说道。她指了指跪倒在地上的燕相马,问道:“我可能带走他了吗?”

    赢无欲转身看向孔雀王,说道:“需要陛下做个决断。”

    孔雀王赢伯言很是不满的扫了燕相马一眼,说道:“既然国师许诺了你,本王岂有反悔的道理?小小一个西风将军,带走就带走吧。”

    “谢谢二爷爷。”李思念笑嘻嘻的说道。

    她伸手一招,跪在地上的燕相马就被她捉在了手心。

    然后,身体轻轻一跃,人便飞到了高空之上。

    眨眼便消失不见踪迹。

    广场中央,百姓跪头不止,恭送佛子离开。

    赢伯言大步走到赢无欲身边,低声说道:“二叔和那个小丫头演了这么一出好戏,到底是为了什么?”

    “伯言看出什么来了?”

    “小丫头的修为深浅我看不出来,但是二叔的境界我还是略有所知的。倘若当真斗法,二叔会不如一个小丫头?”赢伯言的眼神里有光辉闪烁,出声说道。“二叔在满朝文武无数百姓的面前为其扬名,怕还是为了那头小龙吧?”

    “是,也不是。”赢无欲眼神如海,让人看不真切。

    “此话何解?”

    “我确实很看重那头小龙,因为拯救苍生者非小龙不可。但是,这个小丫头本身也有其过人之处。佛门寻觅千年的佛子出现了,难道陛下就没有什么警觉吗?”

    “我知道大难将至,这也是我挥兵征讨七国,想要一统神州的原因。深渊族的强大我是知道的,只有集合九国之力方能与其一战。若是等到深渊族破门而入,神州九国各自为战,即要抗敌,又想保存实力,如何是它们的对手?万万年前,是有强大的龙族做为后盾,这一回,就只能依靠人族自己了。此战胜,则人族存。此战败,则人族灭。”

    “若是担心深渊族破门而入,只需将这满朝文武送去守门便够了-----何需征战七国?归根结底,还是欲念难平啊。”

    “二叔,我将这满朝文武送去守阴阳界,孔雀王朝怎么办?我去守门,他们去不去?我去了他们不去,他们就会打我孔雀国的注意------孔雀王朝破了又立,立了又起,这万万年的王朝更替中,我们得到的教训还少吗?”

    “哪一次人族危机的时候没有我们嬴氏的牺牲?哪一回神州有难的时候我们避而不理?就连第一次深渊族入侵-----也是我们赢氏出力最多。为什么我现在看到那头小龙就头皮发麻?不就是因为心里觉得------觉得对他存有愧疚感?觉得是我们赢氏欠他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就有纷争。后来,我想明白了-----只有这天下一统,神州九国合二为一。我赢伯言是这天下人的共主,这天下也是我一人之天下-----我才能够真正的抽出手来,集合所有人族的实力去与深渊相抗衡------”

    “不然的话,在没有龙族帮忙的情况下------仅凭我孔雀王朝一国之力,面对那数之不尽,杀之不竭的深渊恶魔,唯有惨败一途。”

    顿了顿,赢伯言一脸坦诚的看着赢无欲,沉声说道:“当然,我也承认,我心有贪念,希望能够统一神州九国-------刚刚打一个瞌睡,那头小龙就立即送来了枕头。我心有野望,而他送我万灵玉玺让**之火燎原-----难道二叔不觉得,大势在我?”

    说到「大势在我」四个字的时候,赢伯言突然间变得威风赫赫,霸道英武不凡。

    赢无欲看着赢伯言的眼睛,良久,出声说道:“善待苍生,方能成 为真正的千古一帝。”

    赢伯言微微鞠躬,说道:“伯言定不会让二叔失望。”

    --------

    ---------

    砰!

    燕相马的身体被丢在了一堆干枯的野草之上,就像是天上一只死鸟突然间落地。

    燕相马痛得雌牙咧嘴,捂着屁股说道:“李思念,你想谋杀旧友啊?”

    “你还敢叫?”李思念气呼呼的说道:“谁让你刚才一直盯着我看的?”

    燕相马脸颊微红,小声说道:“我一直盯着你看,是因为你好看。”

    “你------”

    “我又没有说谎。”被李思念这般指责,燕相马很是心虚。男人在心虚的时候,又会莫名的生出一股蛮气出来应对复杂的局面。“你自己都不照镜子的吗?我看前面就有一湖泊,你自己去湖边看看-----像你这么好看的姑娘,哪个男人能够忍住不多看两眼?”

    “燕相马-------”

    “好了好了。”燕相马看到李思念眼神不善,赶紧知趣的闭嘴。他以前可是吃过李思念的不少苦头,这丫头整人的时候是真狠啊。“开个玩笑-----”

    “你的意思是说我不好看?”

    “---------”

    “噗-----”李思念眯眼笑了起来,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坐倒在地上的燕相马,说道:“曾经无恶不作的江南城第一纨绔竟然成了西风将军,而且还有说不出话的时候-----要是传出去,你以前那些狐朋狗友会笑掉大牙吧?”

    “凭什么我的朋友就是狐朋狗友?我们那是公子圈-----说了你也不懂。”燕相马无力的辩解着。看着近在咫尺的李思念,燕相马突然间有一种被墙阻隔的模糊感。虽然他们之间空无一物,却有一种隔着千山万水的感觉。“李思念,你变了。”

    “是吗?”李思念摸摸自己的脸,说道:“当然变了。变好看了。你也变了。”

    “是啊,我们都变了。”燕相马有些怅然。旧友重逢,而且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姑娘再次相遇,原本应该很高兴很激动才是。为什么又总觉得心里有一些失落感呢?“怎么就都变了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