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九章、北溟有鱼!
    ..,

    第八百一十九章、北溟有鱼!

    “难得看到将军夸人------”许达笑着说道:“还是夸一个少年人。”

    “你有所不知,在天都之时,便和这少年有诸多接触。又因为他和牧羊关系莫逆,所以我对他也颇为关注------先皇还活着时,便对他起了招揽之心。虽然他明面上拒绝,暗地里却也为皇室做了不少事情。”

    “燕氏原本与崔氏有血缘关系,但是他却察觉出崔氏危机,屡次帮助家族脱离险境,火中取栗,甚至最后不惜与宋氏翻脸,与崔氏疏远-----倘若不是因为他的话,燕氏早就被崔氏拖入汪洋大海,存活都尚且艰难,更不用说此时燕氏所获得的巨大利益了-----现在的燕氏一门二公,还有一个大将军-----可是深受陛下信任。”

    “是啊。我也多次听人说起过此人,年纪轻轻的,便已展现将帅之风。在他担任先锋将军的时候,一出手便截断了孔雀中军的粮草兵器,并且杀了孔雀军大将-----据我所知,这个燕相马是初次领军,但是,初次领军就能够让麾下将士心服口服甘愿效死-----这样的将领可不多见------”

    “ 我们得到情报,跟随燕相马出城骚扰孔雀军的六千将士全员战死,除了燕相马一人被孔雀王下令生擒,没有一人逃跑,没有一人畏战-----这样的少年人,确实当得将军称赞。”

    顿了顿,许达看向老人,沉声说道:“可是,将军-----他是陛下的人。”

    老人抬头看向许达,褐色的眼里闪现一抹让人见之生寒的杀意,出声说道:“许达,你是什么出身?”

    扑通-------

    许达立即跪倒在地上,朗声说道:“许达出生贫寒,原本只是军中一卒,蒙将军看重提拔,方有许达今日-----将军之恩,如同再造,许达一生做牛做马都难以报答万一。”

    “那个时候,我可嫌弃你的出身?”陆行空语气严厉的说道:“你想想,我们能够有今时今日的地位,我们能够在与宋氏崔氏甚至皇室抗衡而不倒,我们依靠的是什么?就是我们擅用人才,重用人才------只要是有才之人,不论出身,我皆会重任。”

    “因为燕相马是宦门出身,又深得陛下看重,所以你便让他引兵城外,袭击敌军-----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是置人安危而不顾,觉得他活着是运气,死了也没有关系,反而少了皇室监督羁绊-----是也不是?”

    “----是!”

    “不管他是陛下的人,还是我的人,他都是我西风的人,是帝国的人------若是他被人给砍了,我西风便痛失人才,岂不可惜?”

    “许达知错!”

    “去和孔雀军谈判,看看能不能把他给要回来。”

    “听说是孔雀王赢伯言要杀他------”

    “赢伯言要杀他,就不会张告天下,更不会等到三天以后------他留着燕相马的性命,必是有所图谋------他们需要什么,我们尽量满足他的要求便是了。”

    “是,将军。”许达恭敬应道。

    “去忙吧,就不要再陪我这个老头子耗费时间了。”

    “是。”许达答应一声,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碎星,送送许达将军。”

    黑袍少年走了出来,许达连连作揖,口称「不敢」。

    等到许达离开,老者起身看着天色,轻声说道:“你亲自去吧,去把牧羊给找回来------”

    “可是将军身边------”

    “没事,有他们在,你不用担心。”老人摆了摆手,黑袍少年消失在小院当中。

    ---------

    ----------

    噗-------

    噗------

    噗-------

    一只雪白的动物在海面上跑来跑去的,嘴里不停的吐着泡泡。

    每吐一个泡泡,海面上的水元素便活跃一分。等到那些泡泡越来越大,越来越多,整个黑色大海的海面都跟着荡漾起来。

    “噗噗噗-------”

    雪球高兴极了,挥舞着毛茸茸的小爪子,更加卖力的吐出一个又一个的小泡泡。

    正在这时,雪球感觉到鼻孔发痒。

    它小嘴微张,可爱的五官拧成一团。

    拼命的努力,可是那酝酿已久的喷嚏就是没办法惬意的释放出来。

    “啊-----”雪球的嘴巴张得更大,脑袋上仰,嘴里发出长长的尾音,然后猛地发出这个声音的后半部份。“嚏------”

    一男一女从雪球的嘴巴里「喷」出来,等到他们的身体在空中立定,竟然是外界正在搜索的「恶龙」李牧羊和孔雀王朝长公主赢千度。

    李牧羊将千度抱在怀里,看着她昏迷不醒的模样,眼神里浮现浓浓的悲伤。

    他为了将她体内的邪月祭司杀死,故意引诱他现出真身,露出他的第三只眼。

    然后趁其不备,用自己的龙角将他的力量本源给毁掉。

    李牧羊毁掉那邪月祭司元神的同时,也同样毁掉了正处于昏迷不醒状态的千度。

    邪月祭司死了!

    千度也命悬一线!

    人有七魂六魄,千度七魂已去其六,六魄已去其五。只存一魂一魄被李牧羊给封印起来,勉强维持身体微弱的生机。

    千度不能死!

    无论如何,千度都要活过来!

    李牧羊在脑海里搜索救人之法,终于被他发现了一些端倪。那头黑龙曾经看过一本名为《汤问》的书籍,书上介绍过说终北之北有溟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其长称焉,其名为鲲。

    又有《神不见》一书上面记载:以鲲之魄熬汤,可药死水。

    也就是说,只要能够找到那只鲲,然后取了鲲之魄,李牧羊就可以恢复千度神魄,将他重新拯救回来。

    可惜,李牧羊到了这北海数日,却没有那鲲的任何踪迹。

    “雪球,你有没有感知到它的气息?”李牧羊出声问道。

    “噗------”雪球回答道。

    李牧羊轻轻叹息。

    雪球是水元素之母,连它都感受不到那鲲的气息,那么大的一条鱼,到底能够藏在哪里?

    难道说,神话里都是骗人的?

    “世间根本就没有鲲这种动物?”

    李牧羊不敢想,也不愿意想。

    无论如何,他都要心存希望。

    除此之外,他也实在不知道如何能够救回千度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