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八章、权力继承!
    ..,

    第八百一十八章、权力继承!

    死人已经死了,所以活人要站出来说话。

    陆行空早就已经「死了」,死在宋氏宋孤独亲自出手,死在崔氏崔洗尘的阴险之手,这也是后来西风皇室英明,出手铲除了以宋氏为主的企图谋朝篡位自立新君的叛逆集团的原因。

    陆行空死了,带着悲剧以及无数人的同情而死。

    而且,陆行空的死是起源,是诱因。是后来帝国政权版图一次又一次发生变更清洗的「契机」。

    死过的人突然间活过来,那么,这所有的一切便值得商榷,都值得推敲,这所有的一切也就变得如同儿戏。

    到时候,自然会有人去思考,既然陆行空是假死,那么,剑神广场之上,宋孤独亲手杀掉陆行空是不是障眼法?

    既然陆行空没有死,那么,他为何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陆氏一族被人屠伐追杀?他所图的到底是什么?

    既然陆行空没有死,那么,宋孤独有没有死?宋氏一族有没有叛逆谋反?崔氏一族是不是政治的牺牲品?

    等等等等------

    世间之事,最怕「用心」二字。

    一旦有人在这上面用心,在这上面琢磨,那么,破绽就会越来越多,真相就会越来越清晰明了。

    陆行空老谋深算至此,自然不愿发生这样的状况。

    所以,他既然已经「死」了,那就只能永远去做一个不声不响不言不语的死人-----

    他可以躲避在幕后操纵这一切,但是,有些事情却必须要有人在明面上站出来。

    自然,远在江南的陆清明就是最好的选择。

    陆清明是自己着力培养的儿子,也是自己的独子,要能力有能力,要威望有威望,他是权力继续最好的选择。

    陆氏一族能否再次腾飞,或者成为宋氏那般将皇室都掌控在手掌之中的西风第一家族,陆清明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人物。

    正是如龙似虎的壮年之期,怎能跑到一个人不知鬼不觉的地方去隐居呢?

    所以,陆行空要把自己的那个儿子给召唤出来。

    世人皆以为陆清明还在风城,是那风城之主。也仍然以为那风城仍然在他的掌控之中,包括那公输一族也仍然在替他效力。

    只有陆清明以及极少数的核心人物知道,陆清明早就被自己那个孙子给悄悄带出了风城,到了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开始了新生活------

    风城,此时可以说是孔雀王朝的风城,而公输一族,也开始在为孔雀王朝效力。

    这也是孔雀王朝为何突然间有那么多辆鲁班战车参与战斗的原因------这着实是打了他们西风军一个措手不及啊。

    要知道,以前自己在位之时,那公输一族一直是自己的左膀右臂,为自己打造冠绝天下的强兵利器。没想到今日却让他们落入敌方之手,而已方更承受着那战车之利-----

    许达刚才为何当众演了那么一出?为的就是给陆清明的复出寻找机会。

    陆清明不能是自己站出来的,任何人都知道,自己送上门的东西一般都是不值钱的。

    他需要别人哭着喊着求着跪在地上请出来的,那样,当陆清明来到中洲,便可一呼百应。自己请出来的大爷,自己还不得好好供着?

    论起落子布局人心谋划,没有几个人是这个老人的对手。

    所以,许达抬头看了老者一眼,就赶紧低下头去----他不想让这位老人知道自己将他所有的手段都看了个透彻明白。他希望在老人的眼里,自己是一个只知用兵不懂用谋的将军,而不是政治家。

    低下头时,许达又在心里后悔了。

    “这不是欲盖弥彰吗?以老人家的智慧,什么事情看不明白?”

    “你啊-----”老人深邃的眸子看了许达一眼,笑着说道:“就是喜欢做这些自以为聪明的事情-----”

    许达心神微震,深深的低下头去,羞愧说道:“让将军笑话了。”

    老人摆了摆手,说道:“一家人,说这些话做什么?”

    许达心中大喜,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正好契合了老人的笑意,脸上却不动声色,沉声说道:“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局势糟糕至此,孔雀军的攻势一日胜过一日------原本我们有坚城可据,高墙可守,但是现在孔雀军用上了鲁班战车之后,这坚城和高墙便不再保险。随着这几日的攻击,墙体塌陷,中洲城损毁严重。”

    “我询问诸将,可有办法对付那鲁班战车,众人纷纷摇头,无一人可献良策-----能够应对鲁班战车的,只有同样的鲁班战车。所以,倘若小国公能够站出来支援我们,由他出来主持大局,则人心可用。而公输一族能够到达中洲,则孔雀围城可解。此乃一举两得之计,所以许达才胆敢答应诸将修书小国公的请求。”

    老人点了点头,说道:“既然你已经答应了,那便按照计议行事吧----不过,怕是修书过去,也难以将他给请动出来。  ”

    “小国公生在西风,长在西风,又在军伍之中多年,这中洲城中的撼山军、岳山军、还有碎星渊军都是小国公的旧部亲信-----人心都是肉长的,我相信小国公一定不会置这些兄弟袍泽而不顾的。”许达一脸坚定的说道:“我有信心请小国公出山。”

    “那便由你去吧。”老人点头说道。“牧羊那边-----还没有消息?”

    “津洲城破,小公子与孔雀王朝的那位长公主一场大战之后,两人同时消失------我们派遣了大量的斥候哨探前去寻找,结果直到现在一无所获。原本我们还担心小公子被孔雀军所俘,但是,后来打探到就连孔雀军也在搜寻他们的下落,便打消了这种念头-----据说孔雀军现在也没有任何进展。”

    “继续寻找。”老人沉声说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许达恭敬应道。“还有,燕家的那位被孔雀军所俘-----今日暗探来报,说是三日之后就要斩首,我方是否要做些什么?”

    “燕家的那小子?燕相马?”老者面露思索的表情,说道:“倒是一个好苗子------”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m.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