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七章、私心作祟!
    ..,

    第八百一十七章、私心作祟!

    “还请大将军以大局为重-----”

    “中洲城破,无数百姓又将卷入战火,生灵涂炭-------死伤者不知凡几-----”

    “望将军看在亿万西风子民的份上,怜之助之-----”

    --------

    许达面沉如水,眉头深皱。

    显然,一半是国民责任,一半是兄弟情义,让他陷入两难境地。

    “将军------”胡清知道事情有戏,扑通一声就跪倒了下去。“还请将军修书小公爷,请他出来主持大局,救民与水火-----就算小公爷心中有再多的委屈,再多的怨恨,他也是我们西风的小公爷,是我们无数将士心目中的老公爷之后-----”

    “请将军修书小公爷,请他站出来支援中洲,解这百万城民之危------“”

    “将军------”

    --------

    哗啦啦的跪倒声音,所有人都一脸诚挚的哀求,希望许达能够修书风城城主陆清明,请陆清明出来主持大局,请他派遣公输一族的天工神匠来支援中洲,救援中洲。

    不然的话,中洲危矣。

    许达端坐高位,俯窥全场,沉声说道:“你们起来吧-----我这便修书。成与不成,便看天意吧。”

    “谢将军。”众将军齐声高呼,磕首道谢。

    许达摆了摆手,说道:“诸将各安其职,用心做事-----城在人在,城亡人亡。无论如何,中洲城不能破。”

    “是。”众将高声喊叫,杀气腾腾。

    许达满意的点了点头,推案离席,转身朝着城主府后面的小院走了过去。

    他站在一幢小院的门口停了下来,轻轻的叩了叩小门上面的兽首,然后侧身站立一旁,恭敬小心,没有丝毫的不敬。

    西风大将军,中路军统帅,数十万西风将士的首领,许达就像是一个城主府小厮一般,安静的等待着里面的回应。

    是进入还是拒绝-----

    嘎吱------

    小门轻声被人拉开。

    一个黑袍少年看了许达一眼,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许达不敢怠慢少年,低声问道:“将军休息了吗?”

    “将军在等你。”黑袍少年声音冰冷,并没有因为来人是一军统帅而有丝毫的尊敬。

    “有劳了。”许达对着黑袍少年点了点头,然后大步跨进了小院。

    此时正是隆冬,天寒地冻。

    天色灰蒙蒙的,仿佛随时都有大雪落下。

    身穿灰袍的老者坐在院子的石椅上面,一盏灯,一壶酒,两碟下酒的小菜。喝一品酒,落一颗子,正在自个儿与自个儿下棋。

    许达走到老者身边,躬身行礼,说道:“好久没有见到将军下棋,打扰将军雅兴了。”

    灰袍老者指了指对面的石椅,示意许达落坐,头也不抬的说道:“年纪大了,就人见人厌,鬼见鬼烦-----以前还是有几个棋友的。闲暇时刻,大家喝喝茶下下棋,倒也是一桩悠闲解闷的乐事儿。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想要找一个下棋的人都找不着了。你说,这样的人活着还有什么趣味?”

    “将军------”许达提起酒壶帮老者刚刚喝尽的酒杯斟满,轻声劝慰着说道:“将军日理万机,哪里有暇来下棋啊?再说,将军若是想要下棋,可以找许达嘛,我想张泽成、李思轩、林劢都是非常乐意陪将军下棋的-------”

    “ 和你们下棋有什么意思?你们变着花样的让子。我赢得无趣,你们胜得不甘。”老者摇了摇头,索性将手里的棋子也丢进了棋盒里,无奈说道:“我要找的是不需让子执意争胜的棋友。你们啊-----就知道哄老家伙开心而已。”

    许达嘿嘿傻笑,说道:“将军棋艺精湛,确实是我等不敌。他们有没有让子我不知道,反正我许达没有让过------”

    “好了,说正事吧。情况如何?”

    “自从津洲事件发生之后,孔雀王心中憋闷,满腔怒火便朝着咱们中洲倾倒了-----这些日子孔雀军加大了攻城力度,他们原本就兵强马壮,又有鲁班战车这等神器相助,我方损失惨重,守城困难------”在这个老人面前,许达没有丝毫隐瞒。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老人知晓的比他更加清楚,对战事的了解和未来战局的挨近更是远胜于已。欺骗这样的老人是一件极其愚蠢的事情。

    想想,就连崔洗尘还有宋孤独那般的对手都败在他的数十年布局之上,还有何人能是他的对手?

    “倘若没有强援出现,或者说没有其它强军来分散他们的注意力,怕是中洲城很快就要被他们攻陷------”

    沉吟片刻,许达给出了一个非常不利于已方的推论。

    老者点了点头,说道:“孔雀王亲自坐镇中军,而且直奔我西风帝国而来,为的便是摧枯拉朽将我方击败,以此立威-----他心里非常清楚,我西风经历了百年的多方制衡,军部之中又多安插各方亲信,旗头林立,遇功则抢,遇战则散------”

    “再有我假死一事,也着实伤了西风将士的心,后来的大清洗,更是动摇了军心国本-----这个时候再想将他们拎出来拧成一股绳,一支可战可死的雄兵,不是一桩容易的事情------归根结底,我也是有责任的。倘若不是我的话,或许局势也不会糜烂至此------孔雀王赢伯言再是狂妄自大,也休想那么轻易跨入我西风国境一步-------”

    “将军切莫自责,你也是被逼无奈------我等为了自保才行此计策,实在是------”

    “罢了,罢了,你就不要替我辩解了。错便是错,对便是对------没有什么理由,私欲尔。私心作祟,怪得了谁?”

    “--------”老将军把话说得这么**直白,许达便不知道如何接下去了。

    “外部情况我已知晓,远在天都的时候,案头上的情报就已经堆满了-----现在军心如何?可还能用?”

    “今日众将跪地请求,希望许达能够修书小国公,请小国公出面主持大局,并且支援我们公输族人和鲁班战车-------”许达抬起头来看了老者一眼,然后又迅速低下头来,就像是窥探到了什么私密之事却又急着避嫌似的。“许达应允了他们的请求-----现在,可以请小国公站出来主持大局了。小国公站出来,群雄有首,军心安定。此战,胜负未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