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五章、后台强硬!
    ..,

    第八百三十五章、后台强硬!

    泰山先生死了!

    死得轻描淡写!

    死得干净利落!

    死得-----无比憋屈!

    谁也没有想到,成名已久,在孔雀王朝打下了赫赫威名的泰山先生就这般被人给杀了,以这种可怜滑稽堪称耻辱的方式谢幕。

    连和人道别的机会都没有。

    看到这一慕的人,每个人都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因为,李思念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杀手。她出场的方式那么华丽、她的样貌那么甜美,她的声音清脆悦耳,她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

    她就像是一个来自天上的小仙女,又像是十里八村最水灵的邻家女孩儿。她应当手捧诗书,又或者飞针刺绣。

    可是,这样一个小姑娘,一言不合就杀人。

    她把一个活生生的人给捆绑起来,然后直接就送进了那黑色火墙里面烧成灰烬------这就像是,往熊熊燃烧的大火里面送进去一把干柴一般的简单随意。

    越是这样,越让人觉得遍体生寒。

    泰山先生消失了。

    以他的元力支撑的那道黑色火墙也消失不见踪迹。

    刑台之上,只剩下一脸坦然的李思念和一脸惊诧的燕相马。

    李思念的坦然是真坦然,丝毫没有杀人时的狠辣和杀人后的释然。由始至终,她的表情都没有任何的波动。

    就好像,杀人与她而言是一桩微不足道的事情,她没事就杀个人玩玩一般-----

    燕相马的惊诧也是真惊诧,双眼圆睁,嘴巴张开,一幅满脸不可思议的模样。

    他知道李思念被师父紫阳真人带走,他知道紫阳真人修为很高,他也知道她定然会有一些奇遇------

    可是,举手投足间就把泰山先生这样的高手给做掉,这样的实力境界就连她的师父紫阳真人也做不到吧?

    李思念-----这是要逆天啊?

    长久的静默之后,孔雀王朝这边的武者们终于骚动起来。

    “小小年纪,便如此恶毒------”

    “泰山先生是我知已好友,你杀了他,今日我与你不死不休-----”

    “敢在我王面前杀人,当我孔雀无人乎?”

    --------

    “原本我并没准备杀他。”李思念一脸鄙夷的看着那些对着他吆喝的孔雀高手,说道:“但是,他对我动了杀念-----不然的话, 就不会使出这《无尽黑暗》。他要杀我,我为何不能杀他?”

    “牙尖嘴利,心肠恶毒。任其长成也是祸害,不若今日我等为民除害------”一个身穿白袍的中年男人说道。

    “就是,此女虽然自称是紫阳真人的徒弟,但是行事歹毒,完全没有道门慈悲为怀的胸襟-----看起来更像是千年之前作恶多端的魔族-----”

    “陛下,让某来领教一下这个妖女的手段------”

    --------

    “你们不是她的对手。”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间在嘈杂的声音中响声。声音并不大,听起来还有些低沉。但是,当你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就自然而然的会将其它的声音给忽略掉。

    这便是威势!

    众人大怒,是谁胆敢说出这般羞辱人的话?

    要知道,此番征战,跟随孔雀王赢伯言身边的强者云集。泰山先生虽然不凡,但却并不是孔雀王身边的最强者。至少,并不是最强的那几人。

    那个妖女只不过杀掉了一个泰山先生而已,就有人敢小觑群雄,说所有人都不是她的对手?

    欺人太甚!

    “谁说的?”有人厉声喝道。

    “我说的。”身穿白袍的老人说道,嘴角还浮现一抹笑意。他的视线一直放在李思念的身上,好像在场中人,也只有一个李思念能够放在他的眼里。

    看到站出来的老人,所有人便顿时无话可说。

    若是别人说出这种话,他们自然不会轻饶。

    但是,既然这句话是从国师赢无欲嘴里说出来的-----他们不接受也得接受。

    只因为说出这句话的人是赢无欲,是他们绝对无力反抗的存在。

    赢无欲看向李思念,出声说道:“如果我看的没错的话,你刚才使出来的那一招是佛家的《大佛指》中的拈花指吧?”

    “不错。”李思念点了点头,笑嘻嘻的看着赢无欲,说道:“爷爷,你的眼光真好。”

    “但是,你是紫阳真人的徒弟,在之前也确实使出了道门的《万物复苏》绝学。是也不是?”

    “是的。”

    “那老朽就疑惑了。无论是这《大佛指》还是《万物复苏》都是佛道两门的珍藏秘籍,轻易不向外人展示。你不仅仅掌握了这两门绝学,而且看起来------还对佛道两家之神通了解颇深。你到底是道家之徒还是佛家之子?”

    “ 这个说来话长。”李思念看起来对赢无欲颇为尊重,对他的问题是有问必答。“我确实是紫阳真人的弟子,但是,我师父说我的心不在道家,而在佛门------所以,他又把我送到了佛门。但是,在送我去佛门之前,龙虎山上一个老嬷嬷很喜欢我,便将这《万物复苏》传给了我。”

    “你说的老嬷嬷-----可是龙虎山三掌教之一的青玉山人?”

    “对。就是青玉嬷嬷。”李思念点头说道。

    “-------”

    众人皆惊!

    正如佛家有三活佛一般,道家也有三掌教。这三掌教成名都在百岁以上,而且现在不问世事,只在龙虎山上修行悟道,以攀仙途。

    没想到李思念被紫阳真人带上了龙虎山,更没想到李思念被道家三掌教之一的青玉山人给看中,不吝啬将道门至高无上的法典《万物复苏》相授。

    授了也便授了吧,只要收为道门弟子也就罢了。

    可是,他们竟然觉得这个小丫头心不在道家,而在佛门-----于是又把她送到了佛门那里。

    虽然不知道她到底在佛门经历了什么,但是,能够学到佛门的《大佛指》,想来过得也不差吧?

    听了李思念和国师赢无欲的对手,所有人都不由得有些后怕。

    感情这小丫头片子的后台如此强硬,他们所知道的就有龙虎山的青玉山人罩着-----佛门是谁还不知道。

    同时得罪佛门道家,他们还想不要活了?

    再次投向李思念的眼神,便有了三分忌惮七分的羡慕。

    这丫头的运气简直逆天啊。

    “竟然是青玉山人亲自传授,难怪如此!”赢无欲点了点头,表示李思念的答案和他所猜测的并无两样。“我和紫阳的看法一样,你的心确实不属道家,而在佛门。此乃天意。”

    “你们说什么我也听不懂。”李思念说道。“我觉得道家挺好的,佛门也挺好的。不过,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还是愿意选择道家------因为道家更自由一些,以后还可以嫁人呢。去了佛门,他们总说我是这个那个的,非要让我承担那么重的责任。我不耐烦,就偷偷跑出来了。”

    “--------”

    感情这丫头竟然是自己偷偷跑出来的。

    “哈哈哈,你偷跑出来,雷音寺的那些大和尚没找你麻烦?”赢无欲被李思念的话给逗乐了,忍不住出声问道。

    李思念颇为警惕的四处扫了一眼,说道:“应当----还寻不着我吧?他们定然不会想到我会来这里。不过,找来我也不怕,我都说多少次了,我要吃肉,我要吃肘子----他们不给我肉吃,整天不是豆腐就是青菜,谁能够在那种地方呆得下去啊?”

    “-------”

    “再说,我还要找我哥哥呢。”李思念说道。“外面好多坏人欺负我哥哥,我学了本事就是要出来保护我哥哥。”

    “你不是为我而来?”燕相马颇为失落的模样。“难道不是因为我的梦蝶传音?”

    “噢,顺便来看看!”

    “---------”

    赢无欲点了点头,说道:“佛道双修的天才,而且是佛门期盼已久的智慧明灯,身兼两家之长------他们自然不会是你的对手。怕是拦你不住。但是,君主一诺,万马难追。倘若就这么让你带走那个小将军,怕是我王颜面有失。行军布阵,君威第一。这个时候,不容有丝毫懈怠马虎。”

    “你也要和我打?”李思念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想和你打。千度姐姐说平素是二爷爷最喜欢她,我也喜欢你。所以我不能打你。”

    “-------”赢伯言听得心都要碎了。平时只有二爷爷最喜欢她?我这个父皇-----难道就如此失败?

    “呵呵-----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赢无欲被李思念的话逗得合不拢嘴。“二爷爷既然身为孔雀国国师一职,有些职责还是要履行的。------不然这样,我们不打,我们斗法。如何?”

    “斗法?”李思念转着眼珠想了想,脆生生的问道:“怎么个斗法?”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