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八章、龙剑鬼剑!
    ..,

    第八百零八章、龙剑鬼剑!

    黑到极致便是道!

    作为深渊三大祭司之一的邪月祭司,原本就有着吞噬黑暗力量为已所用的能力 。这也是他在深渊之内能够迅速崛起,甚至就连近乎有不死之身的魔主都难以奈何的原因。

    虽然他到了人族世界,神州大地上的黑暗力量不如深渊那般深厚,而且一半时间是属于白天,一半时间是属于黑暗-----但是,终究是活了数万年的老妖怪,拥有不死的灵魂,然后不停的去寻找新的宿主,等到宿主死亡再继续寻找更加年轻也更加有用的宿主。甚至如他所说的那般,还以假死之身在坟墓里面生活了数万年。

    足够了!

    以他现存的实力,足以傲视整个人族世界!

    这也是他视人族如草芥,生杀予夺没有任何怜悯之心的原因。

    他将其视为猫、视为狗、视为鸡鸭虎豹-----人族自己都不在意的族群,他会在意吗?

    李牧羊感觉到了危险,那是一种神魂皆灭的危险。

    不仅仅是身体,就连灵魂也要随着那即将斩下的一剑而消失。

    剑身细长凌厉的惊鲵剑变成了一把黑色的擎天巨剑,一剑斩下之时,仿佛有泰山压顶之势。

    天地变色,鬼哭狼嚎。

    剑阵之中,有无数冤魂在愤怒、在咆哮。

    原本就是抽取自然以及万灵的灵魂为已所用,这一剑释放出来,便是那无数花花草草虫鱼鸟兽以及人族的魂魄。只是他将那些魂魄进行粹炼,然后变成最纯粹的黑暗力量。

    轰------

    一剑飞来,仿佛要分割天地。

    最好的应战方式就是避其锋芒,寻找破绽再行出手。

    可是,李牧羊却避无可避。

    因为他清楚,倘若自己避开了的话,这整个津州城都要被他一剑摧毁,死伤者数十万众。大周军、孔雀军、包括津州百姓无一幸免。

    以剑格剑!

    以硬碰硬!

    感受到惊鲵剑散发出来的无匹剑意,李牧羊腰间的桃花剑也在嗡嗡作声。

    心随意至,桃花剑飞速出鞘,散发出粉红光辉,横亘在天空之上。

    李牧羊身体腾空而去,幻化成白色巨龙直冲九天之外。

    白色巨龙俯冲而下,绕着桃花剑一圈又一圈的飞翔,它飞得越来越快,那庞大的身躯却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最后,竟然变成了一头和人身大小无二的袖珍小龙。

    袖珍小龙的速度更快,仿若一道白色闪电在天空腾挪闪现,已经让人看不清楚他的真实形态。

    只见到白光一闪,那白色闪电竟然和粉红长剑融合为一体。

    吟-------

    桃花剑嘶鸣不已,竟然发出了龙吟之声。

    龙与剑合一!

    此剑,便为龙剑!

    李牧羊将自己全身精元和一身所学都灌注入这把桃花剑,准备用这把桃花剑来抗衡邪月祭司的惊鲵剑。

    桃花剑红光漫天,带着春天的气息,给人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

    惊鲵剑黑色四溢,仿若来自那修罗地狱深处,给人死气沉沉的死亡气息。

    一为生,一为死。

    一为光明,一为黑暗。

    两剑相交,强者生存。

    咔嚓-------

    仿若是两座高山相撞,两股洪水相通,两艘巨舟接首,两尊天神发怒-----

    充满死亡气息的惊鲵剑斩来之时,李牧羊化作的龙剑没有任何犹豫的迎了上去。

    天空之上,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

    天色瞬间粉红,瞬间墨黑。继而赤红、深紫、浅白-----

    天色变幻莫测,人脸也变幻莫测。

    那些幸存的人族,那些早已经停止厮杀的士兵,所有人都仰起脸看着厮杀的一人一剑。

    “天啊,那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感觉到世界要被毁灭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不是孔雀王朝的长公主和他身边的那头恶龙嘛-----他们怎么打起来了?”

    “公主殿下-----为何和那李牧羊厮杀起来了?而且,公主释放出来的这剑气-----不是殿下的剑气------”

    --------

    那些对千度极其熟悉的孔雀军高级将领更是脸色难堪之极,在后方押阵的母强看着高空上战斗的俩人,脸色都能拧出水来,愤恨说道:“如此危机关头,为何自相残忍起来-----倘若殿下受伤,大周军反攻过来可怎么办?”

    祝融也是一脸的着急,说道:“将军,现在可如何是好?总要站出来劝阻殿下-----我就知道那头恶龙没安好心,他若是伤了殿下,我们就算取得再大的胜利怕是也要人头落地-----”

    “劝阻?如何劝阻?”母强狠声说道:“他们在高空之上,以你我实力,如何能够到达那种地方-----再说,我们站在此处都受那剑气所逼,难以动弹,若是想要靠近,怕是早就被那剑气给瞬间切成碎沫------”

    “那我们------”

    “噤声!”母强出声喝道:“难道你没发现吗?公主殿下------有些奇怪。”

    “奇怪?”祝融抬起头来,眼神也瞬间变得凌厉起来。“这是-----公主殿下?”

    ---------

    当声音停止,当天色平静。

    两剑相交,陷入了僵持。

    代表着最强生命力的龙剑,以及拥有着无数死亡气息的惊鲵剑撞击在一起,竟然谁也没办法奈何得了谁。

    惊鲵剑竖斩,龙剑横切。

    两剑剑锋相对,想要冲破对方的防御,刺进敌人的身体。

    但是,龙剑有龙气护体,惊鲵剑也有死亡剑域。谁也没办法在短短时间内取得先机。

    “李牧羊------”千度的面孔出现在天空之上,整个天空都是她娇美的容貌。“你当真要痛下杀手?”

    “无论如何,我都要杀了你这恶魔------”龙剑之内,传来李牧羊的声音。

    “你知不知道,倘若你这一剑刺了进来-----她就要香消玉损,再无生机。”

    龙剑气势一弱,瞬间被那惊鲵剑给攻进去一寸。

    显然,此时的李牧羊心情极度复杂。

    “除非-----你停止屠杀无辜------放过这满城百姓-----”李牧羊的声音再次从那龙剑之中传了过来, 不过说出来的话语却是坚定无比,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

    邪月祭司看出李牧羊的犹豫,接着说道:“李牧羊,你当真要杀了千度-----你曾经说过这是你深爱的女子------你曾经说过你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李牧羊,你要杀了她吗?杀死你深爱的女了了,杀死这个全心全意爱着你的女子,杀死这个为了你不惜起兵征伐九国的女子? ”

    “我说过-----停止这场战争-----放过这百万生灵-----给他们留一条生路,我便可以收剑投降,继续为你所用-----只要你让他们停战,我便-----仍然甘愿为你驱使,助你完成心愿一统九国------”

    “不,李牧羊,你太不了解我了-----我想做的事情,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这满城百万生灵,与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肥料尔-----但是,既然我存了毁灭他们的心思,便不能因为你的阻拦而中止。这样一来,则心意不顺,念头不通-----”

    “况且,你何德何能-----也敢阻挡本祭司行事------倘若这次遂了你的心意,那么下次-----你再阻拦,又将如何?李牧羊,我就不信你如此无情无义----你本是恶龙之族,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人人得而诛之-----我占据了她的身体,也曾经试探着窥探过她的内心,只有她全心全意的在信任你,保护你------你却想要将她一剑杀之------”

    “ 为了保护这些想要屠杀你的人,却要杀掉深爱自己的女子-----哈哈哈,龙族-----实在是愚不可及-----难怪落得今时今日的灭族境地-----咎由自取-----”

    龙剑的气势更弱,剑上的红色光辉再次减淡,又一次被那惊鲵剑给攻进一寸。

    天空之上,千度的表情突然间变得哀伤,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恢复成为千度原本的声音。

    “我们可是要去屠龙的人呢,需要彼此照顾才行。牧羊同学是男生,可要保护好我们这些女生不被巨龙欺负了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我以大地为席,以甘泉为酒,以飞禽走兽为食,款待两位良友嘉宾。如此良辰美景怎么能少了音乐?”

    “无论如何,你都要好好活着。你的家人交给我来守护,你想做什么事情------那就痛快的去做吧。只要你活着,你的家人才有盼头。不然的话,他们怕是生不如死-----”

    -------

    一幕幕和千度相处的场景在脑海里浮现,那个初见惊艳的少女、那个朝夕陪伴的少女、那个在湖水之中舍命相救的少女、那个在幻境之中坦诚相对的少女,还有那个在风城脚下-----将自己柔软温润的嘴唇送上来的少女------

    她是自己的同窗、伙伴、知已,也是爱人。

    她是自己的肋骨,是血液。是自己生命的一部份。

    这样一个全心全意为自己付出的女子,一次又一次挺身而出以千金之躯替自己阻挡危险的女子,为了恢复龙族荣耀为了让自己能够一家人团聚不惜兴起大军征战九国的女子-----

    现在,自己将要亲自出手将她杀掉?

    怎么能-----亲自出手把她杀掉?

    “怎么能?----李牧羊,你怎么能-----如此绝情?”

    龙剑剑气再弱,剑势更衰,就连那原本浓郁之极的粉红剑阵也黯淡了下来。

    在惊鲵剑的攻击之下,龙剑嗡嗡作响,弯曲成弓。

    邪月祭司感受到李牧羊的内心,立即再次蓄力加力。

    咔嚓------

    龙剑断成两截。

    李牧羊的身体被强甩出去,在半空之中翻滚不休,吐血不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