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三章、你老贵庚!
    ..,

    第八百三十三章、你老贵庚!

    剑拔弩张!

    君王一怒,伏尸千里----百里?至少数尺。

    在场的中洲百姓都一脸担忧的看着李思念,这么可爱的小姑娘,长得跟画上的小仙女似的,可别被人给一刀砍了脑袋啊。那个燕相马砍了也就砍了,这个小仙女要是活下来给谁家做媳妇,那还不是祖上烧了高香祖坟上冒青烟啊?

    燕相马也是一脸的担忧,他不知道李思念经历过什么,以前接触的李思念只是一个普通的邻家女孩儿,娇俏可爱、却又鬼灵精怪,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吃就吃,好像不屑于隐藏自己的任何情绪。和他所认识的那些出自江南城的大家闺秀们完全不一样的类型。

    因为她哥哥李牧羊的关系,她从来都没有给过自己好脸色,而且还几次还被她给捉弄的很狼狈-----

    但是,她连自己都敢捉弄,就是和别人不一样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小女生简直开始走进了他的心里,走进了他的梦里。

    所以,在李牧羊在星空学院出事的消息传来时,他一心一意的守护在居留天都城的李思念身边,

    为她挡风遮雨,也为她赶走各种各样来自明里暗里的危险威胁。

    当李牧羊龙族身份曝光,陆氏谋反的消息传来,整个神州都震动了。

    后来,陆氏一族被屠,李思念跟随家人被送至风城。从此以后,他们便失去了联系。那系在他们之间细小的、微弱的一根线也就此断掉了。

    再后来便是轰轰烈烈的九国屠龙,李牧羊被杀身死,继而被星空院长以自己钓得的三十二条龙魂将其救活。而李思念则被其师父紫阳真人带走不知所踪。

    燕相马也曾打探过李思念的消息,只是,他得到的消息是没有任何消息。

    没想到的是,在自己漫无目的地的放出那只梦蝶之后,在自己即将被砍掉脑袋之时,朝思暮想的李思念出来了。

    她以那种匪夷所思的方式出场,震惊了所有人的心灵和眼球。

    他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也不想知道。

    只是他担心的是,以李思念一人之力,是不可能与整个孔雀王朝精锐相抗衡的。

    他心里清楚,孔雀王朝是多么强大的一个国度。倘若只有野心的话,是不足以支撑孔雀王赢伯言一统九国的。

    孔雀王赢伯言就在眼前,他身边的高手用「如云」来形容已经算是自谦。还有孔雀王朝第一人,听说从无败绩的国师赢无欲在旁边一脸笑意的打量着这一切-----

    她在此时此地激怒孔雀王,这是何等愚蠢的事情啊?

    正准备出声相劝,却没想到李思念却一点儿也没有表现出害怕的模样出来,抢在了燕相马 之前回答了这个问题。

    “知道啊。”李思念又恢复成为那种天真烂漫豪无机心的模样,说道:“说一些你们不喜欢听的大实话而已。”

    “--------”

    冷!

    气氛更加的冰冷!

    这雪,好像也突然间下得更大了一些!

    “李思念------”燕相马急了,出声喊道:“你走,你快走-----我燕相马的事情,用得着一个女人在这里婆婆妈妈的替我求情?你把我当作什么人了?要是求情-----我自己不会求?用得着你?”

    燕相马昂着脑袋,眼睛死死的盯着近在咫尺的李思念,很不耐烦的说道:“赶紧走,一刻钟也不想再见到你-----”

    “你这么担心我?”李思念蹲在燕相马的身边,平视着燕相马的眼睛问道:“所以想要把我气走,然后自己被人砍掉脑袋?”

    “-------”燕相马瞪大眼睛盯着李思念,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儿?怎么这兄妹俩-----说话做事完全不按常理出牌?你这样坦诚,让人怎么回答啊?

    “放心吧。”李思念拍拍燕相马的肩膀,说道:“他们都打不过我。”

    “--------”

    燕相马更无语了。这死不要脸的吹牛逼风范-----也和她哥哥如出一辙。

    “你知不知道这里有多少孔雀王朝的精锐?你知不知道-----那个一脸假笑的看着你的老家伙是谁?”

    “知道啊。”李思念很是敷衍的朝着四周扫了一眼,说道:“他们也打不过我。”

    “--------”

    这种话燕相马听了只是无语,那些环绕四周的孔雀王朝高手们可就忍不住了。

    “小小年纪便口出狂言,某不介意与她比划一番------”

    “虽说老夫亲自出手有点儿以大欺小,但是-----我孔雀修士也不能被他如此羞辱?”

    “欺负我孔雀无人乎?”

    --------

    孔雀王赢伯言眼神冰冷的盯着李思念,说道:“倘若不给你一些教训,你便当真不知天高地厚了-----”

    “嫂嫂会生气的。”李思念说道。

    “什么?”

    “千度嫂嫂啊,她肯定会生气----”

    “把她拿下!”赢伯言忍无可忍了。这李牧羊李思念兄妹俩是欺负他们赢氏无人乎?一个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把自己的女儿给带走了,另外一个跑来当着众人的面叫女儿「嫂嫂」,这不是败坏女儿清誉?

    哗!

    一名年轻小将率先出手,不用武器,铁掌化爪朝着李思念的双肩抓了过去。

    他是鬼舞军团的一名副将,也同样属于孔雀皇族中人。想要以此事在孔雀王面前露脸,让孔雀王君心大悦,对已嘉奖。

    嚓!

    小将身形如电,瞬间便跃至李思念的身后。

    双爪齐出,隐有凌厉的破空之声传来。

    嘶-------

    “小心!”燕相马正对着小将,眼见李思念即将伤于此小将之手,急声提醒。

    “没关系!”李思念头也不回,只是伸手朝着后面一按。

    呼------

    一阵风吹,那名小将的身体便凝固在半空之中。

    手不能动,脚不能抬。

    就像是一具栩栩如生的雕塑。

    然后她很是厌烦的抬起衣袖轻轻一甩,那名小将的身体便被风吹走,消失不见踪迹。

    “岂有此理!”

    其它的孔雀高手见到这个小姑娘举手投足间便将一名鬼舞小将击败,更是怒火攻心,数名高手从三个方向掠空而来,居高临下的朝着李思念动手。

    “小心!”燕相马习惯性的再次呼喊提醒。

    李思念终于动了。

    她的身体无风自起,如鬼魅般的在原地消失。等到她再次出现的时候,竟然化作数道残影,同时出现在了那数名高手的身后。

    于是,她朝着前面拍出去一掌,每个幻影便也同时的朝着前面拍出去一掌。

    那数名高手便同时后背中掌,朝着中间位置飞了过去。

    啪------

    他们狠狠地撞击在一起,然后又反弹回去。

    李思念的身体落回原地,云淡风轻,就像是从来都不曾离开过一般。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这一次,所有人都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李思念。

    倘若说第一个鬼舞小将是因为李思念的运气,因为对方的轻敌。那么,这数位成名高手同时进攻,却仍然被她如此干脆利落的解决掉-----这个小姑娘到底是什么境界实力?

    就是一个枯荣境高手,想要同时解决掉数人围攻,也不可能如此的简单,如果的潇洒随意。

    难道说,她是更加厉害的星空境?

    那不可能。

    她才多大年纪?这样的年纪就成了星空之境,他们这些人还有活下去的资格吗?那么多年的修行炼气不是白瞎了吗?

    “陛下------”一名黑衫老者走了出来。“小姑娘有点儿道行,让我去会一会她吧。”

    “泰山先生------有劳了! ”孔雀王也被李思念的表现给震撼到了。

    李牧羊的妹妹,这个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小姑娘,在自己所看到的情报里写着「不曾修行」-----现在表现的是不曾修行的样子?

    黑衫老者点了点头,身形一跃,人便到了刑台之上。

    黑衫老者远远打量着李思念,说道:“刚才我出了两招,第一招是「疾风摆柳」,第二式为「无所遁形」,皆为道家绝学------姑娘是道门传人? ”

    “家师紫阳真人。”李思念出声说道。

    “原来是道家七真人之中的紫阳高足,可喜可贺。”黑衫老者沉声说道:“我与紫阳有过数面之缘,算是旧识------原本不应当向紫阳的晚辈出手。只是,既然食君之禄,自然要为君皇解忧。老夫居住泰山,蒙大家厚爱,唤老夫一声泰山先生 ------小姑娘,我让你三招,如何?”

    “好啊。”李思念高兴的说道:“既然是师父旧友,又是我的前辈,能不能多让几招?”

    “你想老夫让几招?”

    “你比我大一岁就让一招,如何?”李思念声音甜甜的说道:“泰山先生,你老今年贵庚啊?”

    “------”

    泰山先生的脸色紫黑,心中的怒火都能够把泰山都给平了。

    好端端的,和她说什么废话问什么师承?直接开打不就得了。

    “怎么?泰山先生不愿意让招啊?”李思念一脸委屈的说道:“亏得你说和我师父是老朋友呢,却一点儿也不讲朋友之谊------既然这样的话,那这三招也就不要让了吧。我是紫阳真人的弟子,自然不能给师父丢脸。泰山先生执意要以大欺小,思念也没什么可惧的,我来领教一下泰山先生绝学。”

    “好一个伶牙利齿的丫头!”泰山先生咬牙说道。“那就休怪老夫出手无情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