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六章、刑台斩首!
    ..,

    第八百二十六章、刑台斩首!

    中洲。中洲广场。

    广场中心,有一整块巨型青金石打制而成的高台。这一处高台被中洲百姓称之为「刑台」,也叫断头台。

    那里原本是历任中洲城主用以刑罚斩杀重犯的要地,每年有无数颗大好的头颅要在这里和主人分离。

    因为砍杀的人头太多,血流不止,长年累月的浸润之下,血水入了青金石内部,那原本面呈青黄的巨石变成了让人望而生寒的红褐色。

    今日,中洲广场人山人海,无数中洲百姓簇拥至此,看那一场事先被宣扬起来的砍头案。

    因为孔雀王赢伯言的御驾亲征,先是派遣孔雀军团高空作战,从内部打开了中洲城大门,继而十万雪洗军潮水般涌入,中洲城易主------有时候,敌我双方的实力悬殊,受益的反而是普通百姓。因为那个被孔雀大将蒙括一刀砍掉脑袋的原中洲城城主根本就没有机会据城死守,更不可能将兵将死绝的时候将普通百姓中的青壮男子强壮入伍。

    那些高居上位者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就会不择手段的去牺牲别人的利益-----以及生命。

    因为没有遭遇那样的血火洗礼,而且孔雀军入城之后也没有像城主府之前宣传的那边奸#淫掳掠大肆杀害。相反,入城的十万孔雀军比之前的中洲军还要更守规矩一些,据说是一个中级将领因为在城里最大的红楼如意坊喝花酒不愿意给钱,甚至还被上官当众给抽了鞭子。

    所以,从私心里说,中洲城的百姓并不排斥孔雀军-----

    相反,在他们的内心深处,一直觉得孔雀国是天朝上国,孔雀军也是世间强军,对他们而言反而更有安全感一些。是被西风帝国征粮,还是被孔雀王朝征粮,反正都是要交粮嘛。既然如此,那还不如交给孔雀王朝好了。

    无论如何,中洲城的气氛还是有些紧张。这两日街道之上巡逻的士兵也增加了不少。

    据说孔雀王的宝贝女儿赢千度被一头恶龙所伤,生死未知,孔雀王心情极度恶劣,下面的将军们自然小心行事,不敢稍有差错。不然的话,怕是自己少不得挨一顿板子。

    相比较孔雀王朝长公主的失踪,西风帝国前锋将军燕相马被擒实在是一桩不值一提也极少有人关注的事情。

    现在正是孔雀王朝征战七国的关键时刻,双方厮杀惨烈,别说是一个小小的前锋将军,死去的城主没有一百也有数十,甚至还有国侯皇族被他们或擒或杀-----大武国能征善征的六皇子也被砍了脑袋。和他们比,小小一个前锋将军又算得了什么?

    战局之中,大部份人都是棋子。包括那些以为自己博弈天下的下棋人,或许也身在局中,被人落子。

    但是,听说这个燕相马和那头名满神洲臭名昭著的恶龙李牧羊关系莫逆,而且,孔雀王之所以要生擒燕相马而且亲自下旨要当众斩杀这个小小的前锋将军,就是因为他想要用这个燕相马的命去换长公主赢千度的性命------

    毕竟,孔雀王朝的长公主赢千度是和那头恶龙李牧羊一起消失的,倘若李牧羊此番不将孔雀王的宝贝女儿送还回来,那么,孔雀王便要拿他的这个好兄弟开刀报复-----

    “听说那头恶龙今日会来呢,也不知道龙族长什么样-----据说脑袋比房子还大,身体比洛城还长-----”

    “早闻孔雀王朝的千度公主美丽温雅,是皇族典范-----那头恶龙也忒是可恶,竟然连那么可爱的长公主都不放过-------”

    “你说,那头恶龙会不会已经吃了长公主?”

    “不许胡说-----千度公主那么可爱,恶龙怎么能舍得吃掉她呢?据说今日那头恶龙就会过来,到时候咱们一起屠龙救公主-----”

    ----------

    广场之上,人们议论纷纷。大多数人都在指责李牧羊这头恶龙,纷纷为千度公主打抱不平-----此时此刻,他们的心态俨然已经发生了变化,竟然称千度为「我们公主」。

    当然,所有人都对龙族极其好奇。屠龙的故事讲了万万年,但是,龙族到底长什么样,他们都不曾亲眼见过。据说那头恶龙在大周国作恶作端,摧毁了不少城池,也杀害了不少无辜百姓。

    也不知道他今日会不会前来拯救自己的朋友,一头恶龙------怎么会愿意将一个人族放在心里呢?

    正在这时,身披黑甲的虎威军将人群给一分为二,远远的隔开。

    然后是数千身穿彩衣头插彩羽的将士前来,手按刀柄,虎视耽耽。

    “天啊,那是孔雀军团-----他们就是孔雀王的护卫亲军------”

    “孔雀王来了,孔雀王竟然亲自来了-------”

    “什么孔雀王-----是我国陛下------”

    --------

    “陛下到!”有宦官尖着嗓子喊道。

    一身紫袍头袋玉冠的孔雀王高坐在一匹通体墨黑的火云马上,铁蹄带火,奔跑如风,端得是威风赫赫,英伟不凡。

    “恭迎陛下!”

    无数的城民跪伏在地。

    见到这样的君王,无端的让他们心生自豪之气。一个个的主动下跪,恭敬的迎接刚刚将他们征服的新皇。

    孔雀王赢伯言跳下火云马,亲手将一个跪伏在前面的老者搀扶起来,环视四周,朗声说道:“都起来吧,今日本王有点儿忙,有颗脑袋要砍------所以大家都无须多礼。”

    嗡-------

    人群再一次的议论纷纷起来,这个新皇-----有点儿二百五的感觉?

    孔雀王赢伯言松开老者的手臂,笑着问道:“老人家,眼睛可还好?”

    “------好。”老人哆哆嗦嗦的回答着说道,感觉这一刻是他一生中最耀眼的时候。他就是那么一跪,怎么就被孔雀王给扶起来了呢?

    光宗耀祖啊!

    孔雀王指了指那褐红色的高台,说道:“一会儿朕就在那里砍人脑袋,老人家若是看不清楚,就往前多走几步-------”

    “-----好------好-----”老人机械的点头,都已经听不清楚孔雀王在和他说什么。反正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他是孔雀王他说什么都对。

    孔雀王点了点头,大步朝着高台走去,大声喝道:“燕相马呢?拖他出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m.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