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七章、毁天灭地!
    ..,

    第八百零七章、毁天灭地!

    “千度------”

    “千度,你在哪里?”

    --------

    小仙女的身体,大魔王的灵魂,而且那个小仙女还是自己喜欢的女子千度-----

    每天看到千度的俏脸,李牧羊是欣喜的。但是,想到她的躯体被恶魔所夺,又开始悲伤起来。

    这种打不能打骂不能骂还得小心奉承请求那个恶魔和自己一般呵护不要伤害的心情当真是复杂之极难以向外人道也。

    李牧羊从那迷宫里面出来之后,立即四处搜索千度的身影。

    在不远处的高空,千度的眉头紧皱,一脸惊诧的看着自己胸口的伤势。

    血流汩汩,身上的白色战甲都已经浸湿染红了。

    显然,刚才李牧羊那一招《火眼金睛》劈开毒雾斩破迷宫的时候,也对那恶魔造成了伤害。

    可是,让李牧羊难以接受的是,他伤害的却是千度的身体-----恶魔有没有受伤还是个未知之数。

    这种感觉真是憋屈啊!

    他想杀了恶魔救出千度,但是恶魔躲藏在千度的身体里面,倘若杀恶魔,就一定会杀千度。

    倘若不想伤害千度,你又如何杀死恶魔?

    “你即将要晋级金龙?”千度好看的眸子里面充满了警惕,盯着李牧羊的眼睛问道。李牧羊眼里的金色已经散去,再一次恢复成人族正常的黑色瞳孔。这样的状态让她极其疑惑,这到底是不是典籍上所记载的晋级金龙的征兆?

    毕竟,虽然一些秘籍珍本上面写过这样的事情,可是,却从来不曾有过金龙的记载-----而龙族也一直都是半神之族,没有真正的打破等级壁垒位列神族。

    “被你看出来了?”李牧羊表情平静,一幅云淡风轻看破世事的高人模样。仿佛邪月祭司问出来的这个问题-----以及晋级金龙这回事对他而言都不算是什么大事儿。“原本我也不愿意如此高调,只是你竟然使出那般阴险毒招,我便无需和你客气了。”

    “《龙穴》一书中有载,白龙晋级金龙的时候,最先表现出来的特征就是瞳孔变成金黄色,可一眼摧金断玉,破除邪障,无所不能-----”

    “那便是了。”李牧羊轻轻叹息,好像这件事情再隐瞒下去就是自己的罪过一般。“我即将晋级金龙,成为龙族的中兴之主,将带领整个龙族成为神族-----所以,你想统一神州是不可能的,你的计划也不可能得逞。倘若识趣的话,现在就抽离出来,将千度的身体交还给我,我还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从今以后,我龙族和你们深渊井水不犯河水-----再痴迷不悟的话,就休怪我手下无情。”

    “怎么个手下无情法?”千度的嘴角浮现一抹嘲讽。“杀了她?杀了这个女子?”

    “  定以神族之能,让你魂飞魄散。”

    “哈哈哈-------”邪月祭司大笑出声,就像是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一般。

    虽然她用的是千度的身体,笑起来很好看,李牧羊也很喜欢,但是,这声音终究是有些刺耳-----

    “你笑什么?”

    “李牧羊,我活了数万年,你竟然还将我当无知稚儿-----倘若你晋级金龙成功的话,早就是神族一员。哪里还容得我占据你这情人的身体不放?既然没有能够晋级金龙成为神族,又有何能力让我魂飞魄散?”

    邪月祭司低头看着自己胸口,声音嘶哑的说道:“难道你当真能够将它杀了不成?”

    “-------”

    李牧羊只觉得胸口一痛,有种被人捅了一刀的感觉。

    但凡换了一个人,但凡不是自己的父母家人亲友,但凡你占据的是一个自己不熟悉的人的身体,自己早就上去和你拼命了-----哪里还像孙子似的在旁边侍候你那么长时间?

    “不过,你能够拦截下我第二剑《相见欢》,已经足够让本祭司刮目相看-----龙族就是龙族,若是那普通人族,早就被囚禁在「诅咒之城」永世不得超生了------”

    “你都受伤了。还这么不要脸的自夸有什么意义?”李牧羊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出声说道。看到地上的厮杀不休,尸积如山,李牧羊心里更加着急,嘶声喊道:“停战,命令孔雀军团停止进攻------”

    “停止进攻?既然已经破了城门,又有什么理由停止进攻?”邪月祭司居高临下的俯视津州,这座城池里面的尸山和血海、残肢和断臂、厮杀的将士和哀嚎的伤者与他而言没有任何的意义。他的眼神冰冷,看着那战成一团的两国将士不起丝毫波澜。“你想怜惜这些废物?你不希望他们死去?既然如此,那我便成全你吧------”

    邪月祭司突然间高声说话,用着千度特有  的高贵冷傲声音发布命令:“若有抵抗不降者,屠城!”

    “是!”

    那些杀红了眼的孔雀军团听到公主殿下的命令,战意更旺,杀气更浓。

    他们挥舞着手里的长刀或者巨剑,再一次朝着那节节后退毫无还手之力的大周国将士杀将过去。一个不留,就连普通百姓也不放过。

    “恶魔-------”李牧羊咬牙嘶吼。太可恨了,实在是太可恨了。作为人族同胞,他实在没办法看到这样的惨状在眼前发生。因为高居皇位者的野心,那些无辜的将士和百姓被毁灭,被屠杀。

    “你可以这么叫我-----假如你喜欢的话,不过,这改变不了任何事情。”

    “我定要将你挫骨扬灰,魂飞魄散。”

    “既然如此,你便再接我第三剑试试。”邪月祭司出声说道。前面两剑没有把李牧羊给斩了,让邪月祭司耿耿于怀。原本以为只是那头黑龙的一丝残余的魂魄进入这少年人的身体,现在的龙族已经不堪一击。

    却没想到的是,自己使出了新悟出来的两剑都没能摘下他的人头。

    龙族-----终究还是自己的心腹大患啊。

    倘若以前的邪月祭司还对李牧羊有轻视之心,觉得他已经没办法对自己构成威胁的话,这一刻,邪月祭司心中杀念炽烈,此番无论如何都要斩其龙角,抽其龙筋,让这世间再无龙族,再无羁绊。

    第三剑名为《破阵子》,邪月祭司早就说过了。

    既然邪月祭司执意要把这这一剑作为第三剑,那就证明这一剑比前两剑要更加的厉害。

    第一剑《蝶恋花》,第二剑《相见欢》便恐怖至此,哪么,被其命名为《破阵子》的第三剑又是何等神通?

    《蝶恋花》没有体会到花与蝶的缠绵,倒是稍有不慎就会被那龙卷风里面的黑剑给劈成肉沫。《相见欢》也没让人体会到相见的欢喜,迷宫之中谁能够笑出声音?

    《破阵子》-----听这名字就是最后的大杀招,寻常招式根本就不敢取这名。

    李牧羊心中不由得有些忐忑。

    邪月祭司伸出一根手指头,指尖上面跳跃出一个白色的窟窿小人。

    邪月祭司的手指头轻轻一挑,那个白色的骷髅小人便落在了胸口的受伤位置。骷髅小人看到鲜血,神情亢奋,然后一头钻了进去。

    “你对千度做了什么?”李牧羊怒声喝道。

    “不要担心。这是我的身体,我比你更加爱惜------在没有成为那人族皇者之前,我是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她的-----我只是给自己疗伤而已。倘若身体跨掉,就算我有着再强大的灵魂也无济于事。”

    李牧羊将信将疑,却也对此无可奈何。

    他总不能对邪月祭司说你凭什么说这是在给自己疗伤?你证明给我看看。

    不过,看到千度被刺破的伤口确实不再流血,想来------这个恶魔说的是实话吧?

    邪月祭司嘴里念念有词,左手捏法诀,右手再一次举起了手中的惊鲵剑。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野草百花瞬间失去生命,枯萎倒塌没有任何生机。

    鱼虾龟蟹漂停止游动,就像是中了毒一般的漂浮河面。

    那倒在地上的尸体,一具又一具黑色的幽魂脱离皮肉朝着那惊鲵剑飞去。

    铺天盖地的黑色气体朝着那惊鲵剑漫来,竟然是被那邪月祭司给抽取了黑暗元素,原本昏暗的天色越来越亮起来。

    那惊鲵剑仿若一个巨兽之口,不停的吞噬着周围的一切,一切有生命的东西-----

    包括那些还在厮杀,还在拼搏,还在为孔雀而战或者为大周而战的士兵。

    他们还保持着搏斗时的狰狞之态,当灵魂从他的身体里面消失,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死亡,也将他们这一刹那的表情永远定格。

    深渊恶魔,邪恶之法!

    早就听闻邪月祭司最擅汲取深渊之地的黑暗力量为其所用,没想到到了这神州大地,仍然有其祸害生灵的空间。

    就连李牧羊都感觉到脑门生痛,体内气血翻滚,一股力量想要钻出身体,从那头顶的天灵盖突窜出去,然后进入那惊睨剑,成为那无数加持的力量之一。

    李牧羊知道,那想要破体而出的是自己的魂魄。

    战鼓轰轰,吹角连营。

    铁马入阵,弓如霹雳弦惊!

    这一剑,可毁天灭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m.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