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九章、像头猪猡!
    ..,

    第八百二十九章、像头猪猡!

    “下雪了-----快看下雪了-----”

    “这个时候怎么下雪了?难道世间有什么冤情不成?”

    “说什么呢?现在正是三九寒天,「小雪」也早就过了,不正是下雪的时候?”

    --------

    听到燕相马的喊叫,那些原本将视线放在他的身上全神灌注的盯着他等着他被砍头的中洲百姓也发现天上开始飘起了细雪。

    不得不说,这个时候他们开始有些同情这个叫做燕相马的西风将军了。

    前些日子便已经听说过他的来历,世家之子、荣耀千年的巨大家族里面走出来的年轻俊杰,弱冠之年便是帝国监察司长史,一旦外放便是一路大军的先锋将军------

    这样的人物让他们够不到,摸不着,完全没有代入感。

    相反,他们觉得上层贪腐严重,这种含着金玉出生的孩子生下来就和他们不是一路人------而且还是天生的敌人。

    可是,看到他为了保存气节拒不下跪宁愿被打折双腿,看到他即将被砍掉脑袋还要强行替自己的朋友辩解,看到他视死如归以这种潇洒不羁的心态来迎接这一场大雪-----

    这样的男子,怎么能让人不钦佩不喜欢呢?

    “燕将军-----是个好人啊。西风男儿若都是这般,西风国何至于此-----”

    “是啊。燕将军-----是我们西风的将军-----”

    “年纪轻轻的,可惜了-----”

    ------

    就连孔雀王赢伯言都颇为动容,看着燕相马因为见雪而喜悦的表情,沉吟良久,出声说道:“机谋百变,傲视君王,大气从容,情义双坚,西风有如此良才-----可惜了。你放心吧,待你死后,我让人将你送回天都安葬。等到朕一统九国君临天下之时,便封你为异姓王候。总不会委屈了你。”

    赢伯言转过身去,冷声说道:“  时辰已到,用刑吧。”

    “是!”金甲战士答应一声,便举起了手里的长刀。

    只待手起刀落,燕相马便人头落地。

    “等等!”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国师赢无欲走到孔雀王赢伯言面前,笑着说道:“我知陛下最喜人才,每每遇到可用之才都会欣喜若狂。左侍郎黄浩,原本隐居深山,是陛下再三邀请才同意出仕。尚书诸葛谨,是陛下三顾清源才将其请出来为国谋划-----我观燕相马此人忠义两全,有勇有谋。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人才。陛下征战七国,正是用人的关键时刻,何不将其收服,为陛下攻城拔寨?”

    “请陛下将其收服!”有一名老者出声喊道。

    “请陛下饶燕相马一命-----”

    “陛下,刀下留人-----”

    --------

    在国师赢伯欲的请求之下,无数百姓纷纷出言请求孔雀王赢伯言放燕相马一条生路,将其收服为其所用。

    之前,大家都是出来看热闹的。

    一声脆响,头颅落地,大家轰然叫好,多好玩?

    现在,大家都不希望那个有情有义的年轻将军被人给砍了脑袋,人生也就此终结。

    无论如何,他们终究是西风人啊------

    燕相马,是他们西风的将军。

    孔雀王很是不满的扫了赢无欲一眼,赢无欲也只是一脸和蔼笑意,并不在意。

    孔雀王再次转身看向燕相马,出声问道:“燕相马,大家为你求情,你可听见了?”

    “听见了。谢谢大家厚爱。”燕相马出声说道。话语真诚,他倒是发自内心的对大家表示感激。生死关头,有那么多人希望你活下来-----这微弱的帮助也足够让人心生暖意。

    “你可愿为朕效力?”

    “不愿意!”

    “------”赢伯言就觉得这天没办法聊下去了。

    我给了你台阶,给了你活命的机会,你一句话就把所有的都给推翻了。

    我是孔雀王赢伯言,我不要面子的啊?

    赢伯言摆了摆手,说道:“砍了。”

    “陛下------”赢无欲还想出声劝阻。

    “国师,你也看到了-------”赢无欲有些恼怒的说道:“不是我不给他活命的机会,是那燕相马不知好歹-------”

    “陛下可曾想过,倘若燕相马说的是真的,那李牧羊和千度之间有什么难言之隐-----若是陛下斩了燕相马,又将如何和李牧羊相处?”赢无欲低声说道,一双眸子仿佛看透世情,充满了智慧。

    有些话他还是没办法说的太清楚,避免激怒这个正处于爆发边缘的孔雀王者。

    倘若李牧羊当真和千度走到了一起,那么,不管赢伯言同意不同意,李牧羊都将是孔雀王朝的女婿-----赢伯言斩了燕相马,以后翁婿如何相处?

    “难言之隐?”赢伯言只觉得胸腔戾气汹涌,有种想要大开杀戒的冲动。“什么难言之隐?之前我就反对千度和那头恶龙来往过密,是二叔说这是命数,忤逆不得。我心想千度是个知轻知重的聪明孩子,她知道应当如何规避外界的危险------再说,又有赢氏家族和龙族的那点儿渊源,我也不想将事情做得太绝情,结果呢?千度生死不知,下落不明,直到现在二叔还要替那恶龙说话?”

    “倘若那恶龙是诚心对待千度,会那般的伤害她?倘若他们之间另有隐情,梦蝶传音来给我们说上一声总是应该------那头恶龙做了什么?他带着我的女儿跑得无影无踪,只让我这个父亲因为担心女儿安危而寝食难安度日如年-----现在,二叔仍然觉得我做错了?”

    “我知陛下心焦,但是,也不能用杀人来排解心中怒意。”赢无欲轻轻叹息,说道:“一旦把脑袋砍下来了,就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要什么挽回?就算是挽回,那也是那头恶龙想着挽救之法------”赢伯言狠声说道。

    他转过身去,盯着燕相马再次问道:“燕相马,你可愿降服本王?”

    “降!”

    “降!”

    “降!”

    --------

    中洲百姓生怕孔雀王一怒之下斩了燕相马,一个个的高声喊叫。只要燕相马说一声「降」,他的人头就能够保下来。

    “实在不中,以后再反嘛------”老百姓们在心里朴实的想道。

    “鸡已经吃了,酒也喝了,想说的话也都说了-----”燕相马仰脸看天,脸上带着恬适满足的笑意,说道:“老天爷觉得我燕相马死得可惜,又饶了我这一场大雪来送行-----雪都下来了,哪能不死辜负上天美意?”

    燕相马转身看向孔雀王,沉声说道:“感谢孔雀王厚爱,相马----不降!”

    孔雀王点了点头,说道:“砍了。”

    “  是!陛下!”

    金甲战士答应一声,长刀高举,狠狠地朝着燕相马的脖颈砍去。

    燕相马双腿跪伏在地,上半身却挺拔如松。

    他仰脸看天,看着那纷纷扬扬落下的白雪,然后嘴角浮现一抹苦涩的笑意。

    “永别了!”他在心里说道。

    是对父母家人说,是对亲友同僚说,是对那个深藏心中的娇俏少女说,更是对这个世界说-----

    永别!

    永远的-----生死两隔!

    他的脸上带着笑,眼角却有泪水滑落。

    真是舍不得-----去死啊!

    当长刀即将砍断燕相马的脖颈,当有人张嘴惊呼出声,有人吓得闭上了眼睛。

    正在这时,天空异像出现。

    那正在下落的雪停止了,就那么僵硬的豪无征兆的停顿在半空之中。那张开的嘴巴没有办法合拢。那闭上又想睁开的眼睛却怎么也打不开了,就连睫毛都无法颤动-----

    那抬起的脚没办法落下,那扭转的身体以一个诡异的姿势停顿。眼泪掉落,悬挂在半空之中。被风吹起的落叶,也凝固成为永恒。

    刀还悬在头顶,头颅还属于脖颈。

    整个世界刹那间定格。

    天空之上,隐有大佛之音。

    灰蒙蒙的天空突然间破开了一个大洞,大洞里面挥洒下万道金光,将这中洲城给照耀的亮如白日。

    金光中心,出现了一个身穿白衣的仙女。

    仙女极美,却美得如梦如幻。

    她沐浴着金色的阳光,整个人就像是一轮炽烈的太阳。谁又能够真正的看清楚太阳长什么模样呢?

    她**双足,踏风而行。

    身躯缓缓落地,然后停留在了燕相马的身前。

    燕相马拼命的眨动眼睛,想要将眼前这个仙子看得更加真切一些。

    可是,因为那光线太过耀眼,因为那美丽太过伤人,导致他能够看到的仍然是一团迷惑的光环。

    他能够看到那诱人的轮廓,能够确定她每一处都美。可是,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没办法看清楚她的眉她的眼。

    她被光芒包裹,让人难以正视。

    燕相马心头狂喜,隐隐猜测到了些什么,却又忐忑不安,难以确定。

    他张嘴欲言,却发现自己仍然没办法说话。

    那个被光芒包裹的仙女看了一眼架在燕相马头顶的长刀,像是觉得极其碍眼。手指一弹,那长刀便化作一缕灰色的烟尘。

    她又觉得那围拢在四周的金甲战士碍眼,衣袖一挥,那几名金甲战士便消失不见。

    她蹲了下来,蹲在了跪倒在刑台之上的燕相马身前。

    「扑嗤-------」

    小仙女轻笑出声,声或银铃。

    “这个样子------像头猪猡!”小仙女脆生生的说道,眉眼间有着洋溢出来的喜悦之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m.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