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二章、落雪有声!
    ..,

    第八百三十二章、落雪有声!

    就像是一只被踩住了尾巴的猫,赢伯言差点儿没有忍住要跳起来。

    “你只是恨他,却并不想杀他----”

    你听听,你听听,这小姑娘到底说的是什么话?

    这种话被外人听到,别人会怎么想自己赢伯言?

    “真是笑话。他是一头恶龙,人人见而屠之,我又何偿不想屠龙为民除害?”赢伯言冷笑连连,朗声说道:“再说,他害我女儿,致使千度生死不知,踪迹不明-----我恨不得生食其肉,渴饮其血,怎么可能不想杀他?我比世间任何一个人都更想杀他。”

    “你讲话那么大声干什么?”小仙女瞪着圆溜溜的眼睛,一脸疑惑的看着赢伯言问道。“是因为我说中了你的心事,你担心孔雀王朝文武百官和在场百姓怀疑你的立场吗?所以这么小心谨慎的与他们解释?”

    “真是可笑之极,我为什么------”

    “为什么害怕别人怀疑你的立场?”小仙女打断孔雀王赢伯言的话,出声反问。

    “-------”

    所有人都一脸震惊的看着这个白衣飘飘的小仙女,多少年了,从来都没有人敢打断孔雀王赢伯言说话------

    就凭这一项,她就足够的让人刮目相见。

    当然,前提是她还能够活着。

    就连孔雀王赢伯言自己也有一种即是错愕又是惊诧的感觉,他没想到这个小丫头胆敢打断自己说话,这种感觉真是----很新鲜。

    另外,内心深处,隐隐的觉得她说的竟然有一点点道理。

    是啊,自己为何要那样大声说话?为何要那么认真的向周围这些人解释?

    难道说,高高在上的孔雀王赢伯言-----还用在意别人的眼光?

    若是在意的话,他也不会率领百万雄狮征战七国了-----

    “你看看,被我说中了吧?无话可说了吧?”

    “一派胡言。”

    “你心里清楚龙族和你们赢氏的渊源,你们赢氏一族对龙族原本就存有愧疚之心,不然的话,上一回九国屠龙,为何偏偏只有你们孔雀王朝出兵不出力------”

    “胡说八道!在屠龙一事上面,我孔雀王朝与其它诸国共进退,何曾出兵不出力过?”

    “不要违背自己的本心!”小仙女一脸认真的劝慰着说道,一幅我完全是为了你好的模样。“这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而且,你内心应该清楚,我哥哥是不可能伤害千度的------上一世没有伤害过你们赢氏的女子,这一世更不会伤害你们赢氏的女子------”

    小仙女指了指刑台之上跪伏在地的燕相马,说道:“这出大戏演完了,是不是可以让我把他带走了?”

    “荒唐!”赢伯言怒不可竭。“君无戏言!既然我说三日之后要砍了他的脑袋,今日便一定要砍了他的脑袋。军帐之中,岂能儿戏?再说,他是敌国前锋,杀我将军,劫我粮食,就凭这个就犯下了杀头之罪。我为何要把他交给你带走?”

    “你想想-----万一千度姐姐不是我哥哥劫持走的呢?”

    “此话何意?”

    “假如-----我是说假如-----千度姐姐是主动要和我哥哥一起离开呢?”小仙女一幅若有所思的模样,笑着说道。

    私奔!

    她话中蕴含着这样两个大字:私奔!

    “这不可能!”赢伯言恨不得让人封住这个无知丫头的嘴巴。“千度素来聪明大气,责任心强。更何况她此时担当重任,是一军统帅,怎么可能随意与人离开?李思念,朕不许你侮辱千度清白。”

    “你这话说的还真是好笑。”小仙女脸上的笑容也变得冰冷,声音清脆甜美却如刀刃一般的锋利,说道:“世人皆知道,千度姐姐与我哥哥李牧羊关系密切,是人人羡慕的情侣-----男女之间的感情之事,不就是你情我愿嘛。现在他们俩人一起消失了,你却偏说是我哥哥拐走了千度姐姐。我只是说千度姐姐主动和我哥哥一起离开,还没说过是千度姐姐拐走我哥哥呢-----你就受不了了?”

    “你------”赢伯言怒目而视,让人怀疑他会不会一掌拍下去以此来杀人灭口了结李思念的性命。

    孔雀王赢伯言欲杀燕相马,一为女儿千度报仇,另外,也有斩杀敌将的意思。而且,他的女儿赢千度也是一军统帅,这桩事情无论如何都是国事。

    可是,被这个突然间冒出来的小丫头这么一搅和,便成了家务之事。帝王家的家务事,大家还是喜闻乐见的-----你们吵你们的,我们坐在小板凳上面吃着油饼磕着瓜子看看热闹就好。

    而且,最让孔雀王赢伯言难以接触的是,这个小丫头竟然说千度与他的哥哥李牧羊是情侣关系,还说这是一桩世人皆知道的事情------

    确实,孔雀王朝的长公主赢千度喜欢上了一头恶龙,这件事情确实在神州九国传得沸沸扬扬。

    但是,从来都没有人敢在赢伯言本人面前说提起这件事情。

    这就像是一个帝王总喜欢穿着一条不存在的衣服出门,全城百姓都知道他是**的,就连他自己也知道------

    没有人说破,也没有人敢说破。

    偏偏有一个不知好歹的小孩儿说出了真相,说:他根本就没有穿衣服。

    李思念就是那个说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小孩儿。

    “既然我哥哥不可能伤害千度姐姐,你也就没有杀死燕相马的理由------”李思念一脸笑意的说道:“不若,就将他给了我吧?你要一颗砍掉的人头也无用处。”

    “在我没有确定千度的安全之前,他不能离开------”赢伯言脸色阴沉,指着李思念说道:“你也不能离开。”

    “我若是一定要走呢?”

    “那便尽可一试。”赢伯言一脸傲意的说道:“倘若连一个小女娃都拦截不住,我孔雀王朝还谈什么要征战天下?”

    “唉-----”小仙女沉沉叹息,说道:“你们男人啊,就是太在乎面子。整天打打杀杀的,有什么意义呢?你明知道这样争执下去不会有一个结果,而且-----就算争赢了如何?争输了又如何?赢了,千度姐姐就能回来了?输了,千度姐姐就一定活不下来了?”

    “--------”

    自己为一国之君,是最有可能一统神州九国的星空霸主,现在竟然沦落到要被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丫头教训-------

    这种感觉还真是很刺激!

    “所以,就这么任由你将他带走?杀我大将、劫我粮食、君主诺言都不管不顾?”赢伯言竟然被这个小摇头给逗乐了。

    不是被气笑了,他并不会为了这点儿小事而生气。

    他是真的觉得这个小姑娘特别有意思,摆出一幅小大人的模样,然后一脸认真的和你说你应当如何如何-----这种感觉他好久没有经历过了。千度还小的时候,时常会这般和他说话。只是随着她年纪越来越大,宫廷礼仪的深入教导,千度变得越来越雍容大气,也越来越有皇女风范。

    可是,他所钟爱的那种父女之间的沟通方式也消失了。

    千度太懂事了,太听话了,太符合自己对未来皇位继承人的期待了。

    这样反而让他觉得-----失去了许多应有的宝贵特质。

    “对啊。”小仙女李思念一脸认真的摇头,说道:“他为什么要杀你大将,劫你粮草?还不是因为你率领大军攻伐西风------凡是西风子民皆当奋勇反抗,更何况是西风将军。他所做的事情,有什么不对吗?”

    “放肆!”

    “杀了此妖女------”

    “妖言惑众!”

    --------

    赢伯言还没有说话,守护在周边的孔雀王朝大将们都开始发飙了。

    他们率领百万雄狮攻伐七国,打得自然是正义的、和平的、为其它国家带来更好生活的名义进行的。

    我不是无缘无故的要打你,我打你是因为-----你该打。是因为我要给贵国百姓带来更安定幸福的生活。

    事实如何,你知我知大家都知道。

    可是,小仙女李思念这样当众指责孔雀王赢伯言带来的这场席卷九国的战争行为,那就属于动摇根本,蛊惑民心。

    其罪当诛!

    若是别人,怕是早就被这些将领给砍成肉泥了,偏偏孔雀王赢伯言对这个小姑娘很有耐心的模样------

    “我又没说错什么。”李思念理直气壮的直面着这孔雀王朝的文武百官,冷声说道:“难道不是你们率先发起的战争?难道不是你们率领大军攻伐其它的国家?不是你们将这浩瀚神州陷入汪洋火海?现在竟然指责那些受到侵略时的反抗者,要将那些为国为民的英雄给杀掉------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

    “李思念,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赢伯言眼神如鹰,嘴角浮现一抹残忍的笑意,出声问道。

    呛!

    随着孔雀赢伯言态度的变化,以及这个问题的问题出,身边的鬼舞军团们整齐划一的拔出腰间的长刀。

    数千人同时拔刀,数千人同时做出攻击的姿态。

    只待孔雀王一声令下,他们便冲上去将那个满嘴胡言的小丫头给斩成碎片。

    即使她看起来很可爱,但是,世间可爱的小姑娘多了。没有人敢如此忤逆自己 的君王。

    瞬间,整座城市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在场的每一个人,仿佛都能够听到雪落的声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