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四章、《无尽黑暗》!
    ..,

    第八百三十四章、《无尽黑暗》!

    “本来就没有准备手下留情,就别说这些话为自己老脸上贴金了。万一输了不是更没面子?”李思念才不会给这些老家伙什么面子呢,想什么说什么,直刺那泰山先生的肮脏本心。“你若是稍微顾忌体面,也不会主动向我这么年轻可爱的小姑娘发起挑战------”

    李思念转过身去,指着不远处孔雀国师赢无欲所在的方向,说道:“你看看人家,这才是智者风范,长者胸襟-----人家可不会像你这般动不动就跳出来要欺负小姑娘。”

    “你------”泰山先生气得想把泰山砸了。这个丫头片子,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最要命的是,他还不能反击。倘若他出声反驳的话,那不是指责国师大人不是她所说的「智者风范长者尊严」?

    谁不知道,在孔雀王朝得罪孔雀王赢伯言,碍于帝王胸怀,或许还可以保全小命。若是得罪了国师赢无欲和长公主赢千度,或许他们本人并不在意,但是,想要替他们讨回场子的人不计其数-------

    国师赢无欲在孔雀国内地位极高,威望更是不弱于孔雀王赢伯言。而且信徒们又虔诚狂热,倘若被他们知道自己出言相辱,怕是那些人会不要命的跑上门来挑战。自己还何谈清修?

    “要不要打?”李思念不耐烦的问道。

    泰山先生也知道若是论起口舌之利,十个自己也不是这个死丫头的对手。

    简直骂不过她,那便拳脚上见真彰吧。

    泰山先生一掌拍出,仿若有一座无形大山轰隆隆的朝着李思念所站立的地方撞击而去。

    摧枯拉朽!

    仿若要摧毁一切阻挡之物。

    “不要脸!你还真是一招不让啊?”李思念出声说道。

    说话之时,她挥舞长袖朝着那大山甩了过去。

    那股磅薄巨大的无形大山就像是被一条白色藤蔓给缠绕住了似的。大山拼命的向前撞击,却难以突破那白色长袖的束缚。

    嘶啦啦------

    白色长袖被那大山撕扯,布料破烂,大道大道的口子裂开,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被撕成碎沫一般。

    “无知小儿-----”泰山先生眼见自己一拳著效,只要那长袖化作灰烬,那座大山便能够冲撞过去将那小丫头片子给砸成碎泥。“现在求饶还来得及-----”

    “雕虫小技!”

    李思念嘴角浮现一抹冷笑,然后手腕猛地一抖,那座被白绸包裹的无形大山就被她甩飞了出去。

    轰隆隆------

    无形巨石冲天而起,发出宛如战鼓一般的声音。

    等到声音逐渐远去,消失,那无形巨石也消失不见踪迹。

    李思念身形曼妙飞转,收回长袖,一脸不屑的看着泰山先生,说道:“就这么点儿能耐,还敢说与我师父是旧友?师父他老人家可没有这么不成器的旧友。”

    “死丫头-----”泰山先生怒火攻心,想要出声呵斥李思念没大没小不懂尊老爱孝。但是想到这样的指责对她没有任何效果,自己已经在言语上吃了无数的亏了。“既然你不识好歹,那就休怪老朽出手对你不客气了。”

    “真不需要和我客气!”李思念翻了个白眼,这才恢复了一丝以前机灵顽皮的模样。

    燕相马看得眼前一亮,这才是自己思思念念的李思念嘛。她终于回来了。

    人虽然还是那个人,但是,突兀的走起了小仙女风-----还是让人觉得挺接受不来的。谁愿意和仙女谈恋爱啊?

    当然,如果仙女愿意,燕相马觉得自己也可以为爱委屈一下自己。

    “说得越多,被打得越惨,以后怎么有脸出门见人?”李思念一脸嘲讽的看着泰山先生,说道:“我要是你,就先放低姿态,等到把人打倒了再谦虚的说句「承让」-----是不是更符合你想要的高人风范?”

    “-------”泰山先生认真的想了想,竟然觉得这死丫头说的很有道理。原本只是想要在孔雀王赢伯言面前表现一番,没想到------这个死丫头就像是个刺猬一样,全身都是刺,还没碰着,就已经被扎得鲜血淋漓了。

    怒意暗藏,杀机外放。

    泰山先生全身衣衫膨胀起来,鼓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球。

    他的双手十指交叉合拢,等到撕裂开来的时候,一颗火球出现在了两手中间。

    黑色的火球,在这白雪飘扬的天地间妖艳绽放。

    所有人都被那颗小小的火球吸引,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小小的火球里面蕴含着的狂暴能量。

    泰山先生双眼瞳孔胀大,眼白完全消失,一眼看过去,只能够看到那两颗漆黑如墨的黑洞。

    就连皮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黑色,纯粹的黑色,全身上上下下,包括身上的衣衫都是黑色。

    他是人群中的异类,又像是一个妖人。

    “《无尽黑暗》!”有人惊呼出声。

    “泰山先生竟然悟得了《无尽黑暗》-----”有人表达了自己的难以置信。

    “神州九黑,无尽第一-----”这是比较懂行的江湖儿女。神州九国有九大以「黑」为题的神功绝技,而这《无尽黑暗》堪称第一。

    不知道是谁起头,人潮自动向着外围退开。

    就连刑台之上押解燕相马的几名金甲武士也跑得远远的,生怕成为被殃及的可怜池鱼。

    现在,高高的刑台上面只有泰山先生、李思念、以及想跑也跑不掉的燕相马。

    所有人都清楚,这一击之力是多么的恐怖,将会带来多么巨大的破坏之力。

    怕是一击之后,这刑台都要消失了吧?

    “呼-------”泰山先生轻轻呼了口气,气沉丹田。

    砰------

    高鼓成球的衣衫瞬间爆裂开来,一股雄厚劲气朝着四周横扫而去。

    所过之处,一片漆黑。浓烈的焦灼气息传递过来,就像是把这世间万物都给烧着了一般。

    真正的杀招还在那颗黑色的火球!

    在劲气外泄的同时,泰山先生将手里的那颗黑色火球朝着刑台砸了过去。

    黑色的火球如一颗流星,以肉眼难见的速度朝着李思念的脑袋落去。

    原本只是拳头大小,等到到了李思念头顶的时候,竟然已经变成了一道巨大的火墙。

    将李思念娇弱的身体整个给笼罩其中。

    眼见着李思念就要被那火墙给吞噬,整个刑台都要被那黑色火球给烧成灰烬。

    “思念,快躲开-----”燕相马仰起脸来,瞳孔里面是那熊熊燃烧的黑色火焰。

    李思念没有躲。

    她只是伸出了一根手指头。

    右手的中指,一根又长女细白嫩如玉的小指头。

    然后,那道黑色的火墙就被她给顶在了半空之中。

    时间定格!

    所有人的表情也全都定格!

    这一慕极其的诡异,比李思念从那万道霞光之中走出来还要让人难以接受。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老百姓们虽然不修武道,不知功法,但是那道巨大的熊熊燃烧的黑火还是挺唬人的。他们不知道它到底有多厉害,但是----一定很厉害。

    而在场的修行者更是知道这《无尽黑暗》的神奇之处,它和魔族的功法有一些相似之处,都是吸纳神州大地的黑暗物质为其所用。

    虽然神州之内的黑暗元素不及深渊,但是,倘若去一些极污之地,或者鬼域,也有足够的能量为其所用。而且,神州之内的竞争者少,除非那些修行恶魔之法的,大部份人所需要的还是天地之气自然之气。

    可是,这样在神州赫赫有名的绝学,泰山先生更是将其发挥到了极致-----

    就这么被一个小姑娘的一根小手指给顶起来了。

    “你要是泰山先生你会怎么想?”

    在这一刻,有不少人开始同情泰山先生了。

    作为一名成名已久的老前辈,好端端的,干嘛去招惹这样一个小煞星啊?

    这已经不是被人侮辱,而是活生生的打脸啊。

    泰山先生也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生痛,他使出《无尽黑暗》这一招,其实是存了杀心的。他积蓄力量,为的就是能够一击必杀。虽然这样有可能会得罪紫阳真人,但是,被他的徒弟如此这般的羞辱,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在他全力施展出这一击之后,以为大功告成,一雪耻辱。

    他的心里松了一口气,全身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这个心结,终于去了。

    可是,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个年纪轻轻的丫头片子,仅仅用一根手指头就接下了他的《无尽黑暗》。

    那黑色的火焰在她的手指间燃烧,不像是来杀人,更像是在进行一场嘻笑。

    泰山先生觉得,就连那些黑色的火苗都在嘲笑自己。

    又羞又恼!

    怒火攻心!

    “去死吧!”泰山先生嘶吼一声,整个人仿若一只疯狂的大鸟般朝着李思念扑了过去。

    他人在高空,双手握拳狠狠地朝着那黑色火墙砸了过去。

    他要将那被李思念用一根手指头顶起来的黑色火墙砸下去,他要折断李思念的那根手指头,因为那根手指头给了他最强烈的羞辱。他要用那烈火把李思念的身体给烧成灰烬,让她永生永世都不得超生。

    “幼稚!”李思念轻轻叹息。

    然后,她的衣袖一甩,就把高空之上的泰山先生给缠绕起来。

    挟裹着泰山先生的身体,朝着那黑色火墙中间一送。

    轰------

    泰山先生化成灰烬。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m.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